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家母本身在做幼儿教育行业,加盟的就是红黄蓝品牌”

一番队长2019-04-20 08:12:49

—— 本来今天该用黄色的封面



Damon是我差了三届的学弟,赵大宝是他微信昵称。


我知道他母亲在他们那个城市有一所幼儿园,是红黄蓝的加盟店。昨天北京红黄蓝虐童事情刚爆出来时,我就担心阿姨那受到波及,就找了他。


当时,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携程虐童事件。等我给他转发了几条朋友圈热图的时候,他和我一样,愤怒之情无法言表。我劝他主动问问阿姨,替母亲分分忧。


然后,到了晚上的时候,他让我看他的朋友圈(以下内容已获Damon授权):


这两天被某品牌幼儿园给孩子“喂药”“打针”的文章吸引到。阅读了几篇,内容大体无差。但是不同的是,我读完以后,并没有大部分网友那样义愤填膺,倒好像是替各个行业反思了一番。


幼儿教育这个行业的角度来说,整体行情其实并不如听起来这么好听。在中国,专业级别的幼儿园教师(可能有读者已经开始要反驳了因为他们并不认为幼儿园老师需要太多专业知识,只是陪孩子玩儿而已)资源是极其短缺的。


从何得知呢?不用罗列数据,直接想,我们父母辈的人小时候大多都不会上幼儿园,而是直接去小学。到我们小时候上幼儿园,孩子们只是学学简单的认字,拼音,玩玩闹闹。再到现在,幼儿教育这个专业只存在中专或大专,在本科学校寥寥无几。


一说身边谁谁去做了幼师,几乎没人认为这是一个多高尚,资质要求多高的职业。说白了,去做幼师的人,这个行业都难以设立一个很高的标准去要求应聘者。


基于这样一个现状,就更不用提我要我孩子的幼儿园老师必须同时拥有心理疏导、感统支配教学、专注力培训的能力。


我能期望的就是这个老师是个心理健康且三观和主流社会无太大偏差的人,如果他是个有耐心还懂的基本教育原则的人,我就非常满足了。


而虐童这种事的发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园长的失职,这种事发生一次就被曝光出来的概率是很低的。那么频繁的发生,园长如果发现不了,那是纯粹的失职或者是眼瞎。


再从家长的角度说。在大部分中国人的印象中,孩子和小学、初高中教育,是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学习阶段,容不得半点不专业的老师、团队、或是领导人在其中作怪。


同样的人群同样的时代,提到幼儿教育,绝大多数家长们对幼儿园的选择和信任程度会大打折扣,在他们心中,“幼儿园”这个机构,无非是“学前班”,只是让孩子在小学之前提前适应集体生活的阶段而已。


在此无需赘述早教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你为人父母而且也是这种观念的持有者,读到这里你应该有对号入座的能力。说到这也不难解释为啥幼儿教育资源短缺,你不重视它,你相不相信它还能短缺的越来越严重。


最后说到媒体。我必须要说把这种事情曝光出来是非常好的,这能让违法者逃离不出正义的制裁,也能高度引起大众的重视。


可是我觉得媒体人们你们做的还不够,明确一些你只做到了一半,成功做到了引起大众的重视。


但是另一半,关于大众读了新闻后的情绪引领,你们做的就像是 一样,烂到家,事实上是白白浪费了你刚刚引起的关注度。


我相信媒体人们是心知肚明人类是个会不自觉就更倾向于关注坏消息的物种(就像我绞尽脑汁写出来的公号可以豪不费吹灰之力的被“某某高速两个货车相撞”一类的新闻的阅读量碾压掉)。


可能你不太清楚家长们在读到这类新闻后会对幼儿园施加多大压力,从而幼儿园的工作在一段时间内有多不好做。


你也不太知道有多少在教育方面出现“问题”的家庭在幼师和园所的帮助下情况有了缓和甚至观念发生改变。我真的压根没见过有人报道这些好事情。


连续曝光幼儿园虐童事件,从而激怒父母,父母施压幼儿园,幼儿园继续难做,间接影响人们对幼儿教育行业的水平,同时,继续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幼儿教师产生去改变现状。这是个死循环。


如果换个方向,把你强大的足以激怒全中国父母的力量用到呼吁国家提高幼儿教育行业的门槛,培养更多幼儿教育人才,或是改变家长对幼儿教育的观念上,这个死循环是不是就是打开了???这是不是比引起民愤来的更有效?


我相信媒体人是清楚的,但我说的第二种情况依旧很难发生,因为那样 没 钱 挣。


家母本身在做幼儿教育行业,加盟的就是红黄蓝品牌,我无意为这个品牌洗白,毕竟那是少数,我也不怕质疑,纯粹是说我想说的。


by 赵大宝



今天他来北京做留学体检,午饭我们一起吃的。自然避不过这个话题,倒是他比我看得开,为我宽心。


就到这吧,晕车。




摄于2017.11.24  建外SOHO


这篇文章无意挤进事件

而是很开心他有自己的思考和勇气

作为朋友和学长

很感念彼此,激励、劝勉、互补着


——————————

写于回老家的高铁上,还是晕

1808字大多不是我写的,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