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惨烈北京“幼升小”:80万买房东指标或600万买破小学区房,北漂不如草

快哉学堂订阅号2020-09-13 13:56:22

BY



 作文导师团

 互联网作文学习第一平台

公益课、精品课,课课精彩

点击上方蓝字 作文导师团 关注我们吧


 

最近很多朋友都很焦虑,因为孩子长大了,就快要从幼儿园升小学了。此时,北京天气开始逐渐热起来,但更热的是“幼升小”的竞争。这是实打实比拼家长资源、财力、人品的“战争”。十几万孩子竞争5000个“名校”名额,懵懵懂懂的孩子背后几十万北漂家长,倍感焦虑。


我们和3个家长交流,试图还原他们的故事。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或许,并没有谁对与错。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这是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阶层的互相撕咬。”


01


当王女士收到房东的微信时,她觉得世界快塌了。


眼看孩子明年就要“幼升小”,而在“非京幼升小材料审核”即将开始的时候,房东却不愿提供租房完税证明,如果没有这个证明,她的孩子将无法办理“非京幼升小材料审核”。


也就意味着明年,她的孩子将无学可上。


房东担心王女士的孩子将占用这套房子的“入学指标”,王女士几次解释朝阳区尚无这一规定,但房东的态度相当强硬,“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不出这个政策,西城区、海淀区、石景山都施行了,万一朝阳也跟着施行,我亲戚的孩子怎么办?”


“不是不想帮你,我也是北漂,当年也是熬过来的,可是,给了你,万一政策变了,不说我亲戚孩子没法再用这个指标上学,就是我的这房子也得折损几十万,到时我找谁说理去?”房东说,“大妹子,我也有难处,我也没办法。”


房东的一席话,彻底掐灭了王女士的最后一丝幻想。


原本,她家租住这里,就是希望办好“五证”尽力就近上附近一所小学的。没想到的是,日渐收紧的政策,让房东“变卦”了。


接下来,她要么搬走找愿意给她“指标”的房东,要么在这个小区买房。


而这个小区,均价已经超过8万。


找到愿意“帮忙”的房东,希望逐渐渺茫,因为其他房东即使用不着这个“指标”,也都可能会担心“指标”被占用后,自家房子卖时会被砍价而“贬值”。


“这是逼我们没钱的北漂离开北京吗?”王女士自问,“生活如此艰难,可我不知道该怪谁,怪我们没有北京户口,怪我们买不起房?”


看着居住了快两年的房子,看着尚且年幼的孩子,她才真真切切意识到,“北漂”的含义,如风中草,只能随风飘零,风向一边,便会坠入万丈冰窟。


02

价值80万的指标,孩子能否入学在于房东一念之间


这个让王女士和房东都纠结不已的“指标”,是北京某些区的“六年一个学位”。


1

2014年石景山出台政策规定:

对于自有住房的,每个购房地址6年内只能协调购房人子女一次入学申请;小区配套学校为九年一贯制学校的,9年内协调购房人子女一次入学申请(符合国家政策的二胎子女除外)。


2

2016年1月,西城区教委也发文:

如同一房屋地址6年内有多个适龄儿童申请入学,则房屋产权人必须是适龄儿童的法定监护人,不符合上述规定的,根据当年的招生政策统筹协调安排就读学校。


3

不久,海淀区也在2016年开始:

实行六年一学位的政策,并对所有住房进行了入学登记。并规定,海淀区幼升小政策针对该区所有合乎相关条件的幼升小适龄儿童,包括京籍和非京籍、房主和租房户。


租房登记入学,占用的将是租住住房的上学指标,因此也将纳入6年计算周期。海淀区幼升小“61个学位”的“学位”指的是“对口入学”学位,即小学“单校划片”所提供的学位。


新政实施后,业主孩子不满足“61个学位”的时间要求或者年限排序要求,一般会在学区内就近调剂到附近的小学,或调剂到相邻学区。


目前西城区、海淀区、石景山三个城区施行,尚不知其他三个区朝阳、东城、丰台是否会跟进。


北京市多变、一刀切的政策让所有人都成了惊弓之鸟,都不敢轻易“让出”指标。


随之带来的是,这个“指标”的价格水涨船高。


在海淀区中关村上班的李先生最近也在找有“指标”的房东,有房东甚至开价20几万。北京小学教育的“高地”西城区,这个“指标”甚至网上出现过80万的报价。


也有得到了房东帮忙的幸运儿。


某论坛中ID名为“一诺家长”的单亲爸爸为了孩子能在北京上学,提前一年就开始准备材料,在论坛、微信、所有能打听消息的渠道收集信息,把听说的可能要用到的证明、材料都提前准备好了。五月,开始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只要是有幼升小的消息必关注、研究,连如何在网上申报都在网上找人请教过了。


没想到,到了去居委会报名交材料时却发现“杯具”了。居委会说,他租住的是经济适用房,因为在购买时享受了国家优惠政策,按照规定不能出租,因此,租户的孩子不能用这个房子的名额上学。


“一诺家长”一年多的努力,因为没有了解到政策的规定,都化为了泡影。他说自己“感觉非常失望,一下子对这个城市都失望了,想逃离。”但更多的是“怪我自己没能力买房,没能给孩子打下一个好的基础,不怪别人。”


现在,他打算让孩子到私立学校先上半年学,把生意处理好之后回老家。


“不再没日没夜地打拼了,回到让我能有安全感的城市,全心全意陪伴着孩子。”他说。


03

“砸锅卖铁”买600万的“老破小”,为孩子不敢换工作


没有北京房产的非京籍的家长,如果居住在西城区、海淀区、石景山,想送孩子“幼升小”,需要得到房东“首肯”的指标。有些北漂为此,决心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童女士一直打算买一套“学区房”,从北漂那一刻就开始准备,去年,她的孩子即将上小学。彼时,北京的房价疯涨,面对一天比一天高的房价,她日渐坐不住了。


好不容易,盼来“930”新政,本以为能暂时压制住房价,但“930新政”却如同一盆水浇在炙热沙漠上,丝毫不见效果,房子还是猛涨不息。童女士坐不住了,再等下去孩子就真的没地方上学了。


一狠心,她入手了一套总价600万的房子,首付300万,为了凑够300万,她们一家用尽了各种办法,“八百年没走动的亲戚都问了”。


童女士来自重庆,在重庆,600万能来一套“豪宅”,而在北京,只能买到一套60平米的“老破小”,“房子很小,一家人转身都难,隔出一间房,客厅就没有窗了。电梯更是没有”。


全家五口人挤在一起,只为了孩子能有机会上到比较好的学校。“这已经是我能给孩子最好的条件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房子的月供1.8万,实际上童女士每月税后收入只有不到1万,两口子共同偿还首付的借债和月供、孩子的教育支出以及一家老小的吃喝。


即便如此,童女士仍然不敢换新工作。因为,她正在办理“五证”中最难的工作居住证。


所谓的“五证”是指适龄儿童少年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本人在京务工就业证明、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全家户口簿、在京暂住证、户籍所在地街道办事处或乡镇人民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等相关材料。


北京的工作居住证等同于北京户口,持证人在购房、社会保障、职称评定及子女义务教育等方面都享有市民待遇的证明。但是这个证件是和工作单位绑定的,离开了这家,工作居住证就是失效的,除非下一家也有工作居住证。但是有工作居住证名额的公司又少之又少。


没有北京户口的她,只能依赖公司的工作居住证为孩子谋得在北京上学的机会。


为了孩子,童女士不敢有任何换工作的念头,本来童女士所在的公司正在进行大规模“优化人员”,有很多更高薪工作向她抛出橄榄枝,但是她却一概不敢接。


“去别的公司,薪水是翻番,但我家孩子怎么办呢?”童女士自嘲,“这辈子算是被孩子‘绑架’了。”


04

“随机摇号”,有房有户口也焦虑


拿到指标/有房产,办好五证,也并不能保证孩子就能就近入学。


现在的北京,正进行着一场惨烈的、看不见硝烟的“幼升小”战争。


516日是2017年回龙观地区非京籍义务教育入学材料审核第一天,很多家长们一天前就早早开始排队,支起帐篷、打起地铺。


视频和图片在微博上刷屏了。一位家长满头大汗,说:“我坐了一夜,你说上学咋这么难呢?”

▲图片来自于微博

▲图片来自于微博


此时,北京的气温节节攀升,和气温攀升的是家长们焦虑的心情。因为入学名额相当有限。


据统计,2010年以来,北京市适龄儿童少年人数每年平均递增2万人,年均增长20%,北京市小学、初中都持续迎来入学的高峰。


预计今后五年整个北京市小学在校生规模由2014年的82.9万人逐年增长至2019年的103.4万人,总规模将增加20.5万人,年均增长率为4.5%。随着二孩的放开,上学需求将进一步放大。


北京师范大学的几位学者在一篇论文中预测,2015年-2025北京市小学生入学人数将在现有17万人的基础上逐年增加,最终稳定在25—30万人。


数以十万计的孩子,竞争屈指可数的“好学校”。


《中国教育报》曾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5年北京大概有16万名儿童进行了小学入学信息采集。其中,京籍学生大概10万名,非京籍大概6万名。但东城、西城和海淀三个区口碑最好的25所小学,只能接收大概5000名学生。


除了这25所小学,其实还有不少“条件一般”的小学,但并不是所有家长都接受孩子就读“菜市场小学”。尤其是通过学历和工作留在北京的“中产阶级”,更是坚信教育改变命运。


因为除了教育,别无所靠。


陈先生在金融街上班,有北京户口,住在东三环,家附近并没有“好小学”,虽然孩子只有一岁,但他就和爱人商量要不要把现在的房子卖了,换西城区的“学区房”。


现在陈先生逢人就问:“现在的两居换西城区的老破小,你说值得吗?”


没人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北京的政策时刻在变动。


2014年北京教改之后,按照就近和免试原则,在优质学校招生范围内有一套房子,成为最有效和最保险的上名校途径。


一方面,以房择校堵住了“条子生”、“共建生”、特长生、赞助费、推优、点招等择校渠道;


►另一方面,它也造就了天价学区房市场。


这是官方认为的去年北京房价飙涨的“元凶”。


所以今年3月末,北京市教委宣布,幼升小将继续扩大多校划片,并将通过“随机摇号”的方式确定具体学校学位。 


陈先生担心,就算换到西城区的“老破小”,孩子也不一定就能上好学校。要看运气。


05

何去何从


无论是王女士、童女士还是陈先生,无论是有户口还是没有户口还是有居住证,面前都似乎只有一座独木桥,他们必须在千军万马中拼财力、拼体力、拼运气。


童女士夜深人静时会跟爱人抱怨,“大不了回重庆得了,生活没这么辛苦”。


而王女士老家在沈阳,东北经济多年不景气,除了国企,连工作都难找,“老家人都在打听来北京有没有工作,能出来的都出来了,我连回去都没法回去了”。


这座打拼10年的城市,如今,让她倍感陌生。

来源:大猫财经


作文导师团暑期班

报名即将开始

敬请期待

在线作文辅导

导品牌


关注我

成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