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幼教新政变局之下 幼教服务平台或迎爆发转折点

教育圈内事2020-09-15 08:09:47

自开放二胎以来,早幼教成为了二级市场里炙手可热的项目,然而这一切随着《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下文称《意见》)的发布彻底画上了“休止符”。《意见》要求“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毫无疑问,这一消息对于红黄蓝等已经上市或者谋求上市的民营幼儿园而言绝对算是个晴天霹雳。不过从多个维度来看,史上最强幼教禁令并没有将民营资本挡在万亿幼教市场的大门外,以掌通家园为代表的幼教服务平台或许也将因此迎来新一轮的发展契机。


“资本风向+园所分散”的双向驱动:新政释放产业新红利


此次《意见》一方面为民营资本过于功利的行为关上大门,另一方面,《意见》还写到“积极挖潜扩大增量。充分利用腾退搬迁的空置厂房、乡村公共服务设施、农村中小学闲置校舍等资源,以租赁、租借、划转等形式举办公办园。”


限制资本进入,幼教重归教育本质,这意味着园所会变得更加分散,服务类平台也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因为,很多实力强悍的民营资本幼儿园在基础服务上完全可以采取自建的形态。如今,园所增多且愈加分散,但它们并不具备独立设置各种信息化设施的能力,需要依靠掌通家园等服务类平台的赋能,对第三方幼教服务的需求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这一新的商业形态也更容易实现网络效应。


以家园共育领域领头羊掌通家园为例,目前在全国的幼教市场覆盖近2100余个县区,服务3000万家长和100万幼师,其渠道能力由此可见一斑。随着此次幼教“新政”的推出,掌通家园平台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显现的愈发凸显。

 


此外,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随着此次《意见》的发布,阻止了资本通过上市实现过度逐利的路径,换言之,此消彼长,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多的资金流入到学前教育服务行业。


以互联网金融为例,早前现金贷业务一度成为投资机构眼中的“香饽饽”,随着产业问题的逐渐爆出引发政策的重拳治理,之后具备汽车、消费金融等优质资产的企业成为投资机构新的投资方向,这其实就是【资本替代效应】的表现。此次幼教“新政”的推出也是如此,接下来,以掌通家园为代表的服务类平台势必将成为资本的“新欢”。


在这一方面,中信证券的分析师认为,未来幼教集团发展或将聚焦于幼教资源和服务的提供商方向,以及向早教(0-3岁、培训类)延伸。由此可见,在政策的驱动下,掌通家园等未来服务类平台的想象空间也是显而易见的。


“门”关上了,“窗”的价值也会愈发显现。从产业自身潜力和资本市场两方面来看,幼教“新政”的推出,掌通家园等幼教服务平台也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红利,成为幼教经济新的“大门”。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企业战略与国家政策一致下的价值释放


任何产业的发展都会经历野蛮生长到理性发展这样一个过程,网约车是这样,互联网金融是这样,今天我们谈到的幼教市场同样也是如此,监管方面的确立从某种程度上讲其实也是行业成熟的一种表现。


此次幼教《意见》的发布本身其实也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让教育事业少一些功利心,把更多的重心放在信息化、师资等教育资源基础设施上来。11月28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解读《意见》时强调要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提出要求,提高教师的素质。


在这一方面,掌通家园很早就展开布局。


比如,为了提升园长的专业化水平,掌通家园创办园长大学,开创针对园长、幼师的培训体系,为全国各地园长提供系统化、创新性的课程。据业内人士透露,未来,掌通家园将在全国多地创办掌通大学分校,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全方位助力园长,共同提升幼教水平。

 


《意见》还提及到关于提高学前教育信息化管理水平、建立全覆盖的幼儿园安全风险防控体系、强化安全监管等内容,在教育部举办的《意见》解读发布会上也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而在这一方面,掌通家园通过“软硬结合”的模式,将智能安全管理覆盖幼儿园的日常工作,助力幼教管理的智能化升级。与海康威视这样的行业头牌合作,不仅保证高品质的服务,也让众多园长、家长用的踏实。

 


此外,作为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课题指定单位,掌通家园还积极配合各地政府,助力推动信息化在全国的落地。


从师资到园区管理再到配合政府推动园所信息化,可以说,掌通家园的一系列措施与此次幼教新政的出发点高度的一致。在赢得市场规模的前提下,还能顺应幼教新政的要求“有所为”,有理由相信,以掌通家园为代表的幼教服务平台将迎来新一轮的爆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