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济南儿童早教班

学海无涯吖2019-04-19 08:48:33

去年8月,

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

要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

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这让不少家长关注到了少儿编程。

如今,娃娃学编程的风刮起来了。


上海人民广场附近的“少儿编程”早教店铺 视觉中国\图


在济南,

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瞬间冒出来很多家。

这让看上去很冷僻的编程市场,迅速火了起来。

学编程到底有没有用?

这成为困扰家长的一大问题。


上海人民广场附近的“少儿编程”早教店铺宣传单 

视觉中国\图



低龄选手不断涌现,一项比赛花了1.5万



小皓今年10岁,在济南一家小学上六年级。有着小男孩的天性,他喜欢机械,尤其喜欢积木类玩具,已连续四年在艾克瑞特参加机器人培训。


“六年级的孩子学习节奏很紧张,但是机器人的课程一直没有停。”


对为什么没有间断机器人课程,小皓爸爸有自己的想法:从功利性的角度来说,好多学校招生看重孩子这方面能力。另外,机器人课程可以培养孩子对人工智能的兴趣,接触到物理、信息等方面的知识。


小皓爸爸拿出手机,在一段视频里,小皓做的机器人做出了一个变形动作,然后成功爬上了一个陡坡。因为编程这项知识是许多“70后”“80后”父母一代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因此家长看到孩子超过了自己,非常欣慰。


为迎合家长的比赛成绩需求,也为更多地实现创收,不少机构都会组织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当下,各类培训班的学费,已经超过了许多家庭每月的房贷。


以小皓为例,正常情况下小皓每年的课程费用是6000多元,折合下来,每堂课的费用为100多元。今年暑假,小皓去北京参加一项比赛,让爸爸破费不少。


“赛事报名后,要参加培训,加上去北京五天包吃住和交通费用,总共收费7000元。”


小皓暑假参加的赛事叫Robot Challenge,是国际机器人赛事。仅在小皓的队伍里,就有200多人的规模。全球共30多个国家2288名孩子参与。


为让小皓有更多机会训练,小皓爸爸专门买了一套乐高EV3套件,这个套件可以代替电脑,直接给机器人输入指令。仅此一项,花费接近4000元。


“总体算下来,一个暑假,小皓在赛事方面的开销达到了15000元。”


在第十六届NOC机器人创新创意展上,

“方块大战”等少儿电脑编程比赛受到小选手们的青睐。

视觉中国\图


“提升升学竞争力”“人工智能时代的必备技能”“提升孩子的创造力”……编程在种种期待的裹挟下,成功分得了家长钱包里的一杯羹。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许多家长表示虽然不了解现在学的少儿编程课程有没有用,但至少没有坏处吧。



上半年行业融资超4亿,本土企业向县城扩张


据统计,截至今年8月31日,已有54家少儿编程企业获得融资。获得投资的企业有编程猫、小码王、码力玩加、酷码教育……这些公司在今年上旬或多或少都拿到了各投资机构的投资。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少儿编程项目获投的资金已超4亿,其中,“编程猫”获得由招银国际等投资的3亿元人民币融资,“小码王”则获得由微光创投等投资机构投资的1.3亿元B轮融资。无论哪一个,都是大手笔。


相比之下,本土企业更青睐稳扎稳打。16日,在世茂附近一家博思乐高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校长刘洋说,博思乐高是济南本土的培训机构,规模并不大,2014年机构成立,现在已经有两个校区共400名学员。此外,据艾克瑞特创始人张祖平介绍,艾克瑞特经营11年,在济南有13家校区共10000名学员。


据一家编程培训机构负责人介绍:

“基本每个月都有好几家投资机构过来谈合作,但是山东本土的培训机构还是更倾向于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


记者了解到,许多本土培训机构已经深入到县城跑马圈地。艾克瑞特扩张到了小县城里,即便是在济南只有两家店的博思乐高也有了加盟店,今年9月,一家博思乐高的加盟店在蒙阴开业,至今已经招收起了4个班共32名学员,后期还要扩班。


在资本的助推下,越来越多的全国性培训机构在济南大量设点。比如,以成人编程起家的童程童美,从2016年起在济南设点,三年时间在济南已经有5个校区,同期在读的有1000多名学员。还有北京乐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在济南设点,目前在济南有6个校区20多个老师。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最小的孩子4岁就可以学习编程。


此外,巨头也在陆续加码。2015年至2017年,微软、Apple和Google分别推出了少儿编程工具,抢夺下一代开发者入口。老牌IT培训品牌达内推出少儿编程线下培训机构童程童美、好未来旗下摩比与MIT(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合作推进Scratch(专门针对中小学生的模块化语言)编程项目、美商奇幻工房与乐博乐博机器人签约,似乎少儿编程将成为下一个风口。



获自主招生认可,或成下一个奥数


在一家培训机构给记者提供的名单里,我们注意到不少高校在自主招生中认可编程的成绩。获得全国信息奥赛的一等奖,可申请国内一流高校,在省级比赛中获得一二等奖,也将有资格获得全国各省高校的自主招生资格。


此外,教育部门对少儿编程的重视,让不少人把它看成下一个奥数、英语培训市场,这也是风投在少儿编程行业起舞的原因。


2017年1月,《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提出,将对小学科学课程标准进行修订完善;浙江新高考改革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选考科目等。2017年8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此后,浙江、南京、山东、重庆陆续颁布各大政策响应。



对于家长来说,

有没有必要花高额费用让孩子学编程?

即便是要学,又要规避哪些陷阱呢?


“孩子学编程,学的是一种计算机思维,知道编程的内在逻辑。”

山东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邢建平看来,孩子学编程不是将来当技工、码农,而是要学习解决现实问题的思维与方法。


第43届ACMICPC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亚洲区域赛

(南京站) 

视觉中国\图


孩子学编程不能光为拿证


近日,记者走进一家济南市规模较大的机器人培训学校,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贴着很多学员参与赛事的照片。这项赛事便是信息学奥赛,在家长心中极具说服力,其成绩也是很多高校自主招生时的“敲门砖”。


10月13日,2018年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初赛刚刚进行了考试,童程童美济南区总校长阳光介绍,全国约18万人参与了比赛,山东有5万多人参与。


那么,很多培训机构介绍的获奖后可获得高校自主招生资格靠不靠谱呢?记者了解到,就2017年情况来看,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一、二、三等奖山东分别只有1、6、4人,也就是说,获得全国奖项的山东仅仅有11人。


赛事组织方还公布了获得山东省信息奥赛一等奖的人员名单,在复赛提高组中,山东获得一等奖的有248人。其实,即便加上省级二、三等奖,能拿到奖项的仅仅是凤毛麟角。而且不同的高校对获奖的要求不定,比如清华、北大,只认可决赛成绩,不认可省级奖项。山东大学则认可省级二等奖。


山大微电子系教授、实验室主任邢建平同时也是中国大学生ICAN创新创业大赛全国组委会执行副主席、国际(中国)青少年ICAN创新创意大赛主席。10月17日,他正在成都参与赛事。


“信息学奥赛的获奖名额太少了,不说是千里挑一,也是差不多。”

在邢建平看来,这也滋生了其他赛事,孩子学习编程,家长要规避一个误区,应该注重学习的过程,而非拿赛事的证书。


编程老师大多半路出家家长盲目追捧


很多业内人士坦言,相对来说,少儿编程是高门槛的行业,这是行业内的共识,尤其是在师资方面,既需要懂教育,还需要懂计算机。


记者通过走访济南市内培训机构,发现老师极少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多是教育类专业,通过后期的培训掌握图形化编程教学的技巧。在一家规模较小的计算机教育培训机构内,有20多名老师,但只有两人是学计算机出身。


对于这一现象,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是由二者的工资差决定的,编程领域师资需要一批既有编程专业背景又懂教育培训的人才上岗,痛点就在于很多代码写得好的人不太具备教育属性,其次这部分人群选择面又很多,他们优先选择一些更高薪的工作。



来源:齐鲁晚报

编辑:陈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