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教育,不是为了“造星”

欧拉数学荟2019-03-12 13:28:22
荟思

病态的消费者心理,就像一座高山压在有良心的教育从业者心头。这个病的根源是家长群体的认知不足,理论上并非不可克服,但付出的代价非常大。甚至有很多家长根本不愿意花时间提高自己的认知。在他们内心的标准里,好的课程应该是“一条龙”的服务,他们只需惬意地袖手旁观,目送自己的孩子走向成功。

我的课程设计思路,原本就是要培养孩子成为“数学精英”。因此,只要能获得“精英型”家长的认可,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明知大多数家长对数学学习的认知还处在较低的层次,却期望课程获得广泛的认可,无异于缘木求鱼。而为了迎合更多家长的需求和期望去改变课程的目标和宗旨,更是削足适履的愚蠢之举。




2018,是不平凡的一年。

写下这个开头以后,下意识地想,这句话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待要删掉这句话时,回想起一年来蜿蜒曲折、峰回路转中的点点滴滴,又觉得这句话实在是恰如其分。

2018,是忙碌的一年。

如果说,已经过去了的忙碌,留下的只是记事本上一个个事项的印记,2018年最后三个月的忙碌,却还实实在在地压在心头。这段时间的主旋律一直都是“备课-上课-睡觉”,然后在其中填塞各种或重要或琐碎的杂事。好不容易在年末的最后两天摆脱了课程的羁绊,想为这一年写几句总结的话,却百般滋味在心头,恍恍惚惚地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说。

2018年的教育界,很动荡。

仅选取两个有代表性的事件为例。上半年,包括久负盛名的“华罗庚金杯”在内的大小数学竞赛纷纷停摆。这场风波其实在2017年已经纷纷扰扰了大半年,不少规模很大的地区性杯赛都已经偃旗息鼓了。没想到进入2018年后,竟然蔓延到了规范的传统竞赛,让人不禁生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悲凉感。

下半年,不少省市的教育部门都掀起了整顿教育机构的运动,奥数机构尤其首当其冲。临近年末时,这场运动更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有人因此调侃“过去学奥数是为国争光,现在学奥数是堕落的黄赌毒”。

对于奥数,对于教育机构,我个人的意见都是支持整顿的,理由分为三大点八小点。此处须省略五千字。然而具体实施的整顿方式却与我的设想大相径庭。在我看来,这样的整顿注定是徒劳无功的。当推动整顿的力量达到强弩之末时,反对势力必然群起反扑,到时恐怕又是一番“腥风血雨”,受苦受害的只有孩子。

当然,我人微言轻,自知无法左右大局。因此,无论是在早前的群魔乱舞之时,还是近两年的烈火烹油之势中,我只是埋头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影响一些我还能影响的朋友和家长,拯救一些我伸手还能拉一把的孩子。

2018年,我的思路有了一个大的转变。

过去几年里,我做了很多努力试图提高家长群体的整体认知水平。一方面,我殚精竭虑地写了不少教育文章,为此经常熬夜甚至有几次通宵。另一方面,我花费了大量时间跟家长交流。有时是就教育理念和观点作一般性的阐述和泛泛的讨论,有时是针对实际发生的个案进行分析和提供解决方案。

这些努力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但和我的期望相比还离着老远的距离。我努力了几年,也不停地反思了几年,从各方面的反馈中寻找我想要的答案——这条路是否在方向上就是错误的?实现我的目标的难度是否大到我难以承受之重?

为什么很多家长明明知道某些课程对孩子有害,却仍然出于现实的考虑(例如小升初或者考级)而积极地给孩子报名参加课程?

为什么有这么多家长坚定地支持衡水、毛坦厂这类“高考工厂”?

为什么那些知名大机构的很多课程,只需要根据基本的教育常识就很容易判断属于“垃圾食品”,却能得到大多数家长的忠心拥护?

我现在意识到——想依靠写文章来唤醒大多数人的教育意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其一,文章的传递效率很低。一方面,自媒体时代的文章可谓泛滥成灾,最容易受到关注的往往是哗众取宠或者鸡汤类的文章,严肃而有内涵的文章太容易被淹没。另一方面,就人数比例而言,大多数人并没有认真读文章的习惯,他们只是把浏览文章当作一种娱乐和放松的方式,也更愿意转发那些他们感觉“好玩”的文章。

其二,要真正理解文章的内涵,读者需要有一定的背景知识基础。对某个观点的阐述和分析,在“明眼人”看来是清晰和可靠的,而在“抓瞎者”眼里却是“这也是一个有道理的看法”,看的时候频频点头,看完没多久就全都抛到脑后了。而为了给后者补上基础知识,往往需要把几句话扩展为三千字的篇幅。问题是,就算我愿意写这三千字,人家有耐心读这三千字吗?

现在人们对于好文章的判断依据往往是“好有道理啊,说到我心底里去了”;既不愿多读几遍,更不会认真咀嚼其中的逻辑可靠性。带着这样的心态读文章不仅很难真正提高认知,而且很容易被“有心人”忽悠和洗脑。

其三,在潜意识里大家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即使经过痛苦的思考后接受了文章的观点,也往往很难真正转化为实际的行动。而因为实际行动和理念无法达成一致,在认知上也就很难彻底完成转变,继而要忍受新增的精神折磨。正如鲁迅在《呐喊》自序中所描述的在铁屋中昏睡的人们,因为被惊醒了,反而要承受无可挽救的临终苦楚。

如果说写文章是“务虚”,只能间接起作用,因而难以在短时间内看到立竿见影的成效,那么直接面对家长、交流教育观点和解决具体的问题,效果是否能显著一些呢?

相对于文章的读者,参与交流的家长似乎更有目标指向性,所以也就更有可能受到影响。然而现实情况却并不如想象的那样乐观。无论是参与群体讨论还是一对一寻求帮助的家长,尽管通常都有获取指引的愿望,专注度比阅读文章要高,但这只是在上面列举的三个问题中减少了第一个问题的困扰,而仍然绕不开后两个问题的影响。交流过程中的互动虽然能提高信息传递的效率,但还是很难增强家长自身克服困难的内在动力。

事实上,参与交流(群体形式或一对一形式)的家长,通常所抱持的心态仍然是获取信息而不是下定决心去践行。在无需为交流付费的情况下,交流时间对他们而言是可以忽略的代价。某种程度上,付费也许是最能体现他们的实践决心的标志。

不过话说回来,写文章和交流讨论尽管成效不大,但毕竟是发声的机会,所以也不能摒弃。只是精力的分配不可占太大的比例,经营好课程才是正道。好的课程才是能直接带动家长投入具体实践的原动力

2018年,我也在阅读中裨益颇多,有的增长了我的见闻,有的改变了我的认知。

下面我分享一下对我很有启发的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来自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当我谈到当下的教育机构们为了商业利益而群魔乱舞时,他说了一句话:“教育是不能证伪的。”这几个字看起来平淡无奇,却让我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

无论机构如何煞费苦心地包装课程,我都能剥开层层的伪装,认清课程的本质。可是普通的家长既没有足够的认知能力去抽丝剥茧,又难以抵抗虚荣和功利的诱惑。因此,一个课程是否能成为“爆款”,跟课程的内核关系不大,事实上很多表面上看起来很不一样的课程,内核都是差不多的。

“爆款”课程的关键因素是打造一批吸引眼球的“明星学员”。只要“明星学员”的光环足够耀眼,哪怕他们的数量只有1%,光环的亮度也足以遮盖其余99%的失落和受到的伤害。在“赌徒心理”的作用下,家长即使亲眼目睹受害的结果,仍然会一厢情愿地把原因归结为受害者自身的问题,并且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另一方面,尽管他们也知道明星学员肯定是凤毛麟角,但毕竟课程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成功路径”;而如果不参加课程,等于是放弃了成功的机会(哪怕只是很小的机会)。

一面是明星学员们搔首弄姿的诱惑,一面是家长内心萌动着的虚荣心。双方一拍即合,如同干柴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这,就是当下教育市场的常态,因而也造就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盈利模式,在市场中不断被各个机构在不同的课程上复制。

只要一个课程持续不断地推出它的明星学员,它对家长就具有无法抗拒的诱惑力。家长关心的是课程的“实际效果”。如果有两个课程,一个是“(可能)有害”但拥有星光闪耀的明星学员,一个是“(肯定)有益”但难觅光环。我相信大多数家长都会选择前者。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对课程的分析和讨论变得毫无意义。大家已经认定,能够制造明星学员的课程就是好课程,没有成为明星学员的孩子总归是自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而不是课程的问题。

很少人能够明白,教育虽然有容明星的肚量,但教育本身并不造星,甚至是反造星的。

第二句话是对“为什么科学辟谣如此困难”这个问题的一个精妙解释(可惜忘了把出处记下来)——在心理上,转发谣言是向接收者传递“我关心你们”的信息,而转发辟谣信息却相当于对接收者说“你们都是傻逼”。

这句话解开了困扰我许久的一个疑问:为什么劝家长少给孩子报一些课程、多给孩子放空的时间,这样的意见往往很难被接纳;而给家长推荐课程却通常不存在沟通障碍?对这个问题,我曾经尝试从不同角度分析,也得到了一些解释,但总感觉还不够透彻。而这句话好像一下子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了。

知名机构的知名课程,很容易通过“从众心理”吸引家长去报名。对一个已经报名了课程(或者很想去报名)的家长说这个课程对孩子不好,最好不要去参加,其效应相当于“辟谣”。这时,如果另外推荐一个同类型的课程,对方在心理上也许还比较好接受一些(尽管似乎又有打广告之嫌)。但要对方接受“不参加课程比参加课程更明智”的观点,就会遭遇很大的心理障碍。

当然,以上心理分析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家长在认知层面上已经接受了高强度的课程安排才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选择,需要确定的只是参加哪些课程。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也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对话了。

现实状况是,大多数家长都处在这样的认知层面上。只要孩子的空闲时间稍微多一些,他们就开始不安,总担心孩子的潜力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吃亏了。于是,跟课程有关的话题总是很容易引发关注和讨论,大家抱团取暖,其乐融融。这时如果有人跳出来提醒“孩子都没有玩的时间了”,“孩子的睡觉时间太少”,无疑是大煞风景之举。

在教育市场里,家长是处在消费者的位置上,消费者心理对他们的决策起着主导作用。事实上,很多行业的商家都在巧妙地利用消费者心理大割韭菜,赚得盆满钵满。但除了少数臭名昭著的行业,大多数营销手段只是让消费者多掏了些冤枉钱,为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而不是实际需求)买单。

可是在教育这样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里,在消费者认知不足的现实状况下,正确的意见往往是“忠言逆耳”。跟教育行业类比性很强的是医疗和类医疗(例如保健、美容)行业。后者有很多生动的案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教育行业里的各种猫腻。

对于有良心的教育从业者来说,病态的消费者心理就像一座高山压在心头。要跨越,难度很大;想绕开,却找不到路径。这个病的根源是家长群体的认知不足,理论上并非不可克服,但付出的代价非常大。甚至有很多家长根本不愿意花时间提高自己的认知——哪怕是免费的学习也不愿意参加。在他们内心的标准里,好的课程应该是“一条龙”的服务,他们只需惬意地袖手旁观,目送自己的孩子走向成功。

很少有人能长期坚守住教育的良心,我对此深表理解。坚守良心的直接代价是招生受影响,收入自然也就减少了。但我认为这不是很多人放弃的主要原因,因为选择了教育这个行业,通常不会有暴富的期望。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持续的精神折磨——不被理解,遭受鄙视,甚至有意无意的羞辱。

每当遇到理直气壮甚至傲慢地批评老师的家长,我都禁不住在心里问:“你有没有评估过你为孩子尽了多少责任?你自家的孩子,凭什么要求别人比你更卖力?”

2018年,我结识了一些“有缘”的家长,也挥别了很多“无缘”的家长。

五年的课程实践,让我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为人师者应该以结缘的心态和家长相处。有缘者自然惺惺相惜,无缘者两看相厌。

我所提倡的数学启蒙活动和数学思维课程,是我总结自己数学学习的体会,再结合多年的教学实践中的思考而精心设计的学习体系。

我认为,数学启蒙是每个孩子学习数学必经的第一个阶段。但因为它不是以固定的课程学习形式呈现,而且不同孩子完成这个阶段的方式可能差异很大,因而这个学习阶段及其学习内容难以被察觉和认识。

数学思维,是学懂数学的必要基础。然而学校的教学体系只是把数学思维当作“调味品”,而不是定位为基本素养。近年来,一方面是教师的数学专业素质整体下降,另一方面是片面追求升学指标,教学模式越来越“短平快”,更加容不得学生慢慢体会解题过程中的数学思想。其结果,就是学生学数学的死记硬背、机械式、套路化的程度越来越严重。

由于在考核中基本题占的比重大,学生可以通过大量刷题以及各种考试技巧来获取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分数,但实际能力却很弱——一旦脱离了试卷,面对实际问题时就手足无措,即所谓“高分低能”的一种典型表现。

因此,虽然学生的实际数学能力整体下降了,但在表面数据上却不容易看出来。反而是近年来火得像发了高烧的“奥数热”给人一种虚幻的错觉,似乎数学的学科地位是前所未有地高,那么数学教育水平也应该是节节高了。

孩子们学了十几年的数学,花了大量时间做数学题,可是大多数人离开学校不到两年就几乎全部归零,这是数学教育多大的悲哀?不仅如此,很多人还对数学产生了严重的偏见,并且在有意无意中把这种偏见传递到下一代身上。但凡抹黑数学的言论,往往一呼百应,很容易引发共鸣,仿佛数学已成了人类公敌。

数学启蒙活动和数学思维培养,针对的都是数学学习中的根基,其宗旨是固本培元、强身健体。然而作为课程,它们没有培养明星学员的机制,因而对家长也就缺乏吸引力。

这几年我接待了很多家长对课程的咨询。最终没有选择参加课程的家长,我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完全没有理解课程的意义,自然也就不可能明白课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这类家长在交流时通常表现出很强的目的性,往往单刀直入地询问课程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以及相比其他课程有什么优势。对于涉及到课程的内在特性的介绍,他们要么心不在焉(地低头刷手机),要么找机会把话题转到他们感兴趣的内容。

第二类家长,他们有了解课程内涵的意愿和耐心,因而能对课程的意义有不同程度的认识。他们最终决定放弃主要基于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客观因素,例如时间跟其他课程冲突,或者上课地点距离太远,往返太辛苦。其二是认为课程的“亮点”还不够,说到底就是课程没有“造星”机制。在鱼与熊掌之间经过一番纠结后,他们最终还是被功利心征服了。

课程咨询是琐碎而费时的,常常讲得口干舌燥甚至喉咙痛。面对课程得不到认可的状况,我曾经感到沮丧和失落。然而随着接触的家长越来越多,我也在不断分析和反思。我现在认识到,课程暂时得不到广泛的认可,其根源在于家长群体对数学学习的理解和认知还停留在表面,追求功利的效果而不是根本的能力。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选择了我的课程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问题往往都有自己的独立见解,而且时常在课间跟我交流他们听课的心得。我的课程设计思路,原本就是要培养孩子成为“数学精英”。因此,只要能获得“精英型”家长的认可,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明知大多数家长对数学学习的认知还处在较低的层次,却期望课程获得广泛的认可,无异于缘木求鱼。而为了迎合更多家长的需求和期望去改变课程的目标和宗旨,更是削足适履的愚蠢之举。

因此,我对2019年有了一个憧憬,就是通过我的课程聚集起一批高层次的家长,打造一个精英社区,踏踏实实地给孩子打好坚实的数学基础,耐心地等待孩子在自然成长中化蛹成蝶的惊艳一刻!


相 关 文 章

小学四年级是数学学习的“生死线”

被教育改变的命运,一定是好运吗?

让课程远离“炫技”,回归教育

“奥数”整顿的是与非

“为什么我的孩子还没成为学霸?”

从拼爹到拼娃,中华民族到了多危急的时刻?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