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是我们的舞台:毕业了,何去何从

新东方英语2018-04-15 10:13:29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好的时光,也都最终被雨打风吹去。当大学四年快乐的光景转瞬即逝的时候,美国大学生,何去何从?
记得以前看书的时候有教育家说过,美国大学和世界很多其他国家大学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对其他国家的大学生来说,大学是一个过程,一个通向更高学府的必经之途。因此他们大学的大半时间都放在了继续升学考试上;而对于美国大学的大学生来说,大学的本身就是目的地。繁重的大学课程令学生们分身乏术,精力都放在了课程学习上,再加上大学生就业市场仍是蒸蒸日上前景大好,尽管很多大学有着享誉全球的研究生院,免试一说仍是前所未闻,学生们大学毕业直接升学的也只是凤毛麟角。
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因为跟教授开研究会而到清华北大做问卷调查,当时是一个炎热的暑假,北大的自修室却是座无虚席。走进去一看,GRE 和GMAT的书遍地开花。难怪这些标准化考试中国学生是永远的赢家,弗吉尼亚的图书馆尽管日夜灯火通明,学生们也是为了明天的功课废寝忘食,GRE的书十分罕见。
 这种现象其实是美国的就业市场的结构的产物。美国公司聘用人才,十分信奉职业培训。大学是培养人的素质的风水宝地,却不是职业培训的厮杀教场。与其在研究生院花费五年的光阴,不如在公司经过五年的培训而独当一面。更何况大学生与博士生的聘用市价相差迥异,如果没有特殊需要,公司们不会大材小用地雇用博士。因此所有博士生们,都是终身从事教授职业的有志人士。
 没有了升学的动机和压力的大学生们,又生活在一个如此自由和宽容的社会里,人生的选择五花把门,令人眼花缭乱。
 我一年级的好友杰西卡和爱树立,大学四年,为那千回百转的法语意乱情迷,为那凯旋门卢浮宫的传说魂牵梦萦,毕业前对着山姆大叔提供的各种大好就业机会愁眉不展,总觉得今生不能在法国生活便好比亚当缺了根肋条,于是毅然报名去法国教中学生英语,一毕业便坐着银色的777大鸟飞去了巴黎边上的小镇。无独有偶,我另外的三四个朋友因为对非洲向往不已,决定长途跋涉去南非当志愿英语老师。这些朋友去国外教书,都是通过一些非盈利性机构,我的这些朋友们只追求经历而不图报酬,而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们毕竟囊中羞涩,于是这种机构虽然不给他们报酬,但是为他们提供住宿和膳食,为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让他们专心教书,为世界儿童的教育添砖加瓦。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有了一个到国外开眼界长见识的机会,同时也给边远的各国小镇上的学校解决了教师缺乏的问题,可谓一箭双雕。后来在纽约的时候,我不时收到杰西卡和爱树立的照片和信,照片上的女孩子们笑靥如花,温馨的套头毛衣,格子呢裙,齐膝长靴,穿着打扮竟俨然如巴黎女郎。对好友的思念,水一般地弥漫开去,但也在同时,为他们追求自己生活的勇气和胆量骄傲不已。
而另外一位好友克里沃,那颗悲天悯人的心更是如菩萨转世。她是位忧国忧民的典型代表,申请了美国著名的,政府专门为大四的学生准备的,为期一年的Full Bright研究基金,远赴南美洲的波利维亚研究当地的饮水和膳食卫生,并积极参加当地的政治。玻利维亚是如此一个动荡不已的社会,我们每天都为克里沃忧心忡忡。有那么一天清早,我习惯性地打开CNN,“玻利维亚政坛再次动荡”的标题跃入眼帘,新闻的大片配图上,一群群肤色黝黑的当地居民旗笙摇动振臂高呼,而那面写着“波利维亚自由万岁”的旗帜下面,竟然出现了一个皮肤白皙的女生坚毅的面容,我看着那熟悉的在风中飘扬的棕色的头发,那眼镜后面的与我那么多个晚上促膝长谈时凝望的明亮的眼睛,不禁惊呼起来。在这个世界最危险的地方,克里沃的美丽越发惊心动魄,她是我认识的最坚强勇敢的女子,从前如此,现在亦然。
跟文理学院的学生相比,商学院的学生们职业本能般地热衷商场,弗吉尼亚大学的大学部商学院全美赫赫有名,学生就业自然不在话下。商学院有专门的求职办公室热心地一年365天为学生们介绍工作,修改简历,练习面试,忙得不亦乐乎。每年,90% 以上的商学院学生们从小小的南方城市夏洛茨维尔,飞向纽约的华尔街,飞向西雅图的波音,飞向伦敦的证卷交易所,飞向东京的房地产公司。在美国上大学之后,得到的深深感触就是,美国大学毕业后,全世界都会有我们的市场。
       热衷于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克瑞士,毕业后在中国背包旅游半年。在旅游途中因一个巧合被《华尔街时报》中国版的总编辑慧眼识中,成为《华尔街时报》驻北京的财经记者。中国金融界有大事发生的时候,报道上总会有我那个熟悉的名字。
经济课上的佩尼,二年级就因为荣登《花花公子》封面而引起全校渲染大波,前两天寄来了相片,已经搬去了意大利,成为Prada正式的签约模特。
麦克子承父业,远赴中东走进了美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馆,在那个硝烟如此浓重的地球的那个角落继续展现他的超牌笑容。

而我,华尔街的日子从纽约到香港,日子在忙碌的工作中流水一般地过去。可是,每当好友从远方寄来那份问候,得知他们如此成功,如此勇敢,总会令我那么自豪。是的,弗大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可是弗大将整个世界,送给我们做了舞台。

好戏永远在后头。


>>延伸阅读:

留学·商学院︱商务表达写作课教会了我很多


摘自《我的美利坚本科岁月
喜欢本文的朋友可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达本书的购买链接(库存中仅剩 2 件)
或者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