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流 第五章 红罂粟的诱惑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3-12 09:12:28

题图:梵高,罂粟花田野,来自网络。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814篇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作者楚歌毕业于北京大学,留学美国,获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计算机硕士,喜欢码字,是原创文学教育微信平台“忆乡坊文学城”创始人之一。


走吧
路呵路
飘满了红罂粟

— 北岛,《走吧》

快放暑假了。

因为经费的问题,周鸿飞实验室的这个项目资金砍半,做了这一学期,几个本科生就都不要了。放暑假前一天的晚上,林晚跑到实验室去拿她的一些书籍。实验室灯火通明,只有周鸿飞一个人。 林晚看着鸿飞,想到马上就不能这样经常见到鸿飞,好不难过。鸿飞看见她那样子,忍不住问她:“你怎么了?”


这一问,硬生生地把林晚的眼泪问了出来。


周鸿飞一看有点慌:“你没事吧?” 一边从抽屉里找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林晚接过纸巾,却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抽噎着说: “我…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每次看到你,心里就好高兴。想到再见你不容易了,心里好难过。”


话音一落,林晚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平素是个内敛的人,此时却是一口气都说了出来。说完了,林晚顿时心里就轻松了好多,压抑在心头两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她突然就释然了。


周鸿飞是知道她喜欢他的,但是这么明明白白地表白,他还是很震惊。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轻轻地抱了一下林晚,林晚却如汪洋中的人抓住了一块木板,抱着鸿飞一个劲地又哭了起来。鸿飞不好推开她,他抱着林晚,酷夏的湿热和林晚女孩子的清新混在一起,迎面而来,他有些艰于呼吸了。


好一阵的功夫,他终于清醒过来,推开她,走到桌子旁边,倒了杯水递给她。


那晚回到宿舍,周鸿飞第一次失眠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他非常害怕地意识到,他渴望她的气息,渴望她的身体。妻子庄晓岩去美国这半年来,他从来没有像今晚这么难受,这么难以自持。


 林晚却是坐了第二天的火车回家了。窗外的树木和房屋迅速地后退,她也在脑海里一次次回放昨晚的那一幕。她细细地回味着他的眼神,他的拥抱,他身上淡淡的香烟味。她觉得,那一刻,至少是拥抱的那一刻,他也是喜欢着她的。林晚喜欢在流动的火车上沉思,喜欢坐在火车上记日记,那天,她一直在写。


那是周鸿飞记忆里最漫长的夏天。那个夏天特别的热,空气里有一种粘稠。周鸿飞有几次到勺园附近的一个小澡堂冲凉,凉水冲下来的时候,一泻千里,仿佛把什么都冲走了。


他住的24楼离学生五食堂最近,但是他有好几次特意跑到学生三食堂,因为那个食堂要从29楼过,而且离29楼近。他暗想林晚会不会提前返校了,会不会在食堂碰到她。就像寒假那样,他总能碰到她。其实那个寒假,他每次进学二也会不由自主地期待她小巧的身影。但是这个暑假周鸿飞一次也没碰上林晚,她仿佛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他回想起林晚在他实验室的那段时光,他们常见面,他高兴看到她,高兴和她说话。她说话总会在最后加一句“是这样吗?”像是问别人,更像是问自己。那晚和她单独走路回宿舍后,他会不时地想起她,想起她说话的样子。她笑起来好看,有一对小小的酒窝。他有些恐慌,他决定躲着她。


但是命运的安排太精巧,他像是绕不开她了。她像一个放蛊的人,把爱恋一点点埋下来,然后在那一晚引出来,就如万千个小虫子撕咬着他,诱惑着他。周鸿飞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林晚的思念居然会比对庄晓岩的思念来得更强烈,他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暑假终于结束了。开学了。


周鸿飞那天傍晚在宿舍看书。他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他起身打开门。门开了,他看见林晚站在门口低着头。他把她拉了进来。


她眼睛里含着泪,思念太苦,这个夏天对她而言是同样的煎熬。他抱住了她,他等了一个夏天,他等得太难受了。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是个男人,是个快30岁的男人。他已经有半年没有碰女人了,眼前的这个人喜欢了他整整两年。她的皮肤白皙,她的脖子纤长。他吻了她,她的唇柔软温润。他想停留在亲吻,但是他象是一只离弦的箭,一发不可收拾。他心里叹气,双手在她的身体上继续探索。而林晚竟像是下了必死的决心,她柔软得像一池春水。她爱这个男人,在她年轻的心念里,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给他。


周鸿飞没有想到这是她的第一次。“对不起。”他内疚地说。


“为什么这么说,是我自愿的。” 林晚笑了,她的手指在他的身上滑过,她觉得这一切象梦一般不真实。他的吻那么炙热,仿佛要把一切都烧成灰。她呼吸着他的味道,她要自己记住这味道。她只没想到还会那么痛,痛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那种痛,像是刻在了她身体里,打了个印记,她要自己记住这痛。后来的日子,她在想,大概就是因为如此的痛,才会那么刻骨铭心。


林晚那个晚上以后心里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个女孩到女人的蜕变。她终于成为了他的女人,那是种让人心颤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终于拥有了一份完整的感情。其实那天晚上她在楼下等了好久,犹豫了很久才鼓足勇气去敲他的门。她喜欢他,他说话的声音,他抽烟的样子,喜欢他的一切。她没有想更多,她只想天天见到他,虽然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是不属于你的东西。


第二天晚上,她又跑到他住的24楼楼下,他的房间是黑的。她心里一沉,他是故意躲着她吗? 她回到不远的文史楼复习英语,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又回到24楼前,他的房间还是黑的。快到11点了,林晚终于失望,她怏怏地走回宿舍,一个晚上都提不起劲。


周鸿飞觉得那一晚自己像是着了魔,那个夜晚之后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晚,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国外的妻子。过了几天,庄晓岩居然打电话回来了,平常没什么事她也不会打电话。他心里一惊,好在她只是急需一份文件,催他快点寄过来。


“你快回来吧。”周鸿飞在电话里说,他真心希望她快点回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滑进了一条黑色的隧道,他自身是没有力量把自己拽回来,他需要外力来阻止他下滑。


他只能躲,他不敢在宿舍待着,他整晚上都待在实验室。


他的房间连着几晚上都是黑的。林晚终于失望,她强迫自己读书。她得申请出国,离开这个伤心地。


怡敏比起来倒没有林晚这么认真了。“我要是出国了,久柯怎么办?”她问林晚。


“要么你们结婚,把他F2签证办出去,要么你们分手,你说怎么办呢?”林晚心里想着自己,如果真的出了国,和周鸿飞就真的分手了,可是他们之间又算什么啊?从来就没有光明正大地开始过,又何言分手?


“唉,他恐怕不会愿意出国。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反正我的GRE,TOFEL都考了,先申请学校吧。”怡敏觉得她和久柯时好时坏,她心里也是没底。


林晚英语准备得晚,秋天才考TOFEL,GRE。怡敏帮她准备英语,两个人一起去新东方咨询,一起准备申请信。那个秋天,怡敏倒是和林晚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多。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


林晚决定去实验室找周鸿飞。她跟自己说,自己不过是想找他写推荐信,因为她在他的实验室做过研究助理,这样的研究经历对申请出国大有帮助。


周鸿飞看见她进来的时候眼睛是发亮的,林晚看见了那一束光,心里一动。她原以为他已经忘了她,她不过是他一次偶然的冲动,但是他的目光是如此柔情,她便明白他也是惦记着她的。


“推荐信过几天来我宿舍拿吧。”实验室里其实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周鸿飞的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听见。


林晚看见了24楼久违的灯光。她和他又一次陷入了温柔乡。那么多的柔情,那么多的渴望。周鸿飞觉得她就是他的罂粟,这几个月,比那个夏天更难熬。他一次次想起那个夜晚,想起她的身体。她是那么温顺,像一块碧玉,散发着少女的清香。他回味着她,身体里的肾上腺在堆积。那积攒了几个月的激情,再一次在空气里回荡。


“我的母亲其实不是我的亲生母亲。”那天晚上,两个人躺在那,林晚突然开口:“我的母亲在我8岁的时候病逝,父亲过了几年就娶了我的继母。我的继母人不坏,但是我一直没有办法和她亲近。”


周鸿飞心里一颤,原来她和他经历如此相似,怪不得他总觉得她看起来似曾相识,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忧郁的气质。


“他们后来就生了我的弟弟。我是个敏感的人,总觉得自己被冷落,其实也许并没有。我总觉得父亲对我不好。有一天,我在学校写黑板报,很晚才回去,他们都没有来学校找我。我一个走黑路回家,怕得要死。” 林晚说着,眼泪不觉流了下来。


“可怜的孩子…”周鸿飞喃喃地说,他在黑夜里抱紧了林晚。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在吸烟,那种忧郁的神情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林晚继续说。

“小晚…”周鸿飞轻声地说。他的手滑过她的脸,轻轻地擦干了她的眼泪:“其实,你长得有一点像我妈妈,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小小地吓了一跳。”


“原来我们都是故人。”林晚笑。

“也许吧,这种事谁说得清楚呢。”周鸿飞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在那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不过是喜欢,不过是一时冲动,但是那天他突然发现,他原来也是爱她的。


那些天,他宿舍的灯总是亮着。


周鸿飞好像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着迷过。他是个内向的人,念本科的时候风气没有这么开放,他也不会追女孩子。念研究生的时候晓岩向他示好,他觉得她性格活泼,和自己互补,慢慢地就走到了一起。这么些年,他和晓岩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深,虽然两个人性格不一样,总有这样那样的小矛盾。他好像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么疯狂过,他觉得他像是从林晚身上看到了自己。 他们越来越像熟悉的老友,越来越默契。一次一次,他在她温柔的陷阱里越陷越深。但是潜意识里,他觉得他还是会留在晓岩身边,放弃往往是比坚持更需要勇气。他不觉得自己有那样的勇气,何况还有周围那么多的压力。更何况,如果没有林晚,他和晓岩也算是和满的一对。晓岩也是个出色聪明的人,而且性格也好。


林晚似乎也是知道的,到了年底,他妻子一回来,他们就要结束。一次一次,她看见了他眼里的迷恋,也看见了他眼底的迷惘。她知道,这一切,都如烟火一般,稍纵即逝。 她告诉自己,只要这一刻,在这一刻,他们是互相爱着的,也许这样就足矣。但是她也知道,她没有办法付出却无一点所求,她不要做《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女主角,她是多么渴望长长久久地和他在一起。


快到年底了,还有几天,晓岩就要回来了。


那天晚上,林晚在他的小房间里哭了。她什么也没说,她什么也不用说。鸿飞起来,站在窗户旁边抽烟,他抽的是玉溪牌的烟。“我尝一口。”林晚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他把烟递给她,她吸了一口,就呛了起来,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周鸿飞看着她,心里有一丝丝怜惜。他第一次心里有了离婚的念头,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晓岩回来的前一天晚上,他又一次失眠了。明天就要去接机,他该如何面对妻子晓岩?



《狂流》今天进入一个小高潮,我们新开了微信读者群,欢迎和作者一起来聊聊这部小说。

超过100以后可以加ushuaxiang,管理员会拉大家入群。



我们的第二本文集《你的梦想,自己会来找你》已经上线,可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六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狂流》第五章,读之前的小说《此岸》和《遇见》,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狂流 第一章 遇见

狂流 第二章 秋天的银杏树

狂流 第三章 命运的节点

狂流 第四章 苹果树之吻

楚歌:科幻小说 - 2046(下)-- 宏大科幻背景下的凄美爱情,前两部分链接在里面

楚歌:摩羯座的爱情

楚歌:周末故事:凤凰花又开

楚歌:匆匆那年,如何走过失恋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读经典老文章,发送 m 或者点下面的菜单。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请回复「投稿」。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