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一个留学生眼中的日本幼儿教育

双优妈咪2019-03-24 10:42:58

   国庆当天揭晓了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是来自日本的免疫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他又一次将日本的教育拉回到公众的视野。从1949年至今,日本获得18个诺贝尔奖,距离2001年提出的“50年30个诺贝尔奖”的计划,已经实现了大半。多数人都对日本的“工匠精神”不陌生,认为日本人做事认真、坚持不懈、精益求精,而且能将这种精神应用到各行各业,从而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今天想以在日本留学生活八年的经验,结合孩子们一直接受的日式教育实践,来谈一谈我眼中的日本幼儿教育。

  

  

                    图片来自网络



 

一、婴幼儿时期的高质量陪伴


日本的双职工家庭比例在2016年首次达到50%,而在此之前全职家庭主妇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日本的祖父一辈很少会和子女共同生活,帮助成年子女照看孙儿的也比较少见。因此,女性一般会在怀孕生子后回归家庭,尤其是3岁之前的孩子大都是由全职妈妈来亲自抚养。虽然日本女性中研究生以上的高学历并不居多,但是接受过短期大学以上教育的妈妈却很常见,因此完全可以胜任对孩子们科学的喂养和正确的早期教育。                                   


而对于那些父母双方都在工作或者学习,无法在白天专属看护孩子的家庭,一般都会依赖日间看护中心或保育园来帮忙。日本的保育园和我们的托儿所不同,3岁以上的孩子也可以入园。在保育园里,老师们除了照顾孩子外,还会在这里让孩子们接受相应的教育。刚出生2个月左右的宝宝就可以申请,我家妹妹正式入园时是整整6个月大。即使这么小的婴儿,每天上午早课时,老师也会带着一起参加。他们可以听老师读读绘本,看老师带着小哥哥、小姐姐们唱歌、跳舞,这些稍大些的宝宝们就是他们学习的好榜样。


一般的标准保育时间是8个小时,由于上班的父母有时会加班或有其他事情,保育时间可以延长到晚上8点。有的保育园还会提供周六保育的服务,但这些都需要工作单位或学校提供额外的证明。因为日本始终秉承,即使保育园的理念再先进、老师再负责,也不能代替父母家人的陪伴。


二、幼儿教育的基础是培养自立的孩子


一岁以上的宝宝在保育园里穿、脱鞋,吃饭,去洗手间等一般都要求孩子自己独自完成,老师会在旁边鼓励辅助孩子。有次送妹妹去得晚,刚好遇到1岁班的孩子们要集体去公园玩。其他小朋友的鞋子都已穿好,只有一个小女孩怎么也穿不上。只见一位老师让其他小朋友们先上了出行的推车,另一位老师则在旁边鼓励这个小女孩,直到她自己穿上为止,最后还让所有等待的小朋友们都为她鼓掌。


我们在东京就读的保育园有总园和分园之分,总园只为0岁-1岁的孩子提供保育服务,2岁-5岁的孩子每天都要在分园活动。保育园每天为分园的孩子们提供校车服务,因此每天早上送到总园的2岁以上的孩子都要自己背着小书包,提着小布袋跟随老师坐着校车去分园。时间一长,形成习惯,孩子们都是自己的包自己提,也不会让家长帮忙。


保育园总园附近有一个大超市,每过几天我都会接上小兄妹,一起去超市买食品等必需品。我总是先将妹妹放进婴儿车,3岁多的哥哥就会帮助我一起推着婴儿车。有一次,我们买好东西,在排队等候公交车。上车时,婴儿车太重,哥哥就把装满大塑料袋的东西提着,我在把婴儿车往公交车上搬。坐在前面的一位男士马上起身过来帮忙,看见小哥哥帮妈妈拿了这么多东西。就用中文跟同行的人说:“这日本小男孩好棒啊,这么小就帮妈妈拿东西,还自己背包。这要是在国内孩子可能都还是家长抱着呢。”我一听是国内来的同胞,觉得非常亲切,就用中文跟他们说,这里的教育环境就是这样,无论年龄大小,都要求你是一个自立的,不给别人、社会、国家添麻烦的人。

 

三、孩子的成长不急不躁、注重积累

 

早期的日本幼儿园基本只教礼仪,孩子们在这里每天主要就是运动和游戏。近些年来日本的幼儿园也开始渐渐加入一些学习的内容,但主要还是以玩为主。不光是幼儿园,外面的培训机构也是如此。在东京时我们参与过钢琴和游泳培训,老师和教练们都是主张以培养兴趣为主,很少有要求每天练习很长时间,在短时间内出成绩的。周围的氛围都是比较松散,注重孩子在年幼时培养兴趣,将喜欢的事情坚持下去。


曾经参加过一年级数学的公开课,印象特别深刻,“9+7=?”这个简单的数学题足足讲了一节课。整节课,老师没有关心这道题的答案是什么,而是一直在启发孩子们思考怎样能够用磁铁方块摆出不同的算法。还有在音乐课上,让孩子们分组分别用三角铁、摇铃等不同道具来表达刮风、下雨、下雪的声音,孩子们的想象力真得超越我们的想象,发表的结果最后五花八门,但经他们一解说,又都显得那么合乎情理。

 

  四、认准目标、竭尽全力、坚持到底

 

日语中有个词叫“がまん”,中文意思就是“忍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时不时就会听到小兄妹们说“我可以忍耐”,可见这个词在学校/幼儿园中用的比较常见。日本的保育园中0岁孩子也有运动会,无论是走路还是爬行,只要到达终点就可以。到了5岁的孩子,基本都会有跳箱的训练,看着跟孩子差不多高的跳箱,我都为他们捏一把汗。多数孩子竟然都能一次顺利跳过,少数需要重复几次,但也最终能够挑战成功。这种通过运动对孩子坚韧品质的培养,会辐射到成年后的处事风格。


有一次,在早高峰的地铁上,人挨着人,随着车厢的振动,拥挤的人群时而会挤在一起。我不经意地一瞥,就看见前面人手机上的日语对话:“即使一切都不顺利,直到去世的那一刻都要努力坚持下去。”那一刻,我也是有感而发,泪湿了双眼。今年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本庶佑,作为日本的免疫学家之前就获得过无数奖项,但还是在76岁高龄才终于斩获了这个科学界的最高荣誉。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总结日本的幼儿教育,那就是旨在培养未来合格的人。长大之后,他或许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他一定自立、认真、坚韧、懂礼貌、讲规则,我想应该是他们的集合构成了举世闻名的“工匠精神”吧。



喜欢的话请随手分享给更多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