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早教机构能开设托班吗?开设托班需要什么资质?

早幼教公社2019-02-07 07:03:13


上午接到一个电话,是广东惠州一早教中心投资人陈总打来的。


她在电话那头焦虑万分,着急问我现在开早教要办什么证?怎么才能办到相关资质。


电话之所以打得如此着急,是因为工商、食品和药品监督局以及教育协会等一大波领导正在对其早教园所“突袭”检查


当看到陈总早教中心开设了好几个0-3岁托班时,相关职能部门马上下令整改通知书,要求如果不能提供合法资质,就得停业整顿

 


最近这几个月,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人找到我,问我同样的问题。


当然他们也遭遇到同样的困境:托班遭到查封!


不少早教中心和托育机构的BOSS们还把停业整顿通知书都发给我看。


看到上面一堆红章,我不禁觉得这个行业确实很悲哀啊!


很多人投身0-3岁早期教育事业,就是抱着一种情怀,要么是对孩子的爱,要么是对家庭的爱。


如果抱着情怀去做这件事情,能顺便挣点钱,自然乐在其中。


可是,原本是一件对社会、对家庭、对孩子都产生正能量的事情,怎么行业人都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呢?

 

说到这个问题,我不禁想起去年11月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


2017年11月8日,上海携程亲子园被指虐童视频引起广泛关注,关于亲子园资质问题也引起热议。


携程此前试图开办内部托育中心,为员工解决后顾之忧,然而,亲子园仅开了一周,就被相关管理部门叫停,理由是缺少“行政许可”



当时很多家长会把事件聚焦在“虐童”上,而不少早幼教行业人士则把重点放在“托儿所”的合法性上。


毕竟托儿所不是幼儿园。


为什么携程要开设亲子园?因为携程很多双职员工,家长要上班,孩子没人照顾,怎么办?

 

提供解决方案的是上海市妇联,2015年底,经上海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合作,成立“妇女儿童之家——携程亲子园”,由“为了孩子”学苑提供日常托管服务。


然而,这个项目没有在上海市教育局审批备案,法律上并不合规。


而且,这家当地妇联全资控股的“为了孩子”学苑,其经营范围并没有有关托儿所运营的信息。


据财新网报道,上海市总工会在提案中表示,0-3岁早教是个灰色地带,没有部门许可办幼托机构,商、教委、卫计委都不管,没有部门发证,没有部门监管。



提案认为,0-3岁托幼机构无职称编制,教师缺乏晋升通道,薪资中等,责任重大,因此跳槽的比较多,师资队伍不稳定;幼儿安全问题频发。

 

携程集团执行董事长梁建章也发表专栏文章,分析“中国为什么缺少托儿所”



文章称,在计划经济时代,不少企事业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但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福利性的托儿服务体系被全面废止,不少托儿所被裁减。


另外,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出生人口锐减,也降低了托儿需求。文章引述卫计委官员的数据,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


但如今生育政策的改变,加上社会状态的改变,没有托儿所的弊端又逐渐显现了出来。


梁建章称,即便是携程这样的大型企业,也是在投入大量资金,尤其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审核流程之后,才获得相关许可。



这就是前面所说的0-3岁早教托育行业的悲哀。

 

一方面,社会需求度大,一方面因为没用行业规范,所以相关部门只能先打压治理。


在没用规定,没用责任划分基础上,安全第一!


而要想保证安全不发生事故,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不搞。


已经开了的怎么办?先查封!不让托班在市场上存在。


所以,现在有了很多部门的联合执法,一些早教和托育机构直接倒霉。


你说冤不冤?

 

当然,我们看待事情要看两面性。



历史上所有的创新,最开始都会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


其实各级政府也在努力。

 

譬如,4月28日,上海市率先立足,出台《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通过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建立健全托育服务工作管理的体制机制,促进托幼一体化发展,构建托育服务体系。


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信息管理平台上显示,目前上海市获得3岁以下幼儿托育营利性机构有13家。


而据上海早幼教行业人士透露,上海市最近一个月直接关停了40多家非法托育机构。



与此同时,江苏、浙江、四川等地也出台3岁以下托育市场规范的指导意见,更多的地方也还在观望。

 

说到这里,现在回到标题上来。


第一个问题:早教机构能开设托班吗?


综合当前行业各类信息,我认为目前的托育市场犹如“初生牛犊不怕虎”,初生的牛犊如同刚刚升起的太阳,朝气蓬勃,充满生机,未来可能大有作为。


然而,正是因为初生,所以“不怕虎”。有一天,如果这条新生命真的走到老虎的面前,估计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能不能开设托班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第二个问题,开设托班需要什么资质呢?


很多人估计很在乎这个问题,因为希望早点办到相关资质,避免被查封。



在此,我给出以下几点建议:


1、如果当地已经明确出台相关托育政策(如上海),那么你就老老实实去排队申请执照,没有第二条路子。


2、如果当地尚未出台相关政策,在此如果你能申请到民办教育许可证,那就意味着你手中已经握着一把“尚方宝剑”,谁来查都不敢对你轻举妄动。


3、如果当地尚未出台相关政策,在此你又很难申请到教育部门的合法资质,此时的你一方面只能求神拜佛,保佑老天眷顾,另一方面就是要活动你在当地各级部门之间的人际关系了,以备不时之需。


(图片来源于网络)


/ END


作者介绍

齐胜

齐胜,自媒体人,中国早幼教第一垂直IP大号早幼教公社创始人。他喜欢用第三视角去观察早幼教行业动态。两年时间,写了上千万字的文章来真实记录中国学前教育领域的改革与创新,受到超过百万早幼教从业者关注。新书《早教先行者》将于十月出版发行(个人微信号qisheng-2018 



往期精彩回顾


1.彭小蕊:无惧困难险阻,笑对早教人生


2.岳明途:矫正“感统失调” 普惠万众家庭


3.64岁的他创立了属于中国的“音乐感统”教育体系,帮助了千千万万个孩子成长,备受海内外学者瞩目!


4.她曾是农村留守儿童,如今成为早教界精英,帮助了千万家庭的孩子


(该书将于2018年10月底正式出版发行,欢迎扫码预定)


↓↓↓ 点击“阅读原文”,参加全国公益早教万里行(成都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