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2018年学前教育十大热点关键词,幼教人必知

园长荟2019-07-01 15:24:07



责编丨饭饭老师

来源 丨小鱼研究员


已过去的2018,是波澜壮阔的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学前教育前所未有备受关注的一年。政策频发,监管落地,有惊有喜,有收获也有焦虑。


“回看2018,展望2019”年终特辑。让我们一起回顾2018幼教点滴,透过政策看趋势,穿越监管读未来。



1、深化改革


2018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对上市公司收购幼儿园和幼儿园上市提出限制,对幼儿园加盟连锁行为提出更高要求,重申了到2020年80%普惠覆盖率要求,目标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


该文件早在年初《教育部2018工作要点》中就有提及正在“研究出台”,7月中央深改委第三次会议通过,直到年底授权新华社独家发布。两周之后,教育部专门在山东开了新闻发布会,进行新政全面解读。


2018年学前教育新政前,由于早期幼儿园并购推高了整体价格,资本退潮的迹象已经明显。学前教育回归公益属性,成为未来的主旋律。


自2010年国十条以来,中国进入学前的三个三年行动计划,第一个提速,第二个提质,第三个普惠,学前教育的改革也逐渐进入深水区,开始更多历史遗留存量问题的消化。


2018年,不论是对于校外培训,还是学前教育,规范发展是第一要义,“合规”成为未来永恒的主题。



2、学前立法


不夸张的说,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学前教育,也“裸奔”了40年,幼教人的初心与坚守,解决了中国4600万在园儿童的上学问题,行业高速发展,也带来了阵痛和监管难题。


幼儿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监管部门与被监管者权责不清,监管规则相互“打架”的情况屡见不鲜。10年间,专家学者,媒体,从业人,都在呼唤立法。


如今时机已经成熟。在山东召开的学前教育新政发布会上,基础教育司再次提到,《学前教育法》已经在路上。我们翘首期盼。



3、普惠“战役”&政府购买服务


普惠,应该是2018年学前教育领域最热的词。从国十条“普惠”一词在教育领域被创造性提出,到去年教育部第三个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中明确定义普惠覆盖率概念,提出到2020年80%普惠目标,再到1115深改意见的再次重申,“普惠”承载了中国幼教的全部公益梦想。


而这一年,关于普惠幼儿园到底是什么?到底怎么办?到底能不能选?也成为大家热议并焦虑的话题。


同时,较高质量、较低价格,会不会是一个伪命题?是否存在财政给力?答案是不会。因为这个较低价格是针对家长而言,教育的实际成本可以通过政府采购服务的方式解决,这也是学前教育公益性的实现路径。



4、小区配套


相信2018年最焦虑最不知所措的就是小区配套园的举办人和投资人。配合“普惠”的提出,2010年国十条的一个配套政策就是小区配套的无条件移交。


中国幅员辽阔,国情复杂,小区配套的移交,大部分地区没有完全执行,导致了巨大的存量问题。该规划的没规划,规划了没建设,建设了没移交,移交但办成了高价园,面临监管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事件,比如今年8月,阜阳查封拒不移交幼儿园;年初,深圳市新型公办园建设实施方案(第二次征求意见稿)计划将政府产权民办园收回公办遭到抵制,后搁置。


小区配套幼儿园是否必须移交政府?巨量的历史遗留问题,未来如何监管,是对监管部门的极大考验,也对监管规则和实施办法提出了更高更人性化要求。



5、非营利性


新民促法的一个核心精神,就是分类登记管理。今后所有的民办学校,营利性工商登记公司,非营利性维持民非登记。而在此之前,中国的民办学校,都是非营利性,这一点,很多民办教育人还是缺乏了解。


特别的,在学前这个领域,专门提出了“普惠”这个概念。而普惠和非营利性,尽管是两个层面的概念,不论学界还是业界,意见上都有分歧,各地的政策导向上还是出现了趋同,幼儿园经营者要保持关注。



6、温州新政


温州的新政,土地政策、财政扶持、教师的双向流动机制、风险防范措施等,颇具亮点,备受好评。


举例来说,土地政策这块,如果划拨用地选择改成出让,按照当年的差价补土地出让金;如果退回政府,学校再承租,政府按照当前的价格退土地出让金。


从全国的民办教育改革步伐来看,温州是比较敢为天下先的,成为众多城市执政者教育监管部门参观学习的圣地,至于能不能模仿,考虑到经济文化水平差异,不太好说,毕竟不是所有的城市都叫温州。



7、去小学化


小学化在中国,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也是经历过拨乱反正的。小学化治理也是年初教育部2018工作要点的内容。7月,教育部在时隔六年半之后再发专项治理通知,除了对症下药重拳整治,还特别强调师资素质和培训,坚定小学零起点教学。



8、政府强拆败诉


去年年底到今年,河南周口因校园使用林地办学,强拆了40多所民办学校和幼儿园。12月,状告政府强拆的幼儿园迎来了好消息,法院认定强拆行为违法,政府败诉。把正义和慰藉留在了2018。



9、企业办园


从20世纪50年代,企事业单位作为举办托儿所幼儿园的重要主体,自办托儿所幼儿园,到改革开放以来,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企事业单位办园被推向市场,再到新时期加大学前教育经费投入和倾斜,坚定普惠公益,企业为员工办园又有望成为新风尚。


企业办园,一方面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担当和对员工的爱护,增加了员工的归属感。另一方面也增强了企业的软性竞争力,降低员工照看孩子的成本一定程度就是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和产出,更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


除了京东为自己员工办的幼儿园和托育园,还有如去年开学的华为与清华附中合办的清澜山学校,今年9月开学的董明珠力挺的格力学校(公办)。马云退休,把教育作为自己的最后一站,云谷幼儿园今年也已经开学。


另一方面,无论是异业合作还是尝试转型,从门口的野蛮人,到高喊活下去,万科,碧桂园(博实乐教育),保利,雅居乐,恒大,地产企业也没有缺席幼教。


从幼教企业角度来说,企业办园可能带来竞争,但更是一个绝佳的切入机会。非教育企业办幼儿园,他们没有经验,需要专业化的管理教学团队和课程,大概率需要与幼教服务商合作,或者直接采购托管服务。比如京东找东方剑桥,恒大找幼儿园集团合作运营。美股最大的幼教服务商就是这么做起来的。



10、托育元年


2018年,随着学前教育的高速发展,也伴随着新政的影响,更多人将目光投到了0-3托育赛道。作为一二线城市的刚需,很多企业开始尝试提供更低龄的托育服务。


目前,上海和四川都出台了明确的托育政策。


上海四月份出台了1+2的监管细则,合规一家,备案一家,所有托育资质信息可在Age03官方信息系统查询。由于0-3岁不在法定行政许可事项,上海创新性的使用“依法开展托育服务告知书”取代“办学许可证”,从公办园开始尝试托幼一体化的服务延伸,对托育的监管涉及教育、卫生计生、消防等16个部门。


四川12月10日也正式发布了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指南,监管涉及卫计委、发改委等12个部门。


两地的政策都鼓励托幼一体化,鼓励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鼓励社会力量参与,鼓励用人单位以单独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举办方式参与。


市场前景看好。未来政府或者用人单位向托育服务商采购专业化的服务,如前文所述,说不定诞生中国的Bright Horinzons。



福利满满

园长荟年末好礼送不停


本文优质留言前5名就可获得超实用大礼包,帮你省时又省力。(此礼包为为电子版素材)




— 好文推荐 —







4000-365-061

一年365天,天天都是儿童节


青苗荟总部

(工作日9:00-18:00)

010-8859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