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废话,也希望你愿意听 | 心事诊所

storybook2018-02-12 17:15:19

上周,storybook正式开启了【心事诊所】栏目,我也陆陆续续地收到了book粉们的邮件。不知道你是不是正期待着一个回应,或者只要说出来就好了,只要知道有人看过就好了。但不管怎么样,所有的邮件,我都有认真看过。也许还没来得及回复,但我会像珍惜自己的心事一样,珍惜你们的心事。 以下,我们挑了三封邮件,分别由我和许狮子、梨戈戈进行回复。

我知道有些心事,只能讲给陌生人听。如果你也有话想说,请发送邮件至(底部还有彩蛋哦):[email protected]


编辑部  麻将






第一封信 | 没有什么刺激,但我却很难过



Storybook你好:


我是一名学生,高三,活到现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没有特长,没有亮点,没有奖杯奖牌,甚至“三好学生”的奖状都没找到一张。说真的,我一直觉得自己能无所谓去面对所有的事情。


但在高二下学期,一切都变了。今年的一月份,想要休息的浮躁的心和做什么都不顺利的疲乏的让我感到焦躁。没有什么大事情刺激我,但我却很难过。这种情况一直折磨着我,深陷沼泽一般,我想挣扎却又畏惧挣扎,窒息的氛围越来越浓,我快要喘不过气来。


那次的考试果真不尽人意,我在内心嘲讽自己:“看吧,你就是这样的人呢,做不好吧,永远都做不好。”我这样的心态,挚友说我是抑郁症。可我不信,我只是很难过而已。


那应该是我过的最阴暗的一个寒假,因为父母离异,只有我和妈妈一起过年,说是过年,只不过是窝在家里。很闷,窒息再一次占据了我的生活。开学以后,我又变回那个说笑打闹、潇洒不羁的样子,可是真的很累,偷偷红过眼眶,前路的迷雾让我害怕,我觉得自己是胆小鬼。


十分迷茫地走到现在,竟变成了一名艺考生,始料未及,也痛苦不堪。艺考就在不久之后,心里没底,真的每天都很难过。的确大家都累,都有不易的人生,但是每个人的累都无法被体会。人啊,真是奇怪,明知道这样,我却依然想被人理解,哪怕只是骗我,哪怕你说“没关系,我陪你”的时候会在心里说“这个矫情逼有完没完”,我都不在乎了。


很想要一个拥抱,一句鼓励,一种希望。很想要的东西很多,太贪婪了。平平无奇的人也不应该拥有绚丽的人生吧?但我不要绚丽,一个开心的人生就够了。


难熬的夜晚来临,思考着这个问题,我发出了这封邮件。谢谢你倾听我这些无聊又垃圾的话,祝好。




攀:


你的名字有点好听,让我想起一种拉扯的东西比如油条,它们下油锅时容易纠缠,火候和时间必须把控好,否则不是太软就是太脆,娴熟的早餐店师傅才能拉出好吃的油条。凡事都有难度,请练习。这是我首先想对你说的。


现在我喝着红枣姜水给你写信,姜水下肚时热辣辣的感觉不假。实质上我很不擅长给人鼓励,正如我不抗寒一样,人或多或少都有他的软肋。比方说你不尽如意的成绩,和气候一样,都只是特定人的某种“软肋”,可学习和冬天本身并没有错。我能想到的法子无非是随时带上保温杯,热水在身仿佛古人佩戴自己的剑,而你呢?学业假如是你的软肋,艺考想必就是一把生锈的剑,有些钝,你必须在剩下的时间好好磨它。


所以首先不要熬夜,精神压迫教人疲倦,身体健康,才好继续应对年轻而活跃的情绪。其次父母虽是血亲,但他们更属于自己,他们曾经因为忠于自己的快乐而结婚,如今也因同样的原因分离,请相信他们对婚姻无悔且可以负起责任。


接下来你也许会感到更绝望。我想说的是,你希望的开心的人生,在我所信任的哲学体系中是不存在的。开心本身就是不开心,不开心就是开心。试想,倘若你将来吃喝不愁快乐得要死,兴许就会想念高二下学期产生的这一系列波动——痛苦、焦虑、难过——有波动的时候,人仿佛活着。


情绪流转并且无常,所以你常常这一秒快乐,下一块就不快乐。这很正常。我想起木心先生的一个观点,他说,什么事都不要大惊小怪,不要推向极端。也就是波动归波动,但不能钻牛角尖。确切地说,保持专注会把你从波动中拉扯回来。你完全可以将悲观砸进艺术的墙壁,凿一个洞,去存放自身的痛苦,此类行为能使我们不再平庸。


好了,当讲完这些无聊又冗长的话,我们又正式为这个世界增加了两个不可回收品。这种捣蛋的感觉,假如你喜欢,不妨永远干下去。


许狮子






第二封信 | 我讨厌这样失恋矫情的自己



Storybook你好:


和ex在一起三年多,从我18岁那年开始。他很爱我,很爱很爱,就是可以为我付出所有甚至生命的那种,相比之下,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反而没那么爱他,只是觉得:嗯,还不错,可以试着交往看看。


朋友问他做过得最感动的事是什么,两件:


1、大夏天的中午我说我想吃草莓,他在上班,他说乖 等我中午休息那会儿去给你买,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后来大概1点的样子有人敲门,对,是他买了草莓并且送到我家来了。


2、我和他异地过一年多的样子,开始的半年是他经常开4、5个小时的车过来找我,后来我觉得他太辛苦了,就决定找一个折中的地方,每两周见一面。


再后来他很努力地调来到我的城市上班,他来之后我们就同居了,有一次吵架吵得很厉害,他摔门而出,我以为他是找朋友喝酒去了,结果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他回来了,手上提着两罐啤酒,一包烟,还有两盒烧烤,对,我和他吵架的时候还没吃晚饭。他就是那个吵架了还会为我撑伞的人。


可是我呀,我太不懂事了,刚毕业那会儿我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奇,而且毕业有很多聚会,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有趣的朋友,我变得很浮躁。那两个月里,我隐约感觉到我们的感情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他每天早上去上班之前都会来床前亲亲我的额头,说一句我去上班咯,然后再走,可慢慢的他不这样做了。可我忙着工作,忙着聚会,根本没想太多。


直到有一次我玩到凌晨三点多,下着暴雨,回家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我打不开,我坐在门口一直给他打电话,不接,身上只有几十块钱,也没带身份证,当时我是有点心寒的,然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去住了酒店,而他早上起来后给我打了个电话淡淡的说:哦,我昨天晚上手机在充电,没听到,你住的哪里,嗯那好,那我去上班了。


我就住在家附近的酒店,我一晚上没回家可他却没想着来看看我还好吗。直到那会儿我也没想过分手,只是觉得我们之间出问题了。


过了没多久,六月底的一天,还记得那天一切都很好,晚上还做了,完了之后我们躺在床上,两个人都望着天花板,他说我们分开吧。我没说话,说了很多我忘了,我就回了句:嗯,我把工作辞了回家待几天,陪陪爸爸妈妈,顺便我们俩都冷静地想想。


后来的三个多月,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他,不想就不会难过,他来找过我和好,我拒绝了。那段时间里,他应该过得很糟糕,每次一想到这我会打住自己,然后去做让自己开心的事。    


十月底,我还有他家的钥匙,我去拿衣服,发现了一条项链,一件衣服,我知道他有新女友了。那晚朋友陪我喝酒,喝醉了,哭了很久很久,朋友说那是她认识我十几年来第一次看我哭那么伤心。大概是因为我明白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他了吧。        


分手这半年来,有人追我,也有比他好的,可是一想到以后我身边躺着的是另一副面孔,我就不能接受,这样一想我就会排斥,大概我也是患了一种“爱无能”的病了吧。    


朋友说我们俩作,对,我就是作,我们都作。非要等到失去他后,才明白他的重要性。而我现在,要准备考试找工作,我知道自己不能在感情上花太多时间,我以为自己真的有他所说的那么冷漠残酷,可是我办不到,我现在很伤心,常常吃着吃着饭,看着看着电视就哭了,不想给朋友讲让她们担心,很讨厌这样矫情的自己,很无助。


Ki仔



Ki仔你好:


我想分享书里的一段话给你,


“心里最深处被刺伤的机会,大概一生只会有一次,那种滋味,就像在刺骨的寒冬趟过浮泛冰棱的河流,冻得眼泪都流不出,血液骨髓在皮囊里凝固住,天高地广,无处藏身。——那艰难的一段终于会涉过,岸会找到,人也终于会慢慢暖回来,但病根从此落下,阴天下雨,隐隐地在骨子里头再次疼起来,忽然就像又回到那地狱一样的冰河里,悲切而绝望。(纳兰妙殊)”


世界上所有被弄丢的爱情都是这样的吧,甚至不知道是怎么相互失去的。也许是日常里的鸡毛蒜皮,不够及时的关心,不冷静时脱口而出的刻薄话语。但不管怎样,反正最后就是回不去了。哪怕是重头开始,也说不定会重蹈覆辙。


失去一个人,半夜睡不着觉,写各种各样矫情的状态,讨厌身边所有看上去很幸福的人,什么事都不想做。闭上眼睛睡觉,睁开眼睛醒来,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就是那个人的名字。吃火锅会哭,看电影会哭,突然想到的话,连走走路都能哭出来,就差去看心理医生了。


但哪怕是这样,也不要讨厌自己,痛是愈合的方式之一。要说个人经验的话,我以前难过的时候,就会去做运动,跑步,爬山,攀岩,让身体累到没有力气思考。我会去做任何能让我开心的事,吃大餐,看有弹幕的搞笑电视剧,和朋友打电话。你也不妨试试看。


当然,这些办法都是暂时的,我知道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内心深处的痛感还是会卷土重来。所以,试着找一个可以立竿见影,但需要时间坚持的目标吧。无论是练一个马甲线还是考过某一场考试,培养新的兴趣爱好,学习工作上的新技能,在别的事上专注并全力以赴看看,忙碌会有帮助。至于爱情,总会有答案的。以上可能并没有什么卵用,但祝好。


麻将






第三封信 | 不敢认真说想他



Storybook你好:


我,懦弱纠结怕事儿,拿不起放不下,人群中的路人甲。


庆幸的是,每一个阶段我好像都能融入一个小团体,每个小团体里面都会有个和我很契合的人。以前的我真的挺开心的。现在的我不那么快乐了,是越长大越孤单吗,还是离开了那个待了18年的故乡和陪我走了好久的朋友。我怕距离,距离把我一丢丢的安全感都磨碎。


大一,谈了个恋爱,初恋,和一个很懂我的朋友。还不是男女朋友的我们会约着去想玩的地方,开玩笑,一起玩msn,偷看他和一个陌生男的视频。


大一,新环境,新同学,还是他这个旧朋友给了我最多的安慰。后来我们在一起了,异地恋,他很好,一直很好。是我贪心了,觉得每天抱着电话谈恋爱像网恋一样不踏实,就算他每天打卡似的“晚安想你”。


半年,我们就结束了,我说我们继续当好朋友吧,他没答应。他删了之前约定去尼泊尔的微博,自己去苍山上待了小半个月吧。


我们还有一个小团体的关系,虽然两个人变得尴尬,但是在其他人面前还是很默契地把那种尴尬隐藏一些起来。过了一年多了,现在偶尔聊天,他还会开一点玩笑。最近我老是做梦,梦见他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我跑去救他,看见他蹲在屋子角落,我又走过去,抱着他的头安慰他。


舍友给我解梦说其实你救的是你自己。不敢告诉他其实我很想他,也不敢认真地问他好不好。


LSY



LSY:


你没有说,我也不知道你与他发生了什么,我只能大概想象到,你们的相处过程曾经非常微妙,后续如清晨的露水与树叶一般,在明日来临之前就已经分别,树叶还不知露水被人采摘,但是请想想,露水如果没有被采走,也会在白天时自动滑落,又或许自个悄悄蒸发走掉了。


这么讲是应了那句老话,留不住的,永远都是留不住的。


不过在我看来,他的忽远忽近未必是你纠结的原因。我大概寻出了你信件里的一点端倪,是字里行间透着的难得的青春悸动。我有朋友年轻的时候也遇见过相似的情况,她大概是19岁时开始变了,倒不是长相变了或是又长高了,而是随年龄变化,心境抵达了一个弹跳板,接收的信息和前进的步伐通通变了。


于是她再也无法与小男友一起看东西,因为看不到一块去了。她后来说,在单身状态之下,还会时常想念那个沉浸于爱的自己,被男友宠着、肆意松懈的自己。大概偶尔的想念就是因为,现在没有19岁时那般松懈了。


去捕捉已经流失的事物,确实可以带来安全感,这也是“怀念”给予人的舒适。我会这么猜测:当我们怀念旧爱,未必是怀念那人,也可能仅仅是,我想念以往的自己罢了。


这么想,兴许是放轻松的一个捷径。毕竟你有青春,找不到恋人,那没有关系,找到可以陪伴你骑车锻炼身体的朋友,找到可以陪伴你吃肉涮火锅的朋友,把当下当成是唯一,以后照样可以好好怀念


祝你早日解开废弃的梦。晚安。


梨戈戈




心事诊所 X 睡不着电台

联合推出【圣诞特辑】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

你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事?


你的故事可能会被白无常/吉祥君念出

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如果你有相同的经历,相似的感触,更好的办法

可以在底部直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