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扼杀了孩子的童年——一个女儿委屈而愤怒的流泪让父亲震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06:36:25

不到四个月时间,山东省济南市竟然发生了6起中小学生坠楼事件,当地媒体报道称,悲剧一再发生的原因多与学习有关。读了这条新闻,我感觉揪心、感觉气愤:我们的教育究竟怎么了?是谁制造了这样的悲剧?是谁扼杀了孩子们的童年?

我欣慰的是:我家女儿很优秀,她以全国第24名的自主招生成绩被合肥工业大学破格录取。她曾经是一名考试屡不及格的“学困生”,也是合肥市屯溪路小学的“三年制”学生,。我不是教育理论家,只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女儿的求学经历虽平淡无奇,但却见证了合肥市屯溪路小学实践“童年视角”的办学理念。我今天把女儿的成长“片段”晒出来,就是想和大家一起思考:是谁?扼杀了孩子的童年,究竟该怎样把童年还给孩子!成功的小学教育,该是怎样的模式?
        我女儿原本是在阜阳地区一所小学里读书,这所学校当年曾以学生众多而闻名,每个小学班级的人数都是近百人,我女儿当年所在的班级竟然和《水浒传》里“梁山好汉”的人数一样多,当时老师只能在讲台上“君临”面前的“一百零八将”——因为教室的走廊里也挤满学生,老师在学生中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我当时在合肥工作,与女儿身处两地。让我感到愧疚和痛心的是,那时候的女儿还在童年,却眼里都是迷茫,还有厌学情绪。合肥市屯溪路小学时任校长陈雪梅得知我女儿的情况后,就接纳了这个“留守儿童”,让这个“进城务工子女”来到了合肥读书。女儿是小学三年级结束后才到合肥读书的,刚到合肥的时候,女儿对屯溪路小学的一切感到好奇而有距离,与该校学生有很宽的心理距离——当然,这一切我竟然是事后才知道的,女儿所写的怀念老师的作文让我开始对这所学校的老师尊重而感激——在这篇作文里,女儿讲述了她刚到屯小时的孤独与迷茫,讲述了她的班主任姚静老师是如何引导她与学生交朋友的,女儿称姚老师是“芭比娃娃老师”,在这位“芭比娃娃老师”的引导下,女儿放下了自卑和胆怯,结交了新朋友,融入了新集体!
        女儿愤怒而委屈的流泪——让我第一次知道了合肥市屯溪路小学的“童年视角”。女儿转学到屯溪路小学后,进步很快,性格也越来越开朗,我们做家长的对女儿的感到惊喜。大约是转学后两个月,女儿拿回家一份试卷让我签家长意见,我认认真真地在试卷上写道:“该生近期学习努力,进步很大......”我一本正经地写完家长意见,没想到女儿却流泪了——委屈而愤怒!!!!!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她感到委屈而愤怒——“该生近期学习努力,进步很大......”——难道我写错了什么?????
       我连忙问她流泪的原因,女儿说:“老师都叫我‘孩子’,把我当他们的孩子;你是我的爸爸,却说我是‘该生’!!!你心里是不是没有把我当你的孩子?”我立即意识到我错了——“该生”是两个冷冰冰的文字,无情感无表情,生硬而呆板——但我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我的老师一直在评语中称我为“该生”,这两个冰冷的文字已经被我潜意识地认为就是对学生的“称谓”!“孩子”是长辈对晚辈的爱称,饱含真情、充满温暖,是一个老师对学生的真情流露,也是屯溪路小学“童年视角”的一个印证。两个称谓一比较,难怪女儿会生气——你是我的爸爸,却说我是‘该生’!!!你心里是不是没有把我当你的孩子?——孩子的心是敏感的,您对她的爱与温暖,她能感到;您对她的敷衍与冷漠,她也会记在心中。
       第二天,我找到了合肥市屯溪路小学时任校长陈雪梅,向她讲述了我被自己孩子“鄙视”的事实,向她问询问什么我家孩子会对“该生”一词的使用,如此敏感、如此伤心。她告诉我说,屯小的老师都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孩子”这个称谓是老师们对学生的真情流露,孩子们在学校已经习惯了这个昵称,她也没想到我家女儿会对“该生”这个词如此反感和抵触。她建议我要多关心孩子的心理世界,爱一个孩子,就要想办法走进她的心里。
       多年过去了,陈雪梅已经从屯小校长荣升为包河区教育体育局局长,包河区的教育近年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可喜变化,“孩子”这一老师对学生的爱称也包河区众多的校园里越来越流行。
        多年过去了,我的女儿也从一个有厌学经历的小学生成长为阳光开朗的大学生。屯溪路小学对我家孩子的改变,以及屯小推行的“童年视角”的教育理念让我收获很多!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学校,怎能不让家长心存感激?
       多年过去了,陈罡接任屯溪路小学校长,仍继续推行着“把童年还给孩子”的教育理念,明确提出了“博雅精神,儿童世界”的核心办学理念。屯溪路小学的这种做法得到了我国著名教育家、国家督学成尚荣等人的赞颂,赞颂屯溪路小学“真正做到了以学生为本,以学生为中心,把儿童世界还给了孩子们”。
       4月27日出版的《中国教育报》用近一版的篇幅聚焦了屯溪路小学“儿童世界”的领路人,讲述了他的“童年视角”和“孩子情怀”——他就是包河区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合肥市屯溪路小学校长陈罡。他是一个和小学生一起打球的“大哥哥”,也是老师们值得信赖的“小伙伴”,是学生家长尊称的“罡哥”。中国教育报重点推出的这组报道是由教育部校长国培计划——中小学名校长领航班教育部小学校长培训中心培养基地推荐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东娇亲自撰文为陈罡点赞。
        新安金视点(xawbzhj)全文转发这组报道,您可以点击“查看原文” 查看!

 希望更多朋友了解屯小、点赞屯小、支持屯小!!也希望朋友们友情转发,让更多的孩子拥有本该属于自己的童年!!


中国好校长·领航者系列
画龙点睛:守正出新与立己达人
张东娇


    在我所认识的校长中,陈罡是非常独特的一位:年纪轻轻却颇有定力,坚守价值又不断创新;云淡风轻之中见智慧,脚踏实地之余有抱负。

    陈罡校长是一位价值坚守者。《大学》有云:“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陈罡就是因为清楚自己想要达到的教育境界,所以才能够志向坚定。坚守“博雅教育”的理念,坚守“博雅精神,儿童世界”的学校核心价值观,与学校老师一起去探寻教育的真谛。博雅精神下的儿童世界,这是一个具有崇高教育理想的世界。这个儿童世界不仅培养中国儿童,更要培养儿童世界中的世界儿童。

    陈罡校长是一位童年守护人。一直以来,他把对儿童的认识、对儿童的发现、对儿童的发展作为学校的核心来对待。他为了儿童世界的缔造、为了重构学校的儿童生活,不断学习、思考、研究、创新。我相信,在这样的学校里生活的孩子们,他们童年的底色不会是灰暗的,而是五彩斑斓、生机勃勃的。

    陈罡校长是一位管理探新者。在学校之中提出“协商管理”的理念,并进行了长期的行动研究、实践探索。在协商管理的实践研究过程中,他建立协商平台、制订议事规则、绘制组织结构图、尝试级部管理和项目管理改革。这一系列基于理论研究的行动探索,足可见其本人的学习力、思考力和创新力。与此同时,陈罡又尝试以“整合”的理念来探索学校的变革,组织结构变革、课程整合改革……在实践中研究、在思考中探索,带来的必然是学校的创新、创新的学校。

    陈罡校长还是一位专业引路人。他是一位优秀的数学教师,更是一位优秀的数学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培养了多位特级教师、教坛新星、全国赛课一等奖获得者,是安徽省颇有影响力的教研专家;他是一位名校长,更是一位优秀的名校长工作室主持人,倾尽全力帮助工作室成员的学校共同发展;他笔耕不辍,用文字表达思想,让自己的教育理念影响更多的人;他讲学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甚至雪域高原的校长们也聆听过他的办学理念和实践经验分享会。

    作为陈罡校长在教育部领航班学习的导师,“守正出新、立己达人”是我对他的欣赏,也是对他更大的期待,期待陈罡校长和他所在的学校能够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改革创新而不断奋斗!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罡:“儿童世界”的引路人



【个人小传】陈罡,1978年9月生于合肥。1998年毕业于合肥市师范学校,获得大专学历;2003年从安徽省教育学院进修毕业,获得本科学历。1998年至今,一直在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小学任教,2011年担任学校校长,为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数学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安徽省特级教师。

    2011年,年仅33岁的陈罡被任命为合肥市屯溪路小学的校长。他从毕业后踏上工作岗位开始,一直都在屯溪路小学工作。不同于其他校长大谈特谈学校的教学质量、办学品质,陈罡的办学育人话题总是围绕“儿童的需要、儿童的兴趣、儿童的成长、儿童的今天与未来”,他俨然已把“儿童世界”悄然无声地融入到学校的办学体系和治校方略中。

    实践“儿童视角”办学理想

    陈罡从数学教师到德育主任、副校长,最后成为一校之长,教育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促使他不断思考:学校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科学地做好学校管理工作?如何带领全体老师共同追求教育理想?他认真梳理了学校50多年的办学历史,理清了学校的发展轨迹,借助区域教育推进校园文化建设的契机,明确提出了“博雅精神,儿童世界”的核心办学理念。

    何为“博雅”?陈罡对它的定义是,培养具有知识广博、人格独立、心灵自由的人的教育。他清楚地认识到,在学校,“把儿童立场放在本心,从儿童视角出发”是纲,抓住这个纲,课程建设、教师发展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去年初,大洋彼岸的6位美国校长,要到陈罡所在的屯溪路小学参观交流,学校起初准备的接待方案相对“程式化”,还是以学校领导层作为接待主体。但当学校教师拿着接待外国校长的方案与孩子们讨论时,孩子们很认真地提议道:“美国校长肯定是来看我们的,既然这样,就该由我们全程接待。”

    陈罡认为博雅精神的提出就是要培养学生独立、自由的个性,因此尊重和采纳了他们的建议。于是,孩子们开始了一系列策划活动:他们在全校布告栏张贴海报,认真地为美国校长的到来征集小导游,征集英语口语表达好的小朋友参与接待,还别出心裁地在全校征集书法好的同学,组织同学们在当天教美国校长学中国书法。体现孩子们创意的接待活动得到了美国校长的赞赏。“没想到中国的孩子这么大胆、开朗、自信、开放,在这里,我们体验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学校文化。”告别时,一位美国校长说。

    屯溪路小学举办的足球嘉年华活动,开幕式上没有传统的校长讲话,有的是孩子们自己的健身操表演、趣味足球游戏、别开生面的师生球队对抗赛。这些活动由孩子们商定流程,自己宣布活动启动。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班班都有足球队,年级循环比赛。开幕式上,陈罡校长作为队员参加教师队征战攻入一球,助攻一球,阵阵欢呼声把孩子们带入到一个欢乐、奋进、拼搏的足球世界

    这只是陈罡“儿童视角”的一个个缩影,学校像这样全程全员由孩子们参与设计的活动还有每年的六一游戏日、达标运动会、读书节、科技节、艺术节、乒乓球联赛、毕业典礼等。“只有尊重孩子们的意愿开展活动,才能真正激发他们参与的积极性。”陈罡说,从“儿童视角”出发,就是为每一个孩子提供多方面发展的可能。

    培养教师系统性思维方式

    在学校,陈罡十分注重引领教师的思维方式,帮助学校教师树立系统思考和研究意识。学校推进的每一项工作,都是基于全局的观点观察并通过研究执行的。

    陈罡介绍说,学校的组织结构图历时3年多才定型,几易其稿。成稿的有3个版本,这3个版本又讨论了十几稿。之所以这么重视,是因为他希望学校管理团队的成员都明白在学校整个管理结构当中他们的位置在哪里,和周边组织机构的关系是什么,职责是什么,主要目标是什么,承担哪些任务。他认为,从全局到部分,每个人对自己工作的意义认识越清楚,责任感就越强。

    学校课程研究院在研究学校课程体系构建时,陈罡的要求简单而明确,即一定要紧紧围绕学校的育人目标,综合考虑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从问题出发,在全校的课程体系框架下去思考每一课程的开设和评价为什么要设置、和培养学生的整体目标之间有什么关系、如何设置以及达到什么目标。

    系统思考也要求教师遇事不能仅仅局限在班级、级部或者校区思考,每一项工作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要放在学校场域中整体思考。

    针对体育教学相对薄弱的情况,2015年下学期,陈罡提出增加体育课时,中低年级课程由原先的每周三节增加到每天一节。但是级部在排课时遇到了问题:每天上午第三节课开始排,操场怎么都不够用。陈罡建议从第一节课开始排,但是学校教师立刻产生质疑:体育课怎么能排在第一节课?虽然滨湖校区每年五一之后大课间调整到上午8:30第一节课开始的教学安排无人质疑,但在屯溪路校区这种不符合传统排课习惯的提法遭到了反对。为此,陈罡组织语文、数学、体育和课程研究院的教师一起进行了专项实验研究:将第一节语文、第二节其他课的学生与第一节课体育、第二节课其他课的学生的学习状态和学习效果进行对比分析。通过课堂观察记录(学生个体、小组和全体)、学生和授课教师课前课后问卷访谈、学生学习效果分析等,最终得出结论:两种排法与学生学习状态没有直接关系;后一种排法学生学习效果相对较好。陈罡的这种通过研究去解决问题的方式,一方面改变了学校以往遇事仅凭经验决断的现象;另一方面,这种研究意识又由教师传递给学生,在课堂、研学等方面体现出来。

    马尔库塞在《审美之维》说:“观念和文化的东西是不能改变世界的,但它可以改变人,而人是能够改变世界的。”陈罡希望通过观念和核心价值观来改变教师,教师改变学生,传递一种系统的思维方式。

    追求卓越的责任担当

    2012年,陈罡带领学校教师在管理实践中尝试“协商管理”。一是完善制度,制订“协商会议”议事规则。如学校基于“罗伯特议事规则”,创立了“年级组协商会议”。二是改进机制,综合了矩阵式和事业部式两种组织结构类型的优点,绘制学校组织结构图。三是探索方法,建立管理协商平台,包括建立和完善会议协商平台及网络协商平台。多元、开放、互动的协商管理,克服了管理仅限于手段的片面性和“管理”行为的人为性、单向性、封闭性、控制性、约束性、垂直性的弊端,更多地体现了学校治理的特点。

    2015年8月,陈罡在学校推行“级部管理改革”,其关键点是:规划引领、重心下移、充分授权、自主发展。学校原有的传统部门的管理职能全部放到级部,级部全体教师组建教学小组、德育小组等实现自主管理、自行决策;资源保障、统筹支持等服务职能合并成立一个全新机构——服务中心。另外,学校还成立了课程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价值教育研究中心等机构,为级部工作提供课程研发、课程统筹、教学研讨等支持。六年级级部的陈家敏主任发现,级部管理能更有效针对孩子的年龄特点,全员参与也能调动教师参与学校管理的积极性。同时,根据各个级部的反馈,直接从孩子中来,决策更迅速、更符合“儿童世界”的特点。

    陈罡说:“对一所学校来说,制度可能是办校基础,课程可以重构校园生活,而文化则可以让学校和学生卓越,我们的目标就是用‘博雅’文化塑造孩子的价值观。”

    今年3月,开学不久的屯溪路小学推行了一项新举措:教师不需要每天四次打卡,只需外出时在签到簿上填写时间和事由。这一举措推出后,多数人不理解甚至反对。大家担心:想迟到就迟到,想早退就早退,这样学校岂不乱套了?为了解答大家的疑惑,陈罡组织学校教师进行交流讨论,他阐述为什么这么去做、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同时,他建议大家,不要单独看这一举动的行为本身,而是要看这一举动有可能给学校带来什么。学校倡导的价值观,是希望孩子们拥有“独立、求是、平等、博爱、自由、担当”的品格,教师的自由、独立则是完成这一教育目标的必要条件。经过一次次的对话,一次次的协商,学校全员最终达成了推行新举措的共识。

    推行一个多月以来,老师们在实践中感受到,考勤手续的简化节约了时间。更重要的是,“诚信品质”在教师之间相互影响。在陈罡看来,学校原先的许多检查是建立在约束、控制的前提下,充满着不信任。激励举措辅以相关机制的建立,将会激发教师的向善和责任、荣誉和担当。

    搭建互助共享的教育平台

    屯溪路小学的新街校区,原先是包河区仅剩的3所村小之一,学生仅有112名。当合肥市教育局表达出要让屯溪路小学去接管的意愿后,陈罡的第一反应是茫然:城区学校和村小,似乎太遥远了。

    然而,通过对新街小学的实地调查,陈罡改变了看法。学校里淳朴的孩子们并不知道将要被接管,都高兴地欢迎他。那份善良与可爱感动了陈罡,他想要为这些孩子做力所能及的事,城区学校的校长一样可以做好乡村小学的校长。

    2012年9月,根据教育局“最美乡村学校”的项目设计,陈罡抽调了包括副校长在内的9名骨干教师到新街校区,开设了与屯溪路校区一样的课程。于是,新街校区的孩子们有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去博物馆春游,第一次穿上校服,第一次对话外教,第一次练起了大合唱,第一次走上了区里的大舞台……

    当时,新街小学每个年级一个班的现状导致一名教师要兼任2门甚至3门课的教学任务:语文教师要兼教思想品德课、数学教师要兼教信息技术课等。但在实际教学过程中,这一切又难以落到实地。陈罡认为教师要“像父母教育孩子一样当老师”,关心孩子每一门课的学习。于是,陈罡决定改革传统教学模式,进行课例研究:品德与艺术双师教学、语文与阅读整合、科学和种植课程等。

    “现在学校开展的课程整合,就是源于在新街校区的课例研究实验,说起来,我们都要感谢那段经历,感恩它对于我们今天所开展课程整合的反哺。”

    一路走来,陈罡从不吝与他人分享智慧和经验,希望团结更多的同仁在教育道路上探索前行。从区小学数学名师工作室、区名校长工作室到市小学数学名师工作室,从“石头汤阅读联盟”到区核心价值观联盟,陈罡在忙完自己学校事务外,还以义务讲座、辅导上课、帮扶校长的方式,带动了区域教育的发展,对教育的影响辐射至全省。

    在担任安徽省特色小学研究会秘书长期间,他尝试开展了定点对口帮扶、名师观摩等交流活动,为全省小学教育搭建交流平台。现在,每个月的15号,全省的十几所学校都会派出教师,参加学校举行的课程整合研究课观摩。

    教育部卓越校长领航班理论导师北京师范大学的张东娇教授曾经评价陈罡,称他是“价值坚守者、童年守护人、管理探新者、专业引路人”。而陈罡觉得自己在领航上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围绕着关爱儿童这一“圆点”,他想要画出一个超出自己学校、超出地域界限的美丽教育梦想。

    (本文由校长国培计划——中小学名校长领航班教育部小学校长培训中心培养基地提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