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网

全国首创幼教集团化办园模式,她始终迎难而上,为“明天”奠基|海淀教育访谈录·郑佳珍

海淀教委人才2020-05-19 07:05:48

为全面展现海淀教育40年发展历程

梳理总结海淀教育改革发展的实践经验

凸显海淀教育人大胆探索、

勇于开拓、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

8

人物介绍


郑佳珍

北京明天幼稚集团创始人

曾任北京明天幼稚集团总院长兼党总支书记 

现任北京锦绣明天森林幼儿园园长




出于一种责任感,我自己申请到幼儿园当园长,那时候我28岁。

——郑佳珍



我是土生土长的海淀人,在海淀上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海淀区教育局。从我1975年1月参加工作到1985年,也就是我18岁到28岁的期间,在海淀区教育局学前科工作了十年。


那时正赶上社区房地产兴起,小区配套幼儿园一个一个地建起来,但是没有成熟的园长来接任,导致很多幼儿园都荒废在那了。我由于在教育局工作,对幼儿园的情况比较了解,觉得特别心疼,其实当时入园也挺难的。出于一种责任感,就自己申请去做园长,那时候我28岁。


我当时从北京幼师要了几个学生,就开始在双榆树南区组建一个幼儿园,这个幼儿园当时就属于没有人接管的,草都齐腰深。我们8月份开始接受,9月1日就收托,很快这个幼儿园就有了起色,有了6个班的规模,收了将近200个孩子。


我35岁到日本,研修整整一年的时间,这段经历对我后半生以及后来明天幼稚集团的成立都有很大的影响。

——郑佳珍


1991年,团中央选派我到日本研修幼儿教育,去了整整一年,在日本茨城县水户市LILI幼稚园,这一年我学到了特别多的东西。


我是35岁到的日本,36岁回来,这一年的经历,对于我后半生以及后来明天幼稚集团的成立都有很大的影响。


回来以后,我觉得日本这些先进的经验特别值得我们学习,我想,日本由几个单位组合的文化学园的模式,能在我们这儿实现就好了。


当时我们的幼儿园都是单体园,规模都不大,有的四个班,有的六个班,最大的十几个班,我认为如果能够把力量进行整合,就能发挥所有幼教工作者自己的力量来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例如,每一个幼儿园的人财物事都是不通的,如果我从双榆树南区幼儿园,要调到一条马路之隔的双榆树东区幼儿园,必须要提交申请,要经过联合支部,再由教委批准返回来,调动相当困难;另外,因为班级规模比较小,四个班的幼儿园就十几个老师,老师们也缺少调研的氛围和条件。



1995年3月25日,明天幼稚集团成立大会,那天给我的印象真的太深刻了,当时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都来参会了。

——郑佳珍



有一天,当时的教工委书记包天臻给我打电话,说下午有个会议让我参加,讨论成立幼稚集团的事情。会上,当时的主管区长李凤玲觉得这是一个好事,应该支持这个想法,也有学者提出了一些疑问,但是区长说应该给它机会,让它能发展,甚至可以传统模式与改革模式并存,看看谁能发展的更好。


几天后教委给十个幼儿园的园长开会。宣布同意成立幼稚集团,由郑佳珍负责筹办筹建,所有的人财物事统一管理,虽说我之前就有酝酿,但还是比较突然,没有做详细的规划,因此也遭遇到了一些阻力。我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大家都不理解,都觉得我有什么个人目的,谣言也满天飞,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因为我们每个幼儿园发展不均衡,像塔院幼儿园教职工的工资当时已经在1000块左右,有的幼儿园才300多块,落差特别大。


集团化办园确实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没有经验可循,摸着石头过河,大家都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办园的压力是相当大。  


因为我有在日本这一年的经历,看到国外幼教的先进性,如果再这样你办你的、我办我的,形不成合力,那中国的学前教育永远都不能发展。我不是为自己,所以我心里非常踏实坦然。


1995年3月25日的成立大会,那天真的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当时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都来了。主持是当时的教委主任廖国华,那天是他第一天报到,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北京明天幼稚集团成立,区长李凤玲揭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我对明天集团的全体教职员工承诺,说将来有一天一定会让明天幼稚集团的员工、让幼教工作者成为让社会羡慕的一个职业,我觉得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做到了。



在明天幼稚集团成立一年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件特别大的事……  

——郑佳珍


1996年,在明天幼稚集团成立一年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件特别大的事。当时要和某个幼儿园合作,引进一个教育课程,这件事情引起特别大的轰动。开家长会的时候,到了门口,发现长枪短炮架了好多,很多人在那儿围观,会场都进不去。


进去以后就有人指着我的鼻子说这是一种收购行为,说我要收购这个幼儿园,国家要把幼儿园卖给个人。然后关于这件事北京电视台播了一期今日话题,今日话题当时是在新闻联播之前,6点45的黄金档播出,一经播出对我打击太大了,当时我觉得我可能都活不了了。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去支撑了,很多事情都是颠倒黑白的,都是反面报道,我真的觉得没脸见人了。


后来好多人给我打电话,鼓励我要坚持,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想,是在给我扩大宣传,不要想不开。我要告诉自己,心里无私天下宽,无欲则刚。几天以后,我觉得应该听明白事理的这些人对我的肯定,我还是挺过来了。时间长了以后,确实达到了一定的效果,因为以前很多人不知道明天幼稚集团,通过电视节目变得家喻户晓了,所以我觉得也是坏事变好事。


过程真的很艰难,但是后来成效也非常显著,我觉得集团化办园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我们完全不用国家的投入,就靠自己的办园收入,把19个园办起来了。从教职工到园所的环境条件,我们有多少钱办多少事,集团的各个园所都发展得很好。



明天幼稚集团应该是海淀教育的骄傲,作为集团化办学的开创者,我们也觉得非常自豪。

——郑佳珍



在明天幼稚集团的时候,我是做立美教育;现在我想我也应该实现自己的一个教育梦想,原来在日本的时候,是在日本的森林幼儿园里,所以就特别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办那样的幼儿园。像我现在办的锦绣明天森林幼儿园,没有一个家长来了以后不喜欢,我们也特别希望以后幼儿园能够容纳更多的孩子,来共同分担入园紧张的担子。


改革开放40年,我都经历了。海淀区那时候特别有名的一句话是“教育是海淀的命根子”,明天幼稚集团也是海淀教育非常宝贵的资源,作为集团化办学的开创者,我们觉得非常自豪。我特别希望海淀在今后的发展当中,永远把教育当成一块宝,真正发挥海淀的教育资源优势。


40多年扎根海淀学前教育一线,为郑佳珍积累了宝贵而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好学进取的人生态度,更为她赢得了幼儿园集团化的不断成功。在集团化办园的一路走来,有困惑和不解、有泪水和辛苦,但最终都转化为了她前进的动力,使得明天幼稚集团能够成为幼儿园集团化办学的开创者,使得这里的老师们能够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自豪,时至今日,郑佳珍仍然在为海淀区的学前教育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转自:海淀教育微信公众号

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