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少儿舞蹈教育误区危害孩子身心健康,专家认为这样才对

中国艺术报2019-03-11 13:00:34


少儿舞蹈教育一系列不规范现象

危害孩子身心健康,专家学者呼吁——

少儿舞蹈教育需要

专业精神、普及眼光

中国艺术报记者  怡梦




“有的家长会说,

你们出的什么教材,

半天不给孩子压腿、下腰?

有的家长会问,

我家孩子一个星期腰就下去了,

你家孩子怎么没动静? ”


北京舞蹈学院考级院院长郭田近日谈及少儿舞蹈学习的误区时,举了这样的例子,他说,这种功利的、攀比的心态是很不正常的。


  每逢暑假,家长都要为给孩子报什么兴趣班而焦虑。教育部日前印发通知,要求做好2018年中小学幼儿园学生暑期有关工作,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各类文化艺术教育活动。与此同时,医学专家也就孩子各年龄段适合什么兴趣班给出建议,其中明确表示, 7岁以后才能进入舞蹈专业训练,下腰、劈叉、倒立等动作不适合6岁以下的孩子。


  “专业舞蹈院校的基本功让幼儿园的孩子练,两岁就下腰、压腿,造成孩子身体永久性损伤,有的孩子脊椎练歪了、腿抻坏了,还有一些隐性的损伤,也许会在孩子以后的成长中显现。 ”北京舞蹈学院原院长、教授吕艺生说,芭蕾舞引入中国时就已经明确, 12岁才能开始练功,这个阶段孩子的骨骼肌肉基本成熟。“对‘功夫’过分强调,导致很多舞蹈无缘无故地展示技巧,下腰、劈叉、翻跟斗,其实完全不应该这样。 ”


     孩子过早练功以至于损伤身体,背后是少儿舞蹈普及教育中的诸多乱象。


困惑:学了还是不会跳

  “课程设置五花八门,名目繁多,每一个课程背后,对应着不同的考级,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 ”据中华女子学院儿童发展与教育学院副教授董丽观察,有一些机构还有交多少钱直接给予等级的潜规则,艺术培训充斥着商业运作的逻辑。


  北京舞蹈学院考级院成立于30多年前,时任北京舞蹈学院院长的吕艺生表示,设立舞蹈考级的初心是为了普及舞蹈,“但如今舞蹈考级在社会上泛滥,家长热衷于让孩子考级,孩子会考级却不会跳舞” 。


  在董丽看来,一些机构对少儿舞蹈教育有所误导,家长存在认识误区。“衡量孩子学习舞蹈有没有收获的标准,好像就只是技能掌握与否,好像孩子掌握了很难很炫的技能,就是跳舞好的表现。 ”董丽还发现,一些家长给孩子报舞蹈班,潜意识觉得热门的就是好的,“不考虑孩子生理、心理的发展阶段。先不说对孩子的心理影响,从生理角度来说,孩子这么小的年龄,骨骼、关节、韧带承受能力都很有限,比如拉丁舞中髋关节扭动幅度非常大,对女孩身体就有负面影响。 ”


  教师素质也是制约少儿舞蹈教育的一个关键因素。“懂专业的不懂教育,懂教育的不懂专业。 ”据吕艺生观察,中小学、社会机构的少儿舞蹈教师大多来自专业院校或院团,教学和编舞都照搬专业那一套,并不按照孩子的心理特点和表达需求创作舞蹈,造成少儿舞蹈过分专业化、成人化,缺乏童真、童趣。


  “成人的舞蹈作品让小孩跳,把大人的舞蹈动作移植过来,展示一些没有表达作用的技巧,不是少儿舞蹈。 ”郭田说,这种作品没有根据孩子不同年龄阶段、心理结构、表达方式取材、编舞,其中没有体现少儿的情感特点,也就没有趣味性,难以达到少儿舞蹈教育的目标。


  董丽发现,社会上的舞蹈培训机构,90%的教师是兼职。“有的老师专业水平很不错,收费昂贵,但他们是像打工一样在当老师,把这份工作当成谋生手段,没有责任心。很多家长反映,孩子在培训机构学舞蹈,三天两头换老师,家长很无奈,培训机构也倍感头疼。 ”


初衷:用身体表达自己

  少儿为什么要学习舞蹈?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 ,明确了学校美育课程主要包括音乐、美术、舞蹈、戏剧、戏曲、影视等。作为美育课程之一,舞蹈应该成为陶冶情操、激励精神、温润心灵,提高少儿人文素质和审美素养,促进少儿健康成长的艺术形式。


  “少儿成长需要很多修养,舞蹈是一种身体语言修养,它是要长到孩子身上的一种艺术表达方式,所以少儿舞蹈教育的目标首先是建构身体语言修养的基础,然后教孩子如何以舞蹈的方式优美地表达情感。 ”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教授田培培介绍,由于教育的目的不同,舞蹈职业教育和舞蹈普及教育应该有所区分,“中等职业学校一二年级以练功为主,主要任务是开发身体,三年级以后开始培养学生的身体表现力。但是舞蹈普及教育不同。有的少儿舞蹈团体能够快速地让孩子学会跳各种舞,像现代舞、芭蕾舞的节目他们都能展示,当然跳芭蕾舞这些孩子是不用立脚尖的,孩子们跳得很带劲儿、很开心;可是有的孩子接受了繁重的基本功训练,又苦又累,花了很长时间,家长问他会跳什么舞,他不会跳。 ”


  “如何看一个人的心灵美不美?舞蹈就是搭建一个让他人愿意了解你的心灵的舞台,如果你的形体、外表邋里邋遢,别人不愿意了解你的心灵。 ”郭田认为,少儿舞蹈教育可能会为舞蹈专业领域培育后备人才,但更多的是为10年、20年后培养懂得如何欣赏舞蹈艺术的大众,“没有美育的教育是不完整的,它是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 90 %的家长都知道,孩子以后不走专业舞蹈的道路,但是孩子应该有这样的经历,有一个通过美育构筑情商的阶段。 ”那么,未来不从事舞蹈专业的孩子怎样才算学有所成?郭田说:“考级只是一种检验手段。把一个自然的身体变为一个协调的身体,让孩子会用这个身体进行表达是最终目的。 ”


期待:高矮胖瘦都可以

  “有关部门对社会上的舞蹈培训机构要进行严格的监管,不规范的、涉及伪科学的要取缔。 ”为少儿舞蹈教育更好地承担美育、普及等功能,吕艺生提出了规范少儿舞蹈教育机构、教育方式、师资队伍等建议,他表示,中小学舞蹈课,除了特长生和舞蹈社团的课以外,不能照搬专业院校的教学方法,要面向全体学生,符合有关部门对美育教育的相关要求。淡化少儿舞蹈考级、比赛,在相关活动中加强对孩子创造力的鼓励。


  在舞蹈纳入美育课程之前,中小学大多只有音乐、美术教师,没有舞蹈教师,师范院校也缺乏对舞蹈教师人才的培养。对此,吕艺生说:“培养舞蹈美育教师,师范院校、艺术院校都要担负起责任,要摆脱专业院校单纯培养技能型人才的模式。鼓励舞蹈专业人才从事少儿舞蹈教学,但是要接受少儿教育专业再培训,成为一个真正能够立德树人的新型舞蹈教育人才。 ”


  “高水平的舞蹈普及教育应该是有良心的,这个良心体现在相对科学系统的教材、训练有素的师资队伍和符合国家规定的教学环境上。 ”郭田说,少儿舞蹈教育应该具有专业精神、普及眼光。“专业精神就是要对培养青少年舞蹈爱好者有专业的准备,包括教材、师资、评价体系等等。普及眼光就是不通过挑选,爱好舞蹈的孩子都可以学习,高矮胖瘦都可以,有教无类。”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国艺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