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芬兰模式幼儿园落户中国 期望与英国早教机构合作向全球推广

英国教育思维2019-04-20 12:54:38

一家实行芬兰教育理念和课程的公司,赫尔辛基国际(HEI)学校正寻求与英国早教从业者合作,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其教学模式。


据了解,该公司于去年9月在中国包头开设了旗下首家基于芬兰学前教育模式的机构“包头赫尔辛基国际幼儿园”。另两家分校也在晚些时候分别于中国广州和澳大利亚悉尼设立,公司还计划在2019年进入美国、欧洲和海湾地区市场。



HEI学校由芬兰前国家教育部长托斯第(Pilvi Torsti)、赫尔辛基大学教授理伯能(Lasse Lipponen) ,以及品牌和营销战略家科科(Milla Kokko)和设计专家卢撒能(Anne Rusanen)共同创立,他们都希望充分利用芬兰早期教育体系的全球声誉。


自经合组织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于2000年创建以来,芬兰没有任何学科排名位于全球前20名以外。同时该国学生在最近的国际阅读能力进步研究(PIRLS)中排名全球第五,欧洲第二。


HEI学校的方法侧重于“现象教学”(PBL),并相信自由玩耍是最有效率的学习方式。由于赫尔辛基大学是公司股东之一,HEI学校得以在教育学专家的支持下,开发和测试它的教学模式。



作为HEI学校的首席执行官,科科表示芬兰的教育模式相比其它模式而言,很少涉及到排名,竞争并不激烈,因此对孩子的压力也更少。


“我们采用更多鼓励、创新和自由玩耍的方式,但也不会牺牲通过学术学习取得的成果。研究告诉我们,基于游戏的教学模式比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更可能带来好的学术表现。“


“在芬兰以外的地方,人们对这套教育体系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我们也正在回应这一需求。我们提供的芬兰模式是一个整体的概念——不仅包括课程和教学的理念、教师的培训,也有与教学方法紧密相关北欧设计经验。”



为此HEI学校为那些希望采用芬兰教育模式的早教组织提供了5个类似“乐高积木”的模块,包括:


· 课程材料:即教师的指导手册、课程计划、视频教程、教学卡片;

· 教师培训:即面对面的方法介绍,并通过pathwright.com的账户进行持续培训,以及与芬兰教师协同进行合作教学、工作坊、研讨会和其它活动;

· 学习环境:基于北欧理念的建筑设计和空间布置;

· 学习资源:支持HEI教育理念的数字和模拟资源,以及一个可访问的、包含学习资源和室内设计材料的在线商店;

· 运营支持:即提供授权流程、质量监管、品牌设计和市场支持、管理和领导模式,以及相关的咨询服务。


科科表示,HEI学校的关键在于将方方面面都植根于芬兰教育原则中。“一个漂亮的空间往往与教学方法没有任何联系,反过来也是如此——规划物理空间或物品的人与教师团队是完全不同的。”


“但我们认为,环境、学习资源以及工作日流程的设计,都应该与教学方法有密切联系。这是我们的方法中真正具有开创性的亮点。”



HEI学校会邀请孩子们与设计师和教师一起参加工作坊,参与他们自己环境的开发工作。科科描述说在一场会议上,孩子们建议他们想要站在桌子里面和桌子上,随后设计师们便设计了一个可拆卸的桌子,桌子还带有可移动平台,后者可以同时作为一块用来涂鸦的黑板。


科科解释说:“我们的理论是,当建筑师设计房屋时,它只是一个空间(space),但当你把自己的东西搬到这里时,它就变成了一个地方(place)。成年人可以提供育儿场所,但孩子们应该有自由把它变成自己的地方。”


“这个过程很有教育意义,也很有趣,我们最终会得到一些此前从未想过的东西,如果没有孩子的帮助,这些事情是无法实现的。”


据悉HEI学校尤其热衷于未来与英国教育机构的合作。“英国有着悠久的优质教育历史,但在某种程度上,它可能被这段历史所限制。”科科认为,如果把英国的伟大历史和芬兰更年轻,但具备前瞻性和进步性的方法结合在一起, 将有可能凝结出极具开创性的成果。



背景资料:位于包头的首家HEI学校


“包头赫尔辛基国际幼儿园”为300名3-6岁的儿童提供学前教育。这所隶属于包头市政府的幼儿园于2017年3月与HEI学校签订合同,一组芬兰建筑师和设计师随即开始工作,建筑工程于当年6月份启动。



在对建筑面积4500平方米的教学环境进行彻底改造的同时,10名中国员工与5名芬兰专家也参加了在芬兰进行的5周培训课程 ,托儿所于2017年9月开业。


据悉最初的18个月中芬兰专家会与中国同行一道工作,之后则通过在线研讨会和课程继续为中国员工提供支持,而幼儿园也将以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实行双语运行。


科科表示,中国教育者的工作模式比芬兰更具层级化,因此其中一个挑战是创建一个让教师们自己计划事务的工作文化,这最终赋予教师们很大的权力。


“中国的教育模式同样非常传统。例如相比于仅仅在教室里和教师对话,通过如恐龙、公主等元素以及爬树或吃饭等活动来实践芬兰的教学方法,对于中方教师而言十分新颖,但得到的效果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