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7-12-03 18:38:00

老爹,一晃又半年多没见了。
时光流转的速度比火箭还快。当我还沉浸在小时候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快意生活中不可自拔时,您花白的头发和渐渐佝偻的后背,一瞬间就觉得时光是有多么的惨无人道。
我一直觉得,家庭里有两个孩子,那就会有一段日子过得非常拮据。比揭不开锅稍微好一点的是只能揭开锅,其余的都不能奢求。
你和我都是双鱼座,老妈是水瓶座,老姐是双子座。按理说你和老姐应该是火星撞地球,火光四溅才对。可有时候你对她的疼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甚至会怀疑我是不是捡来的。
后来我才明白,有一种爱叫做让其自生自灭。男孩子就得无时无刻都受点小挫折,小磨难。好让成长之后面对大灾大难都能客观冷静的面对,而不是任凭失态恶化,而无能无力的挫败感。养成一种独立自主的品性,是尤为重要的。因此,很多人不理解我的情况下,只有你懂我。
小学的我,陪着你们的不甘平庸辗转过三所学校。每到一所学校,就得花百倍的时间适应。逐渐逐渐养成了沉默寡言的个性。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而我就像是一个可以肆意提起的行李陪着你们四处安家。刚花了时间习惯了周遭同学的喜怒哀乐,刚鼓起勇气能跟他们玩成一块,耍成一片,又得被迫的离开。以至于分别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竟然也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小学三年级,你们在镇上开了一家衣服小店,专门卖成熟女性的时尚款式。早起贪黑,老妈负责利用水瓶座特立独行的个性和能言善辩的口才来进行一场场讨价还价的博弈,而你白天在近郊上班,每天穿着同一身装扮,已经破旧的连正反都很难辨认。有时候工作赶得及,常常五点天不亮就起床,垫吧几口昨晚上所剩下的饭菜,就出门了。关门声每次都是很轻很轻。节约一直是你常年灌输于我的生活态度。有时候衣服没货了,你就得花上几十块钱坐上火车去远方进货。再苦再累,你们也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类似于快撑不下去,不如放弃吧之类的负面情绪。
而我呢,重新适应,整装待发,怀抱着少见的兴奋感去一所见所未见的学校上课。有时候总在回忆,去年的同学们如今怎么样了,课间休息还是玩着百玩不厌的游戏么。那个坐在角落的同学上英语课还是在睡觉嘛。还有一直吵嚷着要翻新的操场到底有没有翻新。这一切的一切,我就无从得知了。
就这样在希望和失望之中过了相对于相安无事的一年。
因为衣服成本太高,卖出去的价格又太低,那家店不通情理的亏损了。老妈的脸上又平添了几丝隐约可见的皱纹。那年她才四十岁。而老爸也没有过多怨恨和自责,一如往常的乐观积极向上的早出晚归。
这个小镇是呆不下去了,经朋友介绍,你们又去往另一个镇上在一家化工厂上班。稳定是稳定,可工资却是捉襟见肘。没办法,经历过了一次失败,总得先让浮躁的心安顿下来吧。
可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肯跟着你们走了。我哭的撕心累肺,鼻涕眼泪混在一起。誓在为自己的选择权做一回正确的审判。起先你们好言相劝,讲道理,摆事实论证。我通常都一知半解,也没有全心全意得去听。之后因为爱,你们坳不过我,就忍痛割爱,同意我在家乡上的那所小学上学。
妈妈委托外婆,让她帮忙照看照看我。虽然外婆那年也年事已高,不过日常的饮食起居还是安排的妥妥贴贴的。就连平日里最难伺候的外公也由衷的笑了,已经没有牙齿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自然朴实的。
你们偶尔会会来看我,每次都带着大包小包的食物。里面有我最爱吃的红烧肉和长鼻王,还有孝敬外公外婆的脑白金和各类补品。
那一年,我无遗是快乐的,还破天荒的得到了一张奖状,现在还贴在那墙壁之上。
那一年,你们无遗是庸碌繁忙的。你因为长年累月在化工厂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一呼一吸就自带了许多有毒气体。以至于造成了知道现在还无法完全根治的鼻炎。每次喊你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你就使劲摆摆手。忙着手头上的事说,我都习惯了,不花着冤枉钱。闻不到菜香,可我依旧吃得很香。挺好的。
双鱼座都是倔强的主儿,你这样说,我们也不能硬拉着你去,只好作罢。
可能因为外婆的年事已高,腿脚不便。隔年,你们就二话不说,不给我考虑的机会,又把我带到你们身边。
又是一所崭新的学校,坐落在半山腰。你们的工作是稳定了。而关于我的适应期才刚刚开始。
越来越不发表主张,越来越内向沉默。下课就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看同学们三五成群嘻嘻哈哈。活蹦乱跳的都是童年的气息。
我懂你们是为我好,也是为外婆好。可第一年我过得一点儿也不快乐。
受人欺负的次数多了,同学们都以为我好欺负。一个刻意的撞肩,一次戏谑的恶作剧,贴在背上难言的丑陋文字。我都选择大度的忍了下来。
不是有一部电影台词这样说么,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本来早上妈妈给的早饭钱不知道丢哪去了,饿着肚子来一个讨厌的地方,火冒三丈就是这种感觉了。
一个同学还像往常一样故意的撞了一下我。内心万马奔腾的洪荒之力瞬间齐聚一堂。用出了全力掀倒了桌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不服气的他和我立马就扭打在了一起。还好去年在外婆家帮忙着做了许多农活,力气比较大。而他就一直被我压在身下,直到上课铃响。
自此之后,那些没事找事的同学少了。
而这件事,我一直没跟你们说。不让您们担心是一个多么温暖合适的理由呀。
小学生涯就这样在辗转动荡的奔跑中过去了。
老爹,你知道么。我一直很佩服你呢。你能修理电风扇,能下地除草,能弯腰插秧,能砌墙添瓦,只是不会用电脑。
所以,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些你会不会看到。
老爹,咱两约定好。
等明年的父亲节,我再来写之后与你的故事,而你一定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