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杨东平:丹麦幼儿教育的核心价值

21世纪教育研究院2019-05-15 14:17:03

公园里供孩子玩耍的的高空索道

丹麦是全球幸福感最高的国家之一。日前,参加老牛基金会支持的“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教师培训,见证了在这个童话国度里儿童快乐而幸福的生活状态,其幼儿教育也给我们诸多启示。

作为高福利国家,所有丹麦儿童从6个月起都可以平等地获得日托的保障,1-2岁儿童日托率达90%,3-5岁儿童的日托率达98%。


学前教育在丹麦也非义务教育,但政府承担不少于75%的支出,父母最多支付25%的费用(全职日托约为每月3000克朗,占一个人月薪的10%~15%)。私立园收费要贵一些,约为3600克朗。父母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获得折扣,最高可达100%,如贫困或难民家庭。


丹麦对学前教育的重视,不仅是高保障和高普及率;体现在管理体制上,幼托事业不归教育部管理,不是在学校教育之下、比较弱势的位置,而是由独立的政府部门 “儿童与社会事务部”主管,具体实施则在地方自治的体制中,由市政当局负责,地方具有很大的自主性,满足儿童和家庭多样化的需求。


这种多样性体现为有4种类型的幼托机构可供选择:

是由家长举办的家庭日托(Family day-care),面对6个月至6岁的儿童,通常一个家庭园有五六个、七八个孩子,同样可以享有75%的政府津贴


是面向6个月至3岁的儿童托儿所(Nurseries)


是面向3至6岁儿童的幼儿园(Kindergarten)


是面向6个月至6岁儿童,托儿所和幼儿园合在一起的“综合机构”(Age-integrated facilities),这类园所的数量最多


园所开放时间必须满足家长灵活照顾儿童的需求,虽然规定的入园时间是早上8点至9点,但从6:30开始就有家长送孩子来了。


无论选择公办还是私人的日托,政府补贴随孩子而去,包括安排私人照看孩子的家庭,政府也提供财政补贴。


就在我们到访“儿童与社会事务部”的前一天,5月24日,丹麦议会通过了一项新的国家 “日托关爱法案” ,确定的三个目标领域分别是“为有孩子的家庭增加灵活性和自由选择”,“为所有儿童提供更好的学习和福利以及连贯的儿童生活”,“通过专业性和清晰的领导获得高质量。”新法案重新明确和强化了幼儿教育的这些基本理念: 


1

玩是关键(Play is key)


“游戏是儿童的天职”是幼儿教育的名言;在丹麦的所有幼儿园,这也是一个基本现实, “玩中学” (Learing by play)的概念深入人心。


丹麦幼儿园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大量的户外活动,无论刮风下雨、冰雪严寒,儿童每天必须在户外活动2小时以上,下雨则穿着特制的雨衣。他们的一句名言是“没有不好的天气,只有不对的衣服”


儿童穿着雨衣在雨天玩耍 

图片由Lisa Van提供


在游戏和户外活动中,儿童不但可以强健身体,提高身体活动的能力,而且要学习自我照顾、合群、交流、克服挫折、解决冲突等等。


丹麦幼儿园对游戏的态度,与我们所说的“寓教于乐”有所不同,“寓教于乐”的出发点是教育,而用玩乐作为包装。而“玩中学”重视的是孩子真正的玩,学习只是自然的后果。我们的讲师丽萨的金句是孩子不会为了学习而去玩耍,然而学习会在玩耍中自然产生”。


Lisa老师创造的儿童戏剧表演

图片由Lisa Van 提供


然而,近年来由于科技革命和PISA测试带来的“教育恐慌”,社会上对儿童以玩为主的教育方法产生质疑,担心会降低教育质量和竞争力。新法案重申和确定这一价值,意义重大。这也是基于科学研究的结果。丹麦奥胡斯大学Dion Sommer教授在多国做的研究,认为儿童对于知识技能的学习并非越早越好,结论是 “Early start-Later loss” ——早期开始,后期失去 。


这意味着要清楚地认识幼儿教育的短期和长期效益,应当追求的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得未来。


/ PISA测试 /

由世界经济合作组织(OECD)开展的针对15岁青少年科学、数学、阅读三科的学业水平测试,每三年一次。中国2009年由上海参测获得第一,2012年继续夺冠。此前的PISA冠军多为芬兰。2015年的测试,中国由北京、上海、江苏、广东组成的四省联队获第十名。经查,丹麦的PISA成绩大约在第十名上下。


2

关注孩子的权利和影响


在孩子看来他们自己是有独特价值的,这是对个体和个性化的关注。由于儿童生而不同,因此不应追求整齐划一和标准化,孩子有权不高兴,有权选择不参与活动,有个人的兴趣爱好,老师需看的只是看到TA、陪伴TA。


因而,丹麦幼儿园最常用的一个概念是接纳、包容 ,相对而言是我们不常用的。


丹麦幼儿园:可以不高兴的儿童

图片由Lisa Van提供


一位丹麦教授介绍他发现的两国幼儿教育的异同,虽然难免以偏概全,但还是很生动的。

◆ 丹麦老师关注每个儿童的说法,中国老师则倾向于关注表达最好、做的最好的孩子。


◆ 丹麦的儿童教育是过程导向,关注每一个孩子的参与和情绪,结果并不重要;中国则是结果导向,要求圆满地完成教学任务。


◆ 丹麦的幼儿园孩子与老师相互尊重,合作完成活动,中国老师则是教导和维系孩子的纪律。


◆ 丹麦的老师认为孩子天生不同,每个人应该做自己;中国的老师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做到最好。

我们在一所幼儿园看到大班儿童的演唱和器乐演奏,与中国幼儿园的表演相比绝对不是高水平的,但它既不是表演也不是公开课,就是儿童日常的活动,孩子们十分高兴和投入,这就够了。这涉及儿童艺术教育的不同目标 以美术为例,有人说中国的儿童都不会画儿童画,而是画成人画。


幼儿园儿童的演唱


3

整体的幼儿教育观


加强儿童早期教育的重要理念,既包括培养“完整的儿童”,而且强调 “所有孩子必须是社区的一部分” ,从而将幼儿教育置于家庭、环境和社区的整体发展之中。这意味着儿童应当通过多种形式、包括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和发展。我们访问过北菲茵市的市长,他明确将儿童的早期关爱照料视为市政的第一要务(第二是老人,第三是就业)。


这种关爱不仅仅是提供财政支持,而是致力于创建一种 “健康生活” 从怀孕开始就关怀跟踪父母的状况,在孩子出生的头五个月要进行四次、五个方面的支持和指导,从而正确地开启一个儿童的人生,培养未来良好的公民。他认为这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最高的投入。


在丹麦最常见的,就是孩子在幼儿园、公园、绿地等公共场所“疯玩”,攀爬、登高、旋转、巨大的秋千等等,足令中国的家长和老师心惊。


此外,是父亲的作用儿童的户外活动很多是由父亲陪伴的。丹麦的夫妻享有两人累计为一年的育婴假,于是许多父亲可以带着孩子四处溜达,酿成一种社会性的“暖男”的文化。



基于上述认识,新法案对幼儿教育目标的表述十分发人深省: “教育的目标是创建有利于孩子学习的环境,而非教孩子” ,也就是说,儿童是在某种环境中成长的,这种环境比具体的教学法更为重要。


幼儿园主要是创设学习的环境,包括硬件和合乎审美的环境、合适的生师比、从业人员的教育水平,师生和学生之间的相互作用和交往关系,游戏、有计划的活动、日常活动等等,从而获得儿童在社会性、情感、体能等各方面的发展。


 中国学前教育的“五大领域”(健康、语言、社会、科学和艺术)相似,丹麦新立法确定的国家课程框架, 教育内容的“六大领域” 分别是个人发展(个性发展和才艺),社会发展(社交能力和包容性),交流和语言,身体、感官和运动,自然、科学和户外活动,文化、社区和审美(文化表现形式和价值)。仅从词语上看,区别在于我们缺乏对自然体验和户外活动的特别重视;另外,也缺乏社区的支持和发展审美的概念。


与理念上的差异相比,中丹幼儿教育的真正差异主要是在教学实践中例如我们的幼儿园过大的规模和过高的生师比,缺乏强制性的、大量的户外活动,缺乏对不同个性和发展状态的孩子的包容性,缺乏与所在社区的互动,艺术教育则偏于演唱、表演的技能学习,以及“小学化”的知识教育等等。


在参观交流中,中国老师最通常的提问是孩子受伤了怎么办,幼儿园要承担什么责任?对老师没有任何评价,怎么能使她努力工作?显然,背后的文化和制度完全不同。关于这种文化差别,一个老师举例说,有个男孩玩闹,泼了女孩一身脏水,来接女孩的母亲未置一词,对女儿说:啊,今天你一定玩得很开心吧? 


(图中照片来源未注明者为作者所摄,在幼儿园所摄照片已获得家长许可)


作者:杨东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院长



延伸阅读:

杨东平:重新定义学校

一天16所村小消失,谁会在意农村孩子的未来?

杨东平:人本主义教育宣言 | 为生活重塑教育

杨东平:知识已过万重山,你还在傻排状元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