幼儿教育网

原创 | 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之法律分析

康达律师事务所2019-07-01 07:58:20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早教也就是早期教育,指从人出生到小学以前阶段的教育。随着“二胎政策”放开,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孩子的早期教育,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此背景下,早教机构有如雨后春笋,不仅名目繁多,而且价格不菲。与此同时,涉早教机构的相关纠纷也随之出现。本文在对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案件数据分析的基础上,重点对涉早教机构易引发的服务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纠纷等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关法律建议。


一、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案件数据分析


数据来源:Alpha案例库

裁判年份:2011年1月1日-2017年12月31日

检索关键词:早教

案由:民事、服务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纠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裁判文书类型:民事判决书

裁判文书数量:民事判决书1683份,其中,服务合同纠纷判决书452份,侵权责任纠纷判决书101份,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判决书56份

样本采集日期:2018年7月30日

(一)全国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案件地域分布

从2011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全国涉早教机构民事纠纷案件不同地域案件量的分布可以看出,案件数量与各地区的经济状况基本相匹配,排名前五位主要是经济较为发达的省市。

(二)全国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案件案由分布

从2011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全国涉早教机构民事纠纷案件案由分布可以看出,主要集中在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纠纷,侵权责任纠纷等方面。

(三)全国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案件数量趋势

从2011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全国涉早教机构民事纠纷案件数量可以看出,随着早教市场的需求增大,早教机构无论在数量上还是种类上都有大幅度增加,由此引发的案件数量呈现不断增长趋势。


二、相关裁判要旨


通过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涉早教机构相关民事纠纷案件类型较多,考虑到本文的研究目的,故将讨论重点放在服务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纠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方面。


01


【裁判要旨】

早教机构在明知其无从事教育培训业务资质也未向审批机关申请并取得办学许可证的情况下,对外签订教育培训合同并提供教育培训服务,其行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涉案合同应属无效。

【案件索引】

李婷与南宁市千萃教育服务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桂01民终55号

【法院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举办实施学历教育、学前教育、自学考试助学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由此可见,国家对民办教育机构的设立做出了具体规定。千萃公司作为专门从事民办非学历教育的机构,理应按照法律规定提出设立申请,经审批机关批准设立、获得办学许可证后方可开展相应的教育培训业务。国家对民办教育机构的设立实行许可制度,目的是为了促进民办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维护办学机构和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为实现该目的,相关法律法规对于民办教育机构的开办者、师资、教学场所、资产、日常管理等均提出了具体要求。然而,千萃公司以教育服务信息咨询的名义对外开设培训机构,显然规避了法律、行政法规对于民办教育机构设立条件的要求,并游离于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管理之外。基于此,本院认为,千萃公司在明知其无从事教育培训业务资质也未向审批机关申请并取得办学许可证的情况下,对外签订涉案的《课程销售协议》并提供教育培训服务,其行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涉案合同应属无效。


02


【裁判要旨】

欺诈是指行为人故意告知虚假事实或故意隐瞒事实真相,从而导致对方在陷入错误认识的情况下做出意思表示。消费者主张早教机构存在欺诈行为而要求索赔时,法院会根据欺诈的构成要件进行审查。

【案件索引】

童姜与长沙市人之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湘01民终5210号

【法院观点】

欺诈是指行为人故意告知虚假事实或故意隐瞒事事实真相,从而导致对方在陷入错误认识的情况下做出意思表示。欺诈方在实施法律行为时,其主观上存在恶意,所损害的是对方意思表示的自由。本案中,童姜与人之初公司签订《贝瑞特早教机构游泳服务协议》时,人之初公司的工作人员虽存在夸大公司名气等不实行为,但童姜签订合同的目的是为了接受人之初公司为其孩子提供技能游泳课程与游泳服务,童姜是经过对服务内容、卫生状况等了解后才签订的协议,人之初公司是否系中国婴儿游泳协会会员单位、中华育婴协会会员单位和北京大学中国育婴产业智库注册会员单位,并不导致童姜陷入错误认识而做出意思表示。故人之初公司的行为尚未达到欺诈的程度。因此,对童姜要求人之初公司支付增加游泳费三倍金额损失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03


【裁判要旨】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早教机构应及时向消费者退还剩余课程费。同时,对于消费者要求早教机构赔偿自合同解除之日起的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案件索引】

黄庆元与上海至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4)长民一(民)初字第2156号

【法院观点】

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幼儿早教课程合同》明确约定了被告负有提供相应数量课程的义务,但被告单方面停课,使得涉案合同无法继续履行。2013年11月5日,被告方在答复原告妻子的询问时,明确同意原告的退款请求,应视为双方一致同意解除合同,本院依法确认涉案合同自该日解除。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故被告应及时向原告退还剩余课程费。因被告仅提供了8节课程服务,双方并未约定每节课程的价格。扣除已履行部分课程按照平均价格折算的费用,原告要求退还的费用10,062元亦低于该金额,故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请予以支持。因被告自8月份即已停课而至今未向原告退还课程费,致使原告承担了资金无法按时收回的经济损失,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自合同解除之日起的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04


【裁判要旨】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学校等教育机构的过失是由学校等教育机构承担举证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本条与《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不同,第三十九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也就是说,学校等教育机构未尽管理职责的证明责任由原告来承担。

【案件索引】

张某某与潘某某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2)温永城民初字第15号

【法院观点】

原告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被告开办的艺佳中心学习、生活期间,被告应当承担管理、教育职责,并应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本案中,原告在该中心学习、生活期间因玩转椅而受伤。玩转椅活动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被告应加强监督与管理,而被告方由小朋友自行推动而玩耍,其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存在未尽管理职责的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主张原告系其自己突然从转椅上站起来,并被另一小朋友推了一下而致受伤,其已尽到安全教育义务及管理责任,但其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故本院不予采信。


05


【裁判要旨】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行为能力人在教育机构遭受第三人人身损害的,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条之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人身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案件索引】

梁某婷与张某懿、张远江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粤09民终57号

【法院观点】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家皆能早教中心承担补充责任适用的法律是《侵权责任法》第四十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人身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但是,二审法院认为:从被上诉人梁某婷的法定代理人提交的本案发生时拍摄的视频中可看出,梁某婷自己爬上树玩耍,张某懿突然冲过去拉梁某婷的脚,导致梁某婷从树上掉下来摔伤,张某懿是本案的直接侵权人,张某懿的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职责,导致事故的发生,因此,张某懿的监护人应该承担主要的法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本案虽然不是发生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场所内,但整个活动自始至终,都是家皆能早教中心组织,家皆能早教中心在选择野外作为活动地点时,没有考虑到对幼儿的身体、对危险的认知能力以及组织者自身对活动场所的掌控能力等因素,造成被上诉人的伤害发生,该中心在整个活动中没有尽到安全教育和管理义务,存在安全管理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梁某婷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监护人任由梁某婷自己爬上树玩耍,没有尽到监护职责,也应在其没有尽到监护责任的过错范围内承担责任。

也就是说,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条规定的侵权人应是“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但本案的两位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均是家皆能早教中心的学生,是在校未成年人致伤同校的其他未成年学生,因此关于家皆能早教中心的责任归责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之规定,而不是第四十条之规定。


06


【裁判要旨】

虽然早教机构自己认为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教育机构”,不归属于教育部门负责,但法院认为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其他教育机构”是指幼儿园、小学以外的为儿童举办的传授文化知识和技能的教育单位,并不局限于教育部门审批的单位,故判决早教机构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案件索引】

苏某1诉北京爱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等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京01民终4690号

【法院观点】

本案中,苏某1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爱乐教育公司处接受幼儿早期教育,爱乐教育公司对其应该负有教育和管理的职责。现查明,苏某1在被告处突发脑梗塞,所患疾病与爱乐教育公司安排的课程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被告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已尽到教育、管理职责,故应对苏某1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苏某1在突发疾病后未及时就医,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也存在一定过错,故法院根据双方过错的大小分配责任承担的比例,酌定爱乐教育公司承担60%的赔偿责任。爱乐教育公司认为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教育机构”,不归属于教育部门负责,法院认为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其他教育机构”是指幼儿园、小学以外的为儿童举办的传授文化知识和技能的教育单位,并不局限于教育部门审批的单位,故对其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三、律师建议


根据上述案例及裁判要旨分析,不难看出法院在审查此类案件时主要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律师在办理此类案件时需要特别注意:

(一)早教合同效力方面的审查

实践中,一些消费者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往往被早教机构宣传的前沿教学理念或高端授课方式所吸引,而忽略了早教机构的资质以及教师的资质等内容的审查,直到诉讼时才发现,自己选择的早教机构没有教育培训的资质,这将导致双方签订的教育培训合同可能会被法院认定无效,因为合同效力是法院主动审查的内容。《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在这种情形下,消费者往往只能获得剩余课程的退款,而无法进一步追究早教机构的违约责任。

(二)对消费者主张早教机构存在“欺诈”行为的审查

消费者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往往都会实地进行考察或体验。如果消费者主张早教机构存在欺诈行为,则消费者需要就此举证,也就是说消费者要证明早教机构存在故意告知虚假事实或故意隐瞒事实真相,从而导致其在陷入错误认识的情况下签订了合同并交费。法院一般会审查双方当事人之间形成法律关系的过程、欺诈的具体表现形式等事实,最终做出是否认定为欺诈的判断。

(三)对于侵权责任纠纷中举证责任的分配与审查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情形下的举证责任进行了明确规定。需要注意的是:第一,该法第三十八条针对的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受到损害的情形,第三十九条针对的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受到损害的情形,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年龄区分适用;第二,鉴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之间认知能力的差别,该法第三十八条和第三十九条对于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举证责任要求也不同;第三,该法第三十八条和第三十九条是指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侵权人应当不是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否则,就应当适用该法第四十条之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