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谎言的谎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3-12 09:49:12


我们认真地发过多少誓,就说过多少谎。


说这句话的时候,大勇很认真地在吃撸串儿,仿佛连竹签都要嚼碎咽下去。


这么文艺的话从大勇的嘴里说出来,让我不禁灌了一大口啤酒。往常喝到这样的局面,都是我开始大放厥词,他们嗤之以鼻。


大勇很勇,从高中开始就敢追新来的实习女老师,攻势居然还有模有样。先是从学校花圃里采剪的花束,然后是自己摘抄的情书,最后女老师说了一句,你不要这样,你就算从楼上跳下去,我也不可能喜欢你。


他真的从二楼跳下去了,从此与篮球无缘。


我记得四五个人把他从楼下灌木丛里抬出来的时候,他笑得跟个微服私访的帝王似的,腿断了居然还笑得出来,瞬间我就有跪拜的冲动。


女老师匆匆结束实习,消失在我们学校。这件事被校方狠狠压死,而大勇的爸爸大大勇,提着菜刀来学校,垂着头回家。据大勇说,他老子一回家二话没说,接下皮带死命地抽了一顿还躺在床上养腿的大勇。


三个月以后,大勇王者回归,倒是没瘸,但是整个人都跟吹了气的气球,再也没有在篮球架下来回飞驰的风采,体重也从120斤直飞170斤,倒是让他显得矮了不少。


大勇在爱情上从来都是横冲直撞,玩的都是山大王下山抢亲这一套,等到了大学里,开始组建自己的地下乐队。


那时候南京的地下乐队刚刚起步,唱的大多数都是Beyond,黑豹之类的歌曲。他一个连“hello”都不会说的英语盲,居然自己在家憋了整整一个月,在8月音乐会的时候,唱了一首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


全场沸腾,尖叫声几乎将并不大的场子掀翻。然而这并没有结束,大勇吩咐人抬上来两个大油桶,油桶的面上不知道覆盖了什么液体。


大勇光着膀子上台,用火柴点燃了油桶,霎时间,高高的火焰从油桶上腾得亮起!


根本没有人再去管他敲得什么节奏,火苗不停的从油桶亮起,再被鼓声压下,火星四溅,而周围几个人拿着灭火器随时扑灭弹出来的火星。当所有人觉得自己就要疯掉的时候,大勇将手高高抬起。


他的双手早已被铁棍震的鲜血直冒,整个手掌根本就是血掌,每一个人都冲上台去,在灭火器的泡沫中将他高高抬起。我又看见了那个笑容,犹如帝王一样,看着臣服的人群。


事后我问他疼不疼,他哈哈一笑:“疼!”顿了一下, 又大喊一声:“爽!”


小雪就是他在那场表演中俘虏的最奇特的粉丝,在我们看来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燃烧的牛粪上。


小雪是那种在任何大学都存在的女生,文静,近视但是平常不带眼镜,一笑起来眼睛咪得好像新月一样,瘦瘦弱弱的样子,总是让人疼爱,一头长发披在身后,打扮也是简单的白T恤加一条牛仔裤。


她做了一件可能是自己活这么大最叛逆的事情,所有人都簇拥着大勇的时候,她却不知道在哪里搞到了绷带,要给大勇包扎手。


如果不是小雪的父母恰好出游去了,如果小雪没有寄住在同学家,如果那个同学没有非要拖着小雪去看演出,如果小雪没有鼓起勇气去找绷带,如果每一件事情都像没有发生一样。


小雪爱上了这个和她生活格格不入的男人,问她为什么,她也只是笑笑而已,安安静静地坐在大勇的旁边,听着他和我们聊一些乐队的趣闻。


大勇从小到大,最不擅长的就是爱人,最擅长的就是做傻逼的事情。很快他就把小雪学校的教导主任打了,就因为他去接小雪的时候,教导主任问他是哪个学校的,来干什么。


大勇洋洋得意的说:“他要知道老子是谁,那我就让他知道个够。”可是没高兴多久,小雪的事情,就传到了她父母耳朵里,他这么嚣张,根本不可能低调的和小雪谈情说爱。


接下来,就是大勇满世界找小雪,小雪根本没有勇气反抗父母。


最后大勇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小雪家里的地址,直接冲过去,他也不是真傻,打扮的人模狗样的,提着两条好烟一瓶好酒就去登门拜访。


结果小雪的爸爸第一句话就是:“上次打教导主任的是不是你?”


大勇语塞,小雪却躲进房间里一直没有出来。


大勇走的时候,冲房间里喊了一句:“小雪,你等我,我一定回来接你。”


再回来,大勇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玩命地学习,还把乐队解散了。他本来就比小雪大两届,半年下来,他面临毕业了。


我再回南京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了,再见大勇,大勇开始开出租车,又瘦了下去,反而又有了当初高中的那股子帝王劲儿。身边也坐了个女生,但是不是小雪。


那一晚我们都觉得别扭,连酒都喝得闷了。可是没人敢问大勇,最后到底跟小雪怎么了。倒是大勇谈笑风声,就好像从来没有小雪这个人似的。


那些傻逼的时光,好像是我们看过的一场青春电影,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主角,却永远是别人的配角。


2015年年后,我和大勇重聚,大勇已经不开出租车了,开了家酒吧,倒也自娱自乐。


大勇身边坐着个女的,胖胖的我认不出来是谁,也就没搭理,喝一半,大勇拍了我一巴掌,“你怎么不跟小雪说话啊,傻逼竹子。”


卧槽。


我怎么也不能把这个带着黑色眼镜,胖胖的女人和自己印象里的那个小雪重合到一起,我连忙起身,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小雪笑笑,给我倒了一杯酒,坐下去的时候我仿佛又觉得有些熟悉。


大勇一直没有结婚,而小雪一毕业就嫁给了相亲对象,婚后一直平平淡淡,直到那个男的出轨,这时候小雪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如果小雪那天没有洗她老公的那条有开房单子的裤子,如果他们没有在楼梯边上争论,如果小雪没有从楼梯边上滚了下来,如果她老公可以早点把她送去医院,如果。


那天大勇开着出租车,并没有接到小雪这个突然闯上来的客人。


一切的没有的如果,一切却又那么的有老天安排。


小雪没有了孩子,以后也再也不会有了,但是她有了大勇。


当初认真说着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结果一直没有回来的大勇。


还是回来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
这样的事情 你懂的
木  里  是  故  

M o l y S h i g u
不清新,不清晰,不轻信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