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小A的骄傲上海

志同志2018-02-12 18:51:26

"晚安、同志“睡前故事:



    要说小A的故事,还要从五年前他闯荡上海的经历说起.

    那年,小A从皖北来到上海谋生活。他无一技之长,不会外语,没有上过大学,连最简单的西餐厅服务员干了几天,就因为笨手笨脚,被几个衣着光鲜的上海本地人呵斥,讥笑了几次。被讥笑时,小A争辨了几句,结果被顾客投诉到了餐厅经理。隔天,餐厅经理一本正经满脸严肃的找到他,说他被开除了。

    餐厅经理还告诉小A:这里大上海,有钱就是上帝,而上帝,经理说:“是要无条件对他们百依百顺的。“

    小 A又一次失业了。上海这鬼地方,连上厕所都要钱,住的地方更是贵得吓人,没过一周,小A身上带来的钱眼看就要花光了。

    那天,他找工作无果归来,信步闲逛到一处公园,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愁云惨雾写在他的脸上。他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一个有点中年男人不断拿眼瞅他,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后来,那个男人走过来,和他搭讪。知道他没有工作,中年男人热情的要向他介绍工作,还要带他去吃饭。小A起初还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人贩子,后来一想,自己大老爷们,这个男人也是大老爷们,他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于是,放心前往。

    一顿热情洋溢 的饭吃下来,他对中年男人的好感顿时加了几分。两个人都喝得有些舌头打结,中年男人邀请小A去自己住的酒店一起住,小A也没有多想,就去了。

    从进了房间后,中年男人就对小A动手动脚的。要和他同浴,还要和他睡一张床上。睡下后,手更不老实,在小A身上,上下齐摸。小A既感到刺激,又本能的抗拒,后来,中年男人掏出一叠钱,塞到他手中说:“这些是给你的。“

    又有钱,中年男人的毛手毛脚还让自己有一种莫名的舒服,最重要的是,那个衣着光鲜,操一口正宗上海话的男人,暗示小A,自己做女人式的角色。


    小A心里纳闷“天底下还有这么爽的事情,有这样上流社会的男人,愿意花钱请自己干他们?要知道,以前他和小伙伴们去街边的小发廊找过小姐,那些小姐一个个恨不得让他掏光了家底才让他干她们。

    干的过程中,衣着光鲜的上流社会的上海男人,不但全方面侍候小A,还一口一口一个叫小A爸爸,这让小A来上海后,被城市人欺压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相反,反倒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泄恨之感。

    职业性工作者小A就这样走上了人生另一条路,从此以后,他喜欢在干事的过程 中,别人叫他这样几种称呼:

    一是爸爸,

    二是他不断地问被干之人,自己的老二大不大?一定要不断听到别人的回答.

    三是要叫他”老板”。不但要叫,还要大声。越大声,他听得越有激情和兴奋。被他干的老板们当老板当腻了,他却在虚幻的老板中扮演得乐不思蜀。

    小A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中有那么多人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有些人衣着光鲜绅士斯文的外表之下,却仿佛越有一颗受虐的心。

    有时候,我们会不由得感叹:性,是多么奇妙啊。在性里,谁说不存在阶级呢?而在性爱世界里的阶级,又完全以另一种秩序重组,就象法斯宾德在电影《狐及其友》中感叹的那样,这样的阶级秩序只以欲望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