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课教育翟少成:离开新东方这三年多,除了给马云口语纠错,这个男人还做了什么?

鲸Media2018-03-12 19:34:19


2013年从新东方离职的翟少成,与同样是新东方高管、名师的韦晓亮走到了一起,联合创立智课教育,引起了行业的关注。眨眼间,二人已经一起创业三年多了,智课教育三岁了。就在前不久大家就听到了智课教育又获得了新的一轮2亿人民币的融资消息,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智课教育究竟做了什么?

无意之举:讲台一站就是十几年

回忆起当年进入新东方也是机缘巧合,在2000年的时候,翟少成来北京进入的第一家公司叫做“爱莱教育”,主要将办公软件教程的教学过程flash化并上传到服务器上,最后卖给有需要的公司,但是后来由于模式没有走通,还面临一些其他的问题,他的第一份工作不到三个月就结束了。翟少成说:“老板当时发现有问题之后,就携款而逃了,员工非常惨,工资也没有发放,有的员工后来把公司的电脑搬走了,这就是他们最后一个月的工资。”
 
没了工作的翟少成,偶然看到新东方在招聘老师,想想自己本科学的是英文专业,研究生学的国际贸易也符合要求,于是没有任何教学经验的他就给新东方投了简历。简历写得非常有个性,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把自己想要突出的能力全部用了比一般字放大了十倍的效果去做,所以简历显得特别乱,我当时也没抱什么希望,想着他要是不要我就算了。但令我吃惊的是,面试完了之后,面试官说我的简历特别符合他们的考虑范围,因为我的简历写的很混乱且张扬。他们对我说新东方就需要张扬的老师,确实在那个时期的新东方,每个老师都要建立自己的个性范围,新东方提供了土壤,给老师塑造成各种形式的可能。”没有教学经验的他确实也经历了一段瓶颈期,但过了那段时期以后翟少成的课讲得越来越游刃有余,也深受学生们的喜爱,加入新东方之前根本没抱什么希望的他一干就是13年,虽然离开老东家出来创业已经三年了,但是他不断提到对老东家的感激。
 
说到后来选择和韦晓亮一起创业,他觉得两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包括创业的想法也是在新中关的SPRCOFFEE(已关闭)里一起碰出来的:“2008年的时候,我在新东方内部负责新东方批改网,而他(韦晓亮)当时正好也在新东方负责留留学的项目,因为我们都在新东方内部做纯互联网的项目,技术的负责人更容易集中在一起,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职业发展:解决老师“归属感”问题

智课教育成立于2013年,创立之初推出了智课网和极智批改网,形成“翻转课堂”的雏形,建立“学-练-改-管-测”学习闭环,截至目前智课网已有近400万注册用户,其中付费用户约六至七万人,已经形成了包含智课网、极智批改网、智课出国精英学习中心、互联网电视、VR等全场景智能教学生态机制。目前的智课教育主要通过以“线上+线下”的方式进行2C和2B业务。线上业务即智课网,包含以纪录片和电影手法拍摄的视频课程、押题直播、自适应学习系统等。
 
在2B业务方面,智课研发了智课教育云,整合了原先的“极智批改网”,主要为高校和中学提供“内容云”(智课自主研发的课程)、“技术云”(课程和线上批改相关技术)、“服务云”(线上批改服务)、“系统云”(自适应学习系统)。智课的B端业务现覆盖了全国1000多所高校和50多所中学。
 

目前智课教育在全国开设了25家线下混合学习中心,预计明年将扩展到100家。值得注意的是,在这25家学习中心中没有一个兼职老师,所有的老师都是全职加入进来的。在前不久的媒体沟通会上,翟少成反复强调了“归属感”对老师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解决这个问题,他做了很多的工作:“在过去的13年里,我都是处在一线的地方,因此对老师这个岗位非常了解,很多机构对老师的职级上升没有规划,即使有的机构中设置了,可能对于老师的定位会变为管理岗,但这其中很多老师是不愿意的,这并不符合他们的意愿。没有固定的教室,没有固定的办公室,很多时候就是带着一个变凉的盒饭胡乱扒两口,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另外,社会上很多机构觉得雇佣兼职老师是非常划算的,不用给他们上社保,只有来上课才付工资。但是长期看来,这对公司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老师没有归属感是会写在脸上的,对于他们提供的服务是会打折的。”



(学生在线下学习中心的健身房锻炼)


对于智课教育的线下学习中心的personaltutor(私人教学督导,主要解决学生个性化问题的教授,另外的职责是监督学生完成学习过程),翟少成有一套自己设想的职业发展路径,包括:T序列(教研岗位)和M序列(管理岗位),线下的personaltutor会进行分级(分为4级),之后可以成为personaltutor的培训师,可以录制专家课以及和总部的教研团队合作,生产出很多的内容以及对他进行包装。晋级标准不希望太僵化,“我们内部有委员会机制,当地的老师可以向总部提出申请,老师的教授年限是其中的一个维度,我们会基于学生、专家的评价综合考量,来决定他是否可以晋级。”



(美国常青藤联盟理事会与智课学员分享藤校求学经验,互动答疑)


“没法让员工成长的公司,公司本身也是没法成长的。对于智课的老师,基于我们的晋升机制,我们也会定期的培训,而不是让他们自生自灭,我们希望他们都能变成名师,输出内容,这对于整个公司是非常有意义的,目前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对于老师来说,智课教育目前外请专家和内部培训是并行的,但是外请专家的增速已经减缓了,未来对于自己培训的老师帮助其成长已经成为公司的一个重要战略。
 

现在依然没有脱离一线岗位的翟少成,还会定期出一些视频课程,发布在名为“翟叔撩口语”的微信公众号与微博上。比如前段时间,他还录制了一个给马云口语纠错的视频,深受好评。



布局海外:更加地域性和针对性

智课教育目前的课程包括托福、雅思、SAT、GRE、GMAT、ACT等各类出国考试以及考研、四六级等国内考试。11月23日,智课教育位于海外的第一家线下机构将在波士顿开业,定位国学。对于这样的海外布局,翟少成有自己的考虑:“国内很多机构把学生送出国,但是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这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海外留学生在异国他乡会存在很多心理问题,以及他们的英语水平根本没有达到可用的状态。而且留学越来越趋于低龄化,在国外读初高中,避不开SAT、托福、GRE、GMAT、ACT,我们有想过我们现在的内容有没有可能帮到他们。另外,智课的生态中对外教的需求非常旺盛,我们等于建立了一个前方的哨所收集信息,有助于解决外教的需求以及培训等问题(尤其波士顿拥有哈佛和MIT)。明年会开到华人比较多的休斯敦、纽约以及洛杉矶等等。”鲸媒体了解到,未来智课对于海外的学习中心的课程内容会更加有地域性和针对性,会和当地一起配合研发课程内容。


熟悉翟少成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重度的重金属音乐爱好者,当问及他现在是否还在玩摇滚时,他无奈地笑了:“没时间了,以前的东西我也会听一听,介入的没有那么深了。随着年龄增长,我不可能像国外的那些人七八十岁,还能一直玩下去。慢慢我也会有一些转变,现在偶尔会拿一把木吉他弹给我女儿和家人听。但是我觉得摇滚是一种精神,挑战自己的极限,对一切虚假的东西都是很憎恶的,虽然摇滚乐我听的没有那么多,但是摇滚精神在我心里总有一块地方是为它留着的。”


智课教育联合创始人翟少成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鲸媒体】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