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献计除良师  成君家访荐能人

A企业管理咨询2018-05-15 18:54:22

第八十回    向东献计除良师  成君家访荐能人

李志华被学生反映到关士发那里,他想趁此机会把她除名。没有想到尹成君从中作梗,公开站出来袒护她。这是关士发万万没有想到的。又过了一段时间,正当关士发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之时,王向东鬼鬼祟祟地来到了校长室,又说出他的鬼蜮伎俩。

“除名一个不成,咱就多除几个。咱要学习三国周瑜破曹借助东风。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劳而获功之效。向党委写个录用民办教师的报告,向社会公开招聘人才。报告内容不要写得太明白,咱在执行的时候让在校的民办教师也参加,择优录用。怎样录用可就您说了算了。查卷只让查自己的,不让查别人的,就可大功告成。党委一旦批准,看他尹成君有何办法。到那个时候,他就是哪吒变出三头六臂也不好使了。事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尹成君。咱要秘密进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他个措手不及。”王向东跃跃欲试地说。

关士发一听他的话,即刻喜在心头,但表面上并没有明显变化。王向东察言观色,见他玩深沉,胸有城府、引而不发,又继续说:“尹成君这个人不好交,不是刚来时候的他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人了,从李志华这件事就看出来了。你对他十个头的,把他媳妇安排在学校食堂做饭,解决他的家庭困难;他经常赞美的李颖当上了教导主任,围着他转的人被提拔重用。这两件事,他都无动于衷,根本不领情,仍然与你作对。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想另立山头,与你分庭抗礼,想当寨主。他在为当上这个校长准备一切。这个宝座不能让给他。趁他羽毛未丰,先下手为强。高招就是清君侧。他那一伙人,大多是民办教师。民办教师的命运还不是在您的手里攥着。”

关士发抬起头看了看王向东,真是个有识之士,远见卓识之人。高见、高见!这个总务主任,让他来当真是太正确不过了。关士发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说:“你的话,给我提了个醒,真得好好想一想啦。”

王向东听到自己的谋划得到赞赏,美滋滋地走出校长室。关士发兴冲冲地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白纸,平稳地铺好,在上面描画起自己的蓝图来。他有多年的学校管理经验,二十四岁就当上了分校校长,屈指算来当一把手的时间都要而立之年了。他处理过很多棘手的事情,编撰故事、打个报告胸有成竹、立马可待。不一会的功夫,草稿拟成。什么当前师资力量不能保证学校教学质量的继续提高,个别教师通过教学实践不能胜任工作,师资数量严重不足,有些科目没人教,这样下去会影响党的教育方针的全面贯彻,云云。他打好草稿,反复审阅、修改,认为天衣无缝,才开始誊写。

关士发把写好的报告揣在兜里,兴致勃勃地与王向东去了镇政府。他俩来到书记办公室见到了钱俊臣,把报告呈了上去。钱俊臣看了看,想了一会儿,问道:“你们领导班子成员都知道这件事,会议上通过了?”“商量了,都同意。这是正事,符合上级文件要求,选贤任能,哪有不同意的。”“想法很好,可以实行。不过有一样得说好,录用的民办教师的工资全由学校自行解决。”“这个我们有预算,廉价使用,周瑜打黄盖。”

关士发的报告得到了钱俊臣的许可,他的脸上乐开了花,迈开大步离开了镇政府书记室。他乐得在大街上走路比来的时候快多了,王向东在他后面跟着都得小跑。他回到了学校之后就想,由谁出题,什么时间考试,由谁监考、批卷、统分。他怕漏题,也不声张,乘来县城开会的机会跑到一中,找认识的老师给出考试题。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各六份。他开会回来时,把如获至宝的考试卷子封好,小心翼翼地塞进手提包里。他回到学校之后,把卷子放到了书柜里藏好、锁好。

临近冬天的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尹成君被王向东叫到了学校。关士发在校长室向他布置,今天上午社会青年和在校的民办教师考试,根据考试成绩择优聘用。他感到事情来得突然,就说:“考社会青年我没有意见。可是这些在校民办教师都来三四年了,经过锻炼和训练,大多数都胜任教学工作,有的都成了县级教学能手。咱们初三中考,这几年一年一个台阶,他们功不可没。对这个问题应慎重对待,我不同意这样的考试!”

关士发一听,尹成君又站出来公开反对,真就应验了王向东的话,分庭抗礼、另起炉灶。他很生气,面部相当严肃,语气也有些生硬,说:“是钱书记决定的!今天,我出门,有了特殊事,由你和王向东主持考试工作。这是钥匙,考试卷子就在书柜里。一会儿开个教室做考场,贴上考号,八点开始。”

尹成君一听是钱书记决定的,就不再说什么,他闷闷不乐地接过钥匙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推开门,就听关士发说:“你应该想一想啦,你总是向着老师有啥用?”他回头看了关士发一眼,心中疑惑不解。当校长的都不知道、都不理解向着老师有啥用,这不是可笑吗?我们学校全体教师兢兢业业、竭尽全力,才干出点名堂。学校的成绩哪一个不是老师们干出来的?我们当领导的不向着老师去向着谁哪?真是一件怪事!关士发这句话,尹成君刻骨铭心,就是多年以后,一直到退休,他也没有琢磨出来关士发当时为什么说出那么一句话,目的是什么哪?这句话在他的耳边终生回响、盘旋,在心中震荡。

尹成君走出校长室,王向东随着跟了过来,两个人来到了一年一班教室布置考场。他一边贴着考号一边考虑着这次考试的目的。想着想着,他对王向东说:“我去一趟厕所,你自己先贴着。去去就来。”

尹成君来到了外面,骑上自行车快速地赶到了党委办公室。正好,钱俊臣在。他开门见山地说:“钱书记,我今天来就是向您陈诉录用民办教师的考试问题。我认为聘用新的民办教师可以运用考试的办法,可是已经在校的民办教师,尤其是教了几年的,用这种方法就不妥当了。评价他们以考试的分数,作为唯一的标准是不足取的。学校这几年中考一年一个新台阶,这里有民办教师的功劳。他们任劳任怨、勤勤恳恳,给学校创造了辉煌。他们的教学能力、管理学生的能力,事业心、责任心,在考卷上是看不出来的,是用分数衡量不出来的。以一张考卷定成败,判他们的去留是不公平的。这样做了,会冷了弟兄们的心哪。心都凉了,事业还能上去吗?我要求党委慎重考虑,免去本次聘用民办教师的考试。”

钱书记听了尹成君的要求,心想,他俩是怎么搞的,说法怎么不一样哪?这一次就这样吧,听尹成君的吧。想到这,他说:“这次考试取消吧,答应你的要求。你回去跟关校长说一声。”

尹成君很高兴地走出书记办公室。钱俊臣从办公室出来,陪着他在走廊里往出走,一直走到门外的台阶上。他走下台阶,回首望了望,对还在台阶上的钱俊臣说:“打扰您了,钱书记,您忙吧!”钱俊臣满脸笑容,向他摆着手。

有了党委书记的口令,尹成君没有主持考试,告诉王向东,通知考生,考试取消了。

到了晚上,尹成君在灯光下,坐在炕里读大专课程“写作与评论专业”的书。他一边读一边做读书笔记,他要把重要内容、心得体会记在笔记本上,日后好反复读,孰能成诵。他边读边记,专心致志。

这个时候,关士发领着王向东、肖平来了。尹成君和他们微笑着打招呼。他还没有来到地下,关士发就坐在了靠东墙的靠椅上,开口就问:“为什么不主持考试,这耽误了谁负责?”他看关士发面色如土、口气沉重、兴师问罪的架势,就知道真是生气了,而且气得不得了。他笑着说:“您说是镇上钱书记决定的,我就去找到他,请示他把这个指令取消,不要考试。钱书记同意了我的建议,免去了这次考试。我说大哥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并不是像您所说的仅仅是向着老师呀,更重要的是向着学校、向着党的教育事业、向着您哪。你想,常时忠这样的老师离开了学校,那初三的物理、化学谁来教。这可是至关中考的大事呀,可不能掉以轻心哪。中考成绩上不去,那可是学校丢了名声。学校丢了名声,第一个影响到的是谁呀,是大哥您哪,可不是我尹成君呀!在这个问题上可不能听信别人的,可要自己拨弄方向盘,看清方向、拿准主意呀!”关士发听了听,这不是把他当成了小学生,给他上课吗。不想再听下去,摆了摆手,站起来告辞。尹成君一直送到当街上。

星期一,关士发点燃了火炉,炉火旺盛,屋子渐渐地暖和了。他坐在了椅子上冥思苦想起来。他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尹成君说得对,有道理。没有好的教师教课,学校肯定办不好,中考成绩肯定上不去,受影响的首当其冲是校长,绝对不是他尹成君。”想着想着,他笑了。从这个角度说,他尹成君是给我办了一件好事。

正在此时,王向东悄然而至,坐在了关士发的对面,诡谲的面孔露出几滴笑意,他说:“这位尹副校长有点欺人太甚,根本没有把您,您这个校长放在眼里。他居然敢不执行您的指示,私自更改作战方案,是什么行为,是越权、越位,做了一件他不应该做的一件事。罪该万死、罄竹难书。事后,他一定会摇唇鼓舌去讨好那些民办教师,他的势力增大了,您的地盘缩小了。您最不想看到的,但终于发生了。您可要提高警惕,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中了人家的计谋,信他的胡言乱语。不早想办法,悔之晚矣!当务之急是保住乌纱帽要紧。后退无有出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那尹成君可不是一般人物,大名鼎鼎、名声显赫。人称语言大师,隆兴镇一大能人。让他得势,把您拿下来,您甘心吗?他可是您一手提拔的,您要是不提拔他,他现在还是无名鼠辈、默默无闻;您要是不提拔他,都没有人提拔他。你看他那傲气,傲气就是野心勃勃。哪个领导愿意放在自己身边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就是您吧。他现在做的事情都是忘恩负义,是小人之为!”

关士发听了,认为王向东这一番话说得透彻。忽然间,黑暗中出现了灯塔,光明耀眼,眼前一亮,恍然大悟。他想了想,皱着眉头,额头上的褶皱非常明显。他说:“虽然如此,想不出别的办法呀,他的背后有钱书记支持。”

王向东神秘的样子,说:“您说对了。这次改弦易张还是改弦易辙,凭尹成君的权力能做到吗?他做不到,他能所为吗,所为不了!他有东风,他有后盾。这个东风、这个后盾,就是钱书记。咱以后,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把钱书记,还有陈忠。那个陈忠那次学生持刀行凶未果那件事,耿耿于怀的不是您,是尹成君。听有人说,陈忠说,尹成君目中无人,态度太骄横,比您都傲慢,让他学习小学课程。要想搬倒尹成君,把陈忠得用上。只要钱书记不支持尹成君,就万事大吉了。他没了靠山,他还能兴风作浪吗?他要是没了靠山,啥都不是!”

关士发眉开眼笑,用手点了点脑门。对呀,只要能抓住钱书记,钱书记不听尹成君的献计献策。抓住陈忠副书记,通过他在党委会议上讨论学校的报告,得以通过。

王向东看他笑得是那样得意,内心高兴极了,继续说:“水到渠成,礼到事成,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古往今来都是如此。这是一。二吗,就是大造舆论,四处散布流言蜚语,就说尹成君骄傲自大、目中无人,想当国务院副总理,根本不把党委政府的领导放在眼里;说他想把这几年的中考成绩归功于他自己,树立个人威信,结党营私,搞小圈圈;说他小视学校班子集体领导,个人英雄主义,个人意见第一,谁与他的意见相悖就否,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三吗,就是拉拢教师,扩大数量,凡是尹成君批评过的,评价不高的教师,咱都小恩小惠,让他们作咱们的传声筒,人多势众,采取古人‘曾参杀人’的办法,错话千遍就是真理,谎话百遍就是事实,让他防不胜防。众人吐出的吐沫都能淹死他,让他抖擞!”

关士发认为王向东的计谋是可行的着法,按照他所说的去做,稳操胜券。

两个人正在研究,计谋渐渐地水落石出,喜笑颜开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把他俩吓了一跳。关士发接过电话,只听电话里说:“关校长,你好,我是教育局中教科,明天去你校开个班主任座谈会,给县教育工作会议准备材料,请通知班主任做好准备。细节明天去了再讲。”

关士发对王向东说:“你去把尹成君找来。”王向东乐颠颠地跑到了尹成君的办公室,说:“关校长找你有事,现在就去。”尹成君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了校长室。关士发笑着脸对他说:“这是我记的电话记录,你看看,现在就去落实。”尹成君拿着电话记录来到了教导处,告诉李颖召集班主任开会。一会儿的功夫,班主任都到齐了。尹成君把县教育局的通知精神做了传达,最后强调说:“这是百年不遇的好事,在我们这些班主任当中树立一个全县典型,还在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作经验介绍,大家可都要重视,做好材料准备,明天按时参加,谁也不要请假。”

第二天,天气骤然降温,冬天刚到,寒风就来了,人们还没有心理准备,就吹进了各家各户的大门,把寒冷源源不断地送到了人们的心窝里。尹成君走出家门不远就感到耳朵冻得厉害,疼啊。他急忙踅了回来,把羊剪绒的棉帽子找出来戴上,他来到了学校,准备迎接教育局中教科领导的到来。预备铃响了,第一节课马上开始。这个时候李颖慌慌张张地跑到他的办公室,张口结舌、面红耳赤,说:“程山请假,你昨天说不给假,可他捎来的是假条,怎么处理?一会儿召开班主任会议缺一个班级的班主任,这如何是好?”

尹成君一点着急的样子都没有,坦然自若地说:“这样办,你和我去他家一趟,看看是什么情况,问题就解决了。”他平时都是有计划的去老师家,所以哪位教师在哪住他都清清楚楚。两个人骑上自行车风风火火地来到了程山家。一看程山正和媳妇抹房子的墙。院子里有一大堆泥,泥的上面结了一层冻块。

程山见他俩来了,笑了笑,说:“天气突然变了,泥快冻成一体了。这泥都好几天了,也没有时间抹,再不抹,这泥就白和了。所以捎个假条,抢点时间。”尹成君说:“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降温,谁也料不到,谁也没有办法。可是,今天,你知道,咱们开会已经说了,县教育局中教科领导是有目的而来,要召开全体班主任座谈会,缺一不可。你不参加,那咋办哪?”“那赶上天气变化,您就给解释一下吧!”“话没法跟人家说。这样吧,你用柴草把这堆泥盖上,就不会冻了,明天再抹吧!”程山以泥要冻成一体为理由,请一天假,班主任座谈会也不差他一个,他也不想当什么典型。尹成君有些生气,说:“程山哪,今天,就算我求你了,谁用不着谁呀!我用你不行,你用我行。什么事情都不能可一头炕热吧,犁碗子翻土不能都倒向一面吧!去年有个事吧,不是翻小肠,对不,你媳妇在场。你说你媳妇有病要到县城住院治疗,没钱,求我给张罗点儿。我当时二话没说,只问你什么时间用,你说明天。我说保证办到。我家哪有钱,我是跑到在银行工作的同学翦发那里借来的贷款。虽然二百元钱不多,那可是关键时刻。利息钱我都没有管你要,是我垫上的。要是没有今天这个事,我就不说了。今天用到你了,你还执拗上了。你这个人忘恩负义,你这个人不可交啊!”

程山媳妇是个聪明人,一听尹成君数落上了,陪着笑脸,说:“对不起了,尹副校长,麻烦您来找了一趟。程山回来没有说,要是说了学校那边有事,我都不会让他耽误的。咱在学校上班,得把学校的事放在第一位。这泥活好说,明天再干。程山哪,快走吧,快换上衣服。尹副校长您别生气,到屋子里坐一会儿。”“不了,学校有事,教育局领导要到了,还等着迎接哪。”

程山听了媳妇的话,进到屋子里换了一套西服,随后骑着自行车赶到学校。

尹成君、李颖刚到学校就看见王向东正在找他俩。王向东看到他俩在一起,是一块来到了学校,阴郁的眼神突然就闪出灿烂的光彩,点头哈腰地说:“尹副校长、李主任,正好碰见你们俩,校长正找你们俩。”王向东说完话一溜烟跑进了校长室。尹成君、李颖放好了自行车,一前一后向校长室走去。

王向东跑到校长室,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小声对关士发说:“尹副校长和那李主任刚回来,我撞个正着。两个人肩并肩走,说话可亲密了,脸上露着甜蜜的笑容。听不清说什么,一定是非常开心的话题。哥俩追一个多可笑,都看好了一个窝儿。要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他俩会苟苟且且的。”说完,斜视了一眼端然坐在椅子上的中教科科长王志强。

王志强眼不斜视,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不动声色。这个时候,校长室的门开了。尹成君在前,李颖在后。王志强从座位上站起来,尹成君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高兴地说:“来得好快呀,坐什么车?”“公共汽车。”等大家都坐好。王志强说:“我先给大家做个介绍,我身边的这位是小李,李宇,刚调到中教科,负责学籍工作,有事多联系。咱们进入正题。近几年,咱们隆兴中学各个方面搞得不错,局长非常赞赏。这次派我俩来,想在你们学校的班主任中选一个典型,在全县推广经验。这次来就是具体落实人选。”

王志强环顾一下四周之后又说:“看看关校长有啥说的没有。”关士发脸上是一团笑,说:“王科长、小李同志前来我校,首先表示热烈欢迎。小李同志那,咱是第一次见面,一回生两回熟吗,欢迎小李同志多提宝贵意见,帮助我们这支二百度灯下的小蜡烛光芒四射,闪出耀眼的光辉。你们两位回去转告局长,感谢局长看中了我们这所不起眼的学校。我们要推荐好人选,并且通过这次推荐工作,借助王科长的东风,掀起班主任工作的新高潮。评出你争我赶,评出争先恐后。尹副校长你是第一线的,具体干工作的,你看看谁最合适。”

尹成君向来很少讲客套,但今天却一反常态。他说:“王科长一行两人来我校,鼓舞人心、振奋人心,带来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和关怀。从我校推选出一名班主任在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介绍经验,我们感到万分荣幸,感到光荣和自豪。昨天,我召开班主任会议,一公布这个消息,会场当时就沸腾起来,群情激昂啊。王科长送来了东风,这个东风不亚于三国周郎的东风。周瑜借助东风得胜利,我们借助王科长的东风出成绩。学校的成绩是教师们干出来的,但也离不开上级领导的指导和关照,更离不开学校的直接领导者,校长的指导有方和辛勤汗水的浇灌。我们和班主任一定配合王科长、小李同志的工作,达到关校长所期望的那样,评出你争我赶,评出争先恐后,掀起我校班主任工作的新高潮!”

他说到这,停了停,看了看王志强、关士发,又看了看李颖,继续说:“我的意见是推荐程山为县教育工作会议经验介绍的人选。程山函授中文专科毕业,教学业务上求精,班级管理上求稳,工作态度上求实。此人能说善写,很有培养价值。”

说到这时,李颖的脸色有些变化。她有些纳闷,刚刚去找了程山回来,这么关键的时刻都想打退堂鼓,推荐他做人选,亏得你想得出来,说得出口!

尹成君注意到了她的脸色变化,猜出她内心在想什么。他看了她几眼,微笑着说:“看一个人,不能看他一时一事,要看他的整体工作,看他对学校的贡献。评价一个人,不能以个人的恩怨为标准,应该以那个人的实际表现,实际能力为标准,有的时候还要往远看一点儿。我们都读过《马说》。‘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们当着王科长的面其实就是在做伯乐,向王科长推荐千里马。当然了,王科长还要驾驭,试一试,是不是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千里马。亲自品尝,再做定夺。”

王科长听到这里笑了,说:“你尹副校长真是教语文的,一听就听出来了,三句话不离本行。”全屋子的人都笑了,都给他的笑、他的话捧场。

尹成君看了看各位,谦虚地说:“在座的都是文人,班门弄斧了,见笑了,我就说这么多。”

关士发环顾一下,问:“谁有不同意见?”

李颖直了直腰板,看了尹成君几眼,说:“我同意尹副校长的意见,推荐程山。”王向东、肖平也表示同意。当时,曾常举、尹成钢都没有在校,所以没有参加领导班子会议。就这样,领导班子的推荐工作结束了,同意程山作为人选向上推荐。

王志强说:“那就进行第二个环节,个别谈话。任班主任的人员不找,找几个有代表性的,按老中青各两个。请关校长安排一下。”“后两个环节由尹副校长安排吧,我有事得出去。午饭时,我要是不回来,就由尹副校长陪着,是我的全权代表。”他说完,站起来,离开座位,招呼一声王向东,两个人就走出了校长室。

尹成君给了李颖一个眼神,两个人来到了外面。他问她:“这六个人都让谁来?”“老的,屈胜金、洪学,中年的,甄晓惠、马志,年青的汪友、海龙,咋样?”她仰着脸,笑眯眯地说。他想了想,说:“好吧,你这就去安排一下,按照老中青的顺序来吧。”

李颖迈着轻盈的步伐,去通知那六位教师个别谈话。尹成君回来告诉王科长谈话对象的具体名单和谈话顺序。说了几句话,洪学老师敲门来到了校长室。尹成君退了出来。

尹成君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过了一会儿,李颖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一副甜蜜的笑脸,在阳光下是那么灿烂,那么可爱。她低声细语地说:“我按照你的提议都分别告诉了那六位,让他们统一口径,都提程山为人选。”他看着眼前这位忠心耿耿的同事、下级,内心泛起层层涟漪。他想了一下,说:“统一口径不能引起王科长的怀疑吗?”“他怀疑啥呀,只能证明你眼光敏锐,火眼金睛,慧眼识珍珠,是一个真正的伯乐。”他点了点头,心想,事已至此,就这样按她的意见进行吧。说多了,埋怨了她,她心里会难受的。其实,有些不同看法是一件好事,哪能都求统一哪!不同意见不说出来,长此下去,对事业、对个人的发展是不利的。她可能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第二个环节进展比较顺利,第三个环节费了时间,十个班主任可要一个一个地讲自己的工作经验和体会,到了午饭的时候,还没有讲完,那就得下午进行了。

午饭前,尹成钢回来了。尹成钢、尹成君陪王志强、李宇去秋凤饭店。天气骤然变冷,可饭店里却春意盎然,暖风扑面而来。邱凤看见尹成钢等四个人前来,急忙迎了上去。眼光柔和,放射着客人前来兴奋的光芒。她穿的是春装,冬天刚到,她提前踏进了春天的大门,享受着春装的苗条、轻盈和快乐。她从顾客的眼神里,知道自己的打扮引人注目,像春天五彩斑斓的蝴蝶,在蓝天下飞翔。她很漂亮,是衣着可体的漂亮,是充满春天气息的漂亮。她和尹成钢打着招呼,把他们四人让进了雅间。一会的功夫,四个菜摆了上来,拿来一瓶洮儿河酒。

四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谈着。王志强面色比较严肃,说:“我有一件事想问成君,不置可否?”“你可真外道,论年龄你比我大,称你为大哥,小弟静听指教,何必这等客套。”“那好,今天早晨你干什么去了?”“我提的那个人选程山,突然间请假。一天假,我们规定由教导主任批准。李主任一告诉我,我很着急呀。程山是个出类拔萃的班主任,这是个机会,是冒尖的机会,不能让他错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我就同李主任一起去找他,让他前来接受你们的选拔。”“什么原因请假?”“天气突然变冷,他和的一堆泥上面冻了一层,他怕冻到底,冻到底泥就不能用了,那泥就白和了。所以请假抹房墙。”

尹成君说着说着,觉得奇怪,问:“王科长,问此事为何呀,莫非有人要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不成?”王志强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举起酒杯,大声说:“我提一杯酒,感谢两位副校长的热情款待。为了增加感情,为了这次合作愉快,干杯!”四个人都一饮而尽。王志强这个时候放低声音说:“看来,有人打你们的主意啦。有些事,对有的人得注意了。稳稳当当的,啥事都加点小心,用脑想一想。”

这个时候,邱凤走进了雅间,碰了一下尹成钢,就走了出去。尹成钢从雅间出来跟在邱凤后面来到了卧室。邱凤回手把门关上,声音压得很低,说:“前两天,那个王向东,还有贾士杰、林中林、陈志远,共八九个人来吃饭,都是你们学校的老师,余下的我叫不上名字。那王向东不怀好意,他说了不少坏话。他说你弟弟目中无领导,胆大妄为,敢改变镇上钱书记的指示;还说他骄傲自大、口出狂言,说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想当国务院副总理;还说他听不得别人的意见,天马行空、刚愎自用。还说------”邱凤欲言又止,他听了半截,就问:“还说什么了?”“还说你与李颖不明不白,关系密切。看李颖漂亮,哥俩追一个。”

尹成钢听了这些,又联想到刚才王志强的半吞半吐的话,一片片乌云渐渐地向他的头上游了过来,一点一点地遮掩上了阳光,凉风透过脊骨,闯进心脏,心凉了半截。他只长出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他去开门想从卧室里走出去。邱凤把着门不让他走,接着说:“上几天我听到了不少这一类的言语,沸沸扬扬的,眼看着就要家喻户晓了。你可要格外加小心呀,非得在一棵树上啊,良禽择木而栖呀!”他一使劲,门开了,他把门关上,回到了雅间。

尹成钢就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回到雅间说古话今、谈笑自若。李宇要起一杯酒,他说:“不是我夸赞两位尹副校长,真是谈吐不凡。不是有你俩在,隆兴镇中学不会有今天,这就是我今天最突出的感觉。王科长说你俩都是教文科的,可我的感觉是教理科的,是数学头脑。”尹成君笑了,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居然笑得前仰后合。他笑了一会儿,抹了一下眼睛,擦去笑出来的眼泪,说:“我有个同学当上了小学校长,在县里开会碰上了。听说我教中学语文,他很惊讶,根本不相信。说你尹成君还能教语文,这可是天下奇闻。因为我说话在中学的时候结巴,也就是常说的口吃病。他知道我数学好,读书的时候数学题没有能难住我的,数学考试总是第一。不,有一回第二。只差一分,屈居第二。我当时的班主任老师,发现了我的口吃病,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鼓励我。他说,有个人口吃病严重,通过读书、背书,书读多了,背多了,说话自然就流利了。后来这个人说话流畅且标准,成了电台的播音员。我明白老师的意思,我就按照老师的方法勤学苦练。我勤奋读书,一本又一本;刻苦背书,一课又一课。语文课本我全能背下来,政治、历史熟能成诵;还有毛主席的著作,老三篇、老五篇、新五篇,一个字都不差。现在说话,能听得出有口吃病吗?我得感谢我的班主任老师。我不是在吹牛,是为了改变我的口吃,才这样做的。”王志强笑着说:“不是天方夜谭吧,你的故事编得不错呀!”四个人都笑了,开怀大笑。

下午的班主任经验交流会继续进行。第三节课下课了,李宇到尹成君的办公室,说:“尹副校长,你好,王科长有请,他在校长室等您哪。”他来到了校长室,王志强很高兴地说:“你的眼光不差,那个叫程山的小伙子是个人才,那个发言稿写得挺好。人选就这么定了,他发言的稿子我们拿回去,给他适当的修改一下,向会议精神靠拢。我已经通知他了。我这就走,关校长回来告诉他一声,局长让我们必须在他下班前赶回听汇报。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告诉局长,可能得晚一会儿。告辞了,谢谢你的合作!”王志强、李宇走了。尹成君一直送到校门外。

看不见王科长、李宇的影子了,尹成君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李颖、程山走进来。他把王科长的话说给他俩听。程山满脸的笑意,也含着歉意,说:“尹副校长,谢谢您了。您和李主任不去找我,这个机会就没有了,千恩万谢!”李颖说:“尹副校长这个人就是喜欢有才的人。小伙子,在尹副校长的领导下好好干吧,不会亏待你的。”程山恭恭敬敬,点头称是。尹成君鼓励的语气,勉励他继续努力,不可骄傲,再上一层楼。

欲知程山有何发展,对党的教育事业有何贡献,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