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早教行业短板难补,托幼机构顺势而生,行业该如何弥足前行?

母婴前沿2020-07-02 09:09:13
严正声明:“母婴前沿”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母婴前沿”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母婴前沿”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母婴前沿”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母婴前沿”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丨张兮垚

美编丨木毅

母婴前沿网出品:

www.muyingqianyan.com

全文约2700字,阅读需要8分钟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当我们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后,为了让孩子在长大后不输于别人,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推崇早教。需求的增加,衍生出许多早教机构。

根据近期发布的2018年《中国早教蓝皮书》显示,预计在2020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整体形势优于预估。并且中国父母对于孩子的早教消费持续走高,大城市更甚。

上海市质量协会用户评价中心也曾就《上海幼儿早期教育(0—6岁)状况调查》数据显示,有57.1%的家长为孩子报名幼儿园以外的早教课程。有39.9%的0至3周岁幼儿,以及73.5%的4至6周岁孩子都曾参加过早教课程,不仅如此报告中提到有59.3%的孩子至少报了2门课程,孩子每周上课时间平均超过2小时。

自身知识薄弱,何谈育人

不过正因市场火爆的原因,部分早教机构为“圈地”搞起了加盟。导致我国早教市场无论是师资还是导师素质都良莠不齐,并且由于品牌方对于加盟方的监管力度不严,使孩子在加盟方处的学习质量无法得到保障,由此不仅会影响自身品牌的声誉,同时也让消费者耗损了钱力物力,但却没有得到确实有用的知识。

并且在近期,国内知名品牌连锁红黄蓝与各大早教机构频出丑闻,引发消费者的恐慌,让公众了解到这摊平静的湖水下面其实隐藏着吃人的怪物。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早教机构看似正规,课程也比较多,说是让孩子全面发展,由此也被消费者所喜爱。但仔细观察下,会发现部分早教机构只介绍课程,却绝口不谈师资力量。

要知道一家教育机构,最重要的不是品牌,而是强大的教师队伍。优质的资源与这些早教机构而言,有助于盈利的同时,也让品牌可以更具优势。

对于消费者而言,师资力量的形成,可以让孩子在浓厚的学习氛围中,找到支撑点,让孩子寓教于乐。而且拥有一个好的老师,不仅可以传授知识,还可以将好的品质以及学习态度传播给孩子,从而达到育人育才。都说教师的职责是教书,然而其实不止,优秀的教师是可以唤醒孩子探索未知的那种精神的。

据了解,目前早教专业还未被录入我国师范教育体系中,以3~6岁的幼儿为服务对象。而早教也不属于学前教育,大专院校也几乎没有开始这门专业的,长期的“真空地带”,导致早教教师资源匮乏,不过正是这样也不禁让人疑惑,市面上的这些层出不穷的早教机构的师资到底来源于何处?

行业短板凸显,早教机构显颓势

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早教品牌,直营店普遍不多,赚取加盟费是这些机构的最大赢利点。不过,由于早教机构一般开设在繁华商圈,居高不下的房租与运营成本,以及一方面商场的固定时间会将压缩上课时间,另一方面这种机构一般只有在六日才呈火爆状,再加上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机构成本投入过高,回报高风险性。

此外,早教需要父母陪同上课,而教学成果短时间无法凸显,再加上线上教育机构的干扰,实体早教机构的学员流失量可想而知。

出现颓势的这些早教机构,加盟方不再热情,对其感兴趣的资本家也隔岸观火,面临入不敷出的情形下,不少早教机构被媒体曝出“跑路门”。

5月9日,成都武侯区红牌楼附近的悦宝园早教中心莱蒙都会店,没有任何通知就关闭了门店,导致涉事消费者损失金额或达到百万元。并且有消费者指出该早教机构收取费用渠道不一,价格不一。

事件发生后,该中心负责人黄薇出现在现场并解释称:“因为公司资金链断裂,无法正常经营,只能关闭”。据调查,原来是因为2017年11月当前的负责人成为了这家公司法人,与原股东存在股权的债务纠纷。结果原股东将公司收入打入个人账户,导致资金链断裂。

因为这些个企业都是独立法人,又存在财务管理上的混乱。突然宣布关闭门店的不止悦宝园早教中心一家,不少早教机构都曾被曝出这种无通知关店的报道。有良知的会出来承担,但频频出现的宣布破产一走了之的早教机构也数不胜数。

出现这种情况时,就算消费者维权胜了,那拿回的补偿与投入的人力物力相比,都不成正比。所以很多消费者在受到权益侵害时,大部分都选择忍气吞声,这也让这些机构的“跑路们”事件愈加频发。

面临早教行业的衰颓,托幼被拱到了风口浪尖

当消费者需要为孩子补充学前知识,也想要解放自己带孩子的压力时,托幼机构借此诞生。现在常见的都是以社区家庭式为主的小饭桌、小托班等。托幼行业是踏在早教的肩膀上崛起的,虽然行业处于自律阶段,但这种机构其实也存在危险性,因为教育部门办理办园资质,目前只有针对3-6岁孩子的幼儿园办园资质审批,所以只能以活动中心、培训学校等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也就是说托幼机构目前正处于“三不管”阶段,无政策,无监管,无标准。

面对市场上源源不断冒出的新生教育行业,足以显示消费者的渴求度。不过从教育的角度,不鼓励父母将孩子送进托幼等机构,因为孩子正处于和父母建立安全感的关键时期,不要将陪伴舍弃。

还记的有一首《等》的小诗是这样写的:三岁时,你说让我等你五分钟。二十三岁时,你却还没回来。爸,我现在不要马路对面的冰糖葫芦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教育机构也确实应该完善,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在乱象频出,消费者权益受到伤害时,政府监管部门也应当站出来整顿一下了,让行业正本清源。

此文为母婴前沿编辑张兮垚撰写,

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