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关于儿童阅读,早教机构又在胡说!

人民教育2020-09-12 10:05:29

文|姜澎 文汇教育


暑期又到,儿童阅读的黄金期来了。


当我们在谈论儿童阅读时,很多人想到的,是让孩子养成读书的好习惯,这样以后会爱学习,或者孩子通过读书学会认字,有助于认知的发展。事实上,这也是市场上各类中英文亲子阅读早教班宣传的所谓教育理念。



但是,科学家们却告诉我们,亲子阅读给孩子带来的收获,不是这些看得见的好处,而是家长在陪着孩子看书或者抱着孩子看书时,给孩子们带来的美好的情感记忆。


尤其是5岁前的孩子,这样美好的情感记忆,使得孩子将与那个陪伴读书的人的感情沟通转移到书上,从而使得他今后更愿意在空闲时间读书,而不是玩游戏或者看手机。


阅读并没有很多早教宣传资料中所说的儿童发展的敏感期,阅读能力是为数不多的没有敏感期的能力之一。


阅读能力并非在10岁时就已经定型


华东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教授蔡清一直从事儿童语言阅读的神经发育研究,他说,现有的研究发现,从大脑神经发育机制来看,阅读能力并非在10岁时就已经定型无法改变。不仅阅读能力,大脑的所有功能终其一生都可以建立新的联结。


蔡清指出,阅读在人的发展中并没有敏感期。儿童发展的敏感期都是人类在自然演变过程中,为了生存而必须在某个特定时期产生的能力,比如走的敏感期、规则敏感期等。阅读只是在过去两千年左右才开始产生的能力,与那些数千万年生存进化中演化出的能力有着很大的差异。


研究发现,早期分辨语音的能力,影响到了儿童成长后的阅读,这意味着我们的阅读能力和听说能力有很大的相关性。成年人的脑中有一个专门与字词阅读相关的区域,负责识别字形或词形,它既与阅读本身相关,也与听说相关。


从神经发育机制来看,人类的语言,也就是听说的神经发育已有很长时间,自从人类开始用语言进行交流后,人类语言听说的神经系统就存在了。


“儿童出生后语言发展的进程,与人类大脑语言区进化的过程具有某种相似性。”蔡清说,“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可能适用于人类语言进化所对应的脑的改变,但是阅读和书写的产生只有几千年的历史,无法用达尔文进化论来解释它的脑机制,科学家们更倾向于认为,阅读能力是基于已经存在的脑区和脑功能的改造利用产生的新功能。




儿童发展中,学习阅读和书写的时间,也远晚于听说能力的形成,对应的神经机制我们还不甚了解,也是近年学界研究的热点。”


6-12个月婴儿与成人的交互,会影响一生语言能力


美国的神经认知科学家帕特里夏·库尔等的研究发现,刚出生的婴儿就已经可以分辨母语和外语中的音。出生6个月到12个月之间的语言环境,影响了他一生的语言能力。


“孩子生出来时都是世界公民,到一岁时,他们成为特定语言的使用者。”他们做了一个有趣的研究,让美国的婴儿在6到9个月之间多次听汉语中的Ci和Chi这两个音,并跟踪调查,发现他们一岁时可以比同龄人更容易分辨这两个音,而没有在这一阶段接触过这两个音的孩子就很难分辨其中的差别。


同样,日语中不分la和ra这两个音,虽然美国和日本婴儿在6个月时对这两个音几乎有完全相同的分辨力,但是如果婴儿在6-9个月之间处于纯日文环境下,到一岁时他们就很难分辨这两个音,而美国孩子则比6个月大时更容易分辨两者的差别。


让人关注的是,婴儿似乎只有在和人互动的过程中,才会产生这一能力,如果是通过DVD或CD这样的音像制品则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这很可能是因为当婴儿在与成人交互时,往往是婴儿尝试了一次又一次,当他们正确地做出判断后,会得到成人的正向反馈,这会加深他们的印象。”蔡清告诉记者,“儿童就像贝叶斯机器,他们大脑的基本处理机制都已经存在了,而他们的能力却取决于我们的输入。”


德国的研究团队也证实,抚养人在和婴儿的语言交互中,父母是否口齿清楚,与孩子的开口早晚以及孩子的阅读能力,有着正相关的关系。


不过,也千万别忽视孩子的运动能力,因为说话并不是只有大脑的活动,说话是口舌喉一系列复杂的运动过程,他们的早期语言能力和运动能力也息息相关。




双语环境中的儿童会发展出更好的自控能力


虽然听说能力的发育,与阅读能力息息相关。但是,很多时候听说的能力,也受到环境影响。


大家都知道,在双语环境中生活的孩子开口说话要稍晚一些。但是他们除了拥有语言的先天优势外,还会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那就是他们延迟满足的自控能力可能会更强一些。


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棉花糖实验,即斯坦福大学1966年到1970年代早期在幼儿园进行的有关自制力的一系列心理学经典实验。这一实验表明,那些延迟满足、自控能力强的孩子,未来的成就会比较大。


科学家发现,由于不同的语言在大脑中对应几乎同样的脑区,因此这些孩子在两种语言之间切换时,必须先抑制一种语言系统,激活另一种语言系统,因此,在双语环境中的儿童,需要更多的执行控制能力。这可能是他们会更早或更好地发展自控能力的原因,但也是他们开口较晚的主要原因。


执行控制能力主要涉及脑前额叶,近年研究认为它是大脑中最晚成熟而最早衰退的脑区,也是和语言、注意力和记忆力有关的重要脑区。


事实上,不只是双语,方言也有类似的效果,尤其是那些差别大的方言与普通话同时使用,也可能会提升儿童的执行控制能力。


阅读的脑神经控制机制更复杂


虽然控制听说的大脑部分与控制读写的大脑部位有很强的相关性,但是读写能力大脑神经机制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听说的神经机制。


2000年以后,科学家发现阅读能力与VWFA(视觉词形区域)相关,这一发现与早期的脑电波发现是一致的。


婴儿在出生后一个月,就建立了三维识别视觉机制。而阅读障碍的孩子很多在特定的视觉识别上存在问题,比如不能区分b和d。


不过,蔡清也坦陈,中文阅读中,什么是阅读障碍的标准,至今并没有形成,因为中文和拉丁字母体系不同,词形和音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连接,所以中文阅读障碍存在其独特性。


同时,阅读的一大作用,是为了形成更好的知识系统。一般来说,中文的听说最常用的只有7000个基础词汇,而熟练的中文阅读则需要达到2万多个词汇量。




关于儿童读写能力的几个提醒


1、早期阅读没有得到很好的培养,10岁以后也能够弥补


科学家发现,大脑中的神经元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建立新的网络联结。


大脑中的白质纤维束负责将灰质连接起来,近年研究发现,大脑即使到六七十岁也还会形成新的白质。同时,如果脑网络中某些部分的白质联结受损或缺失,也可能形成新的白质或者通过其它的回路建立联结。


2、提早学习拼音对儿童阅读没有帮助,描红比识字软件对认字更有效


早认字确实有可能对阅读能力的提升有益,因为早认字可以为幼儿早建立大脑的联结。


但是,认字的早晚,对于儿童未来的认知发展,并不会带来差异性的影响。同时,没有证据表明提早学习拼音对于儿童的阅读发展有帮助,可能因为汉字的发音本身是基于音节的,而拼音则将它切成了更小的单位。


幼儿可以练习描红。古老的描红可以帮助孩子建立对字形的联结,对字的演变和字义的关联有启示作用,比我们现在各种新的识字软件可能更有效。有统计显示,现在的儿童错别字数量增加,很大的一个原因是现在的描红用得越来越少。


3、不要刻意停下来告诉孩子这是什么字,破坏阅读的美好体验


美国圣文森特学院罗杰斯儿童研究中心主任李钧雷教授说,亲子阅读最重要的,是带来孩子和成人之间的情感连接。正是这样的情感交流,使得孩子享受到了阅读的快乐,从而形成终身的爱好。


但是很多家长在带着孩子一起读书时,常常会有一些错误的行为,破坏了亲子阅读给孩子带来的美好情感享受,其中最严重的一点,就是常常刻意停下来,告诉孩子这是什么字,或者读到一半停下来问孩子:“这个字认识吗?”这常常会给孩子带来压力,从而使他丧失了阅读的乐趣。


4、拉丁字母书写系统地区,词汇量的差别会和成就呈正相关,但是在中文地区并没有发现同样的影响


阅读是为了形成更好的知识系统。


科学研究发现,拉丁字母地区不同受教育程度的成年人之间,词汇量的差距达到数十倍,而且词汇量的差距会和成就显示出正相关。不过这一点在中国文字中并不是那么明显。


中文中词汇量的差别主要在专业领域,但不同受教育程度的人使用的词汇量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


(本文为文汇报记者姜澎原创,选自文汇教育)


暑假里如何防止孩子沉迷网络?世界级学者说,带他去亲近大自然吧

【微阅读】暑假里来读《论语》:孔子吃的不是饭,而是范儿

暑假最重要的是陪伴家人,这位老师的文章戳中每个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学习心理学,我推荐这四部电影

周国平:我最欣赏的教育理念

休假的力量(暑假必看的TED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