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商也瞅准商机,纷纷下乡

商业周刊中文版2018-05-15 08:59:47

撰文:Adi Narayan、Sharang Limaye

编辑:李祺莉

翻译:汪泽

印度初创公司尝试让农村地区店主通过平板电脑向村民销售商品

“他们只会从自己认识并信任的人那里买东西”


自2013年以来,至少86亿美元资金洪流注入了印度的电子商务公司。然而印度曾经有网络购物经历者占总人口的比例仅为4%。这个国家的几家主要互联网集市——Fipkart、“快购”网站(Snapdeal)以及亚马逊印度(Amazon India)——都在向说英语的城市中产阶级兜售商品,却几乎完全忽略了农村地区的5.1亿劳动年龄人口。


电子商务初创公司IPay的创始人克里希纳·拉卡姆萨尼(Krishna Lakamsani)说,印度农村居民即使有手机,也不会相信应用程序或是网站;他们只会从自己认识并且信任的人那里买东西。出于这样的原因,IPay及其竞争对手StoreKing目前在招募当地店主,让他们在自己店里销售网络商品,以此赚取佣金。




IPay称,通过让店主说服人们在网上购物,其每个月在印度南部各邦通过6000名店主的平板电脑售出价值约160亿美元的商品;StoreKing通过1万名店主售出420万美元的商品。初步的成果显示出美好的前景,虽然它们的规模相比Flipkart和Snapdeal而言还很小,Flipkart和Snapdeal均表示6月份销售额达3亿美元。亚马逊不公布销售情况。


家住印度南部城市海得拉巴市外的阿努莎·曼加拉拉普(Anusha Mangalarapu)今年2月去了她家附近的杂货店,本来只是想买点糖。但在店主加内什·潘贾拉(Ganesh Panjala)的鼓动下,她拿着一个IPay的平板电脑摆弄了一会儿,最后在上面定购了盘子。“我从小就在这里买东西,于是当加内什给我看这个新设备的时候,我决定试试看,”就读大学四年级的曼加拉拉普说。在那之后她还通过店里的平板电脑买了衣服、一部手机、一台DVD播放器,还有一个摩托车罩子。




店主获得的佣金在4%至10%不等,而平板电脑的成本——IPay的平板电脑为134美元,StoreKing的是226美元——很快就收回了。潘贾拉说,在他拿到这台IPay平板电脑的八个月里,他每天通过平板电脑完成的交易额大约30美元,占销售额的七分之一。


让店主去向顾客宣传平板电脑,这意味着IPay和StoreKing无需费心培训大多数顾客通过它们的应用程序定购商品。因为发货商品直接配送到商店,也就减少了在偏远路段丢失的风险。顾客支付现金,因此电商公司无需投资电子支付系统。StoreKing首席执行官斯里达尔·贡代亚(Sridhar Gundaiah)说:“我们从第一天起就实现了运营利润,没有一家大型电子商务公司能说这个话。”亚马逊和“快购”表示,他们正在尝试利用电话亭帮助顾客在线购物。


印度风险投资公司Unicorn India Ventures的创始人阿尼尔·乔希(Anil Joshi)说,IPay和StoreKing的大多数顾客要过10年才能自主上网,并且掌握足够的知识自行在较大的电子商务公司购物。“人们没有智能手机,或是不知道如何使用应用程序,这些服务固然会繁荣兴旺,”乔希说。“然而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善,这类初创公司将会失利。”




创立都只有两年的IPay和StoreKing说,到那时他们将会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Skype早期的投资者Mangrove Capital Partners已经向StoreKing投入约500万美元风险资金。StoreKing与一个为联合利华(Unilever)和雀巢(Nestlé)等公司服务的送货员网络合作,购买他们的多余卡车空间。StoreKing首席执行官贡代亚说,他的配送模式对较大的公司可能也有用。


IPay计划让店主参与一系列范围很广的服务,包括出售火车票以及代收水电费等等。拉卡姆萨尼说,IPay已经有40%的收入来自人们为增加预付费手机通话时长而支付的费用。他说,一旦人们来购买通话时长,搭配销售的机会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