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津乐道小人生

一梅蔽月2018-04-15 18:38:09


我:快说,哪个学校录取了?
津:第一志愿“广州市第二中学”,广州录取分数仅次于华附,排名第二。我12号出录取通知,13号报到。事情一忙完就找你了。



有那么一霎那,我真的想抱着她欢呼。

津津,我08年就开始认识的朋友,那个时候她才读小学二年级,每一次和她接触总让我的生命有了新的浇灌,今天我们从下午两点半开始,一直谈到六点多。我的年龄是她的两倍,但我们之间没有距离,而她,今天下午和我讲了初中毕业以前的小人生,那是上帝所祝福的人生,让我看到爱的沐浴和成长的恩典。

学业上的外在包装

津津小学的时候文科比较好,曾连续两年获得冰心文学奖金奖,只是后来又偏向理科了。津津是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小学升初中是以音乐特长生进的二中,所以高中三年,她的学生生涯除正常上课之余,一直都在进行着黑管、打鼓、舞蹈、奥数、英语等的课程实习。是那种密度高,强度大的恶补,这在我看来,似乎没有了孩子应有的童年,然而津津却很明白,她所在的城市,如果不是在这样高强高压的补习中度日,是很难与大众持平的。

学习的过重压力会让她成为书呆子吗?不!初中,津津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四周都是男同学(由此可以看出男女比例的失调),这孩子偶尔上课睡觉,打游戏机一流,同学们都以为她是不务正业的学生。当考试成绩出来第二名的时候,大家都傻了眼,同学们无法想象乐器玩得好(会三种乐器,还有一种钢琴),打游戏机一流的女学生,成绩可以那么棒。

津津不是天生聪明的孩子,在同学们看不到的时间里,她付出了比其他同学多得多的努力。初三,当所有的同学家长都没收了手机,并日夜监督学习的时候。孩子的母亲没有做任何动作,终于有一天,津津忍不住了,问她妈妈为什么不像其他家长一样时。她的母亲只给她一句话,那就是看到了她的努力。因着这样的一份信任,津津从每天花两小时玩手机的时长,改到了每天一小时。同时学习上也更加疯狂地努力,因为她给自己的目标是,高中一定也要上二中,但绝不以特长生的身份进去(普通学生录取分数720,特长生的分数640)。给自己定了目标,并为此拼博的坚韧,祝福着她最后的期许。

对父母无价的爱

初二,为了能让津津吃上早餐,她的母亲每天五点多醒来给她做早餐。后来,她发现母亲这样为了她实在太累,于是让母亲不用起来做早餐,自己每天五点多起来做早餐,六点多去上学。由于她是特长生,下午三点到七点的时间都需要参加学校的乐团练习,在别的同学自习的时间里,津津练习乐器了,那么八点回到家后,在家里她补回了自习的时间,学习到十一点。这样,她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七小时。

中考结束等成绩的日子里,全家人都为着这样的结果而焦虑。津津父亲的同学打电话叫同学聚会,她的父亲也以孩子成绩没有出来,没有心情参加聚会为由而拒绝了。津津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她知道父母为她的成绩担忧,所以她自己再担心也不说出口。但她又知道完全不说这事也是不可能的,父母亲知道她对成绩的重视到了什么程度,为了让父母安心,她两天才在父母面前说一次因为成绩的事很担心。但在内心深处,津津一天不下五百次地为此事祷告,压抑住自己的焦虑不爆发,是得有多难受啊!

用善良的心面对伤害

是教育的问题,还是体制的问题,亦或是社会的问题……如果我是家长,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教育孩子面对学校同学之间带来的伤害。津津说,在初二之前,她见到男生不管是否认识,一定是绕道而行的。听到这里,好奇的心想一探究竟,但小小年纪就这样却让我深深地疼痛。

在津津四岁那年,一个比她大六岁的男生说要和她玩一个游戏,津津很高兴有人愿意和她玩游戏。但游戏规则是这样的,男生扔骰子扔到多少就打她多少下。我立马问她,你扔到多少也是这样吗?她平静地对我说,她没有扔的机会。我几乎愤怒质问,那为什么要玩这个游戏?她只说当时的她,没有反抗的余地,而那个男生每一次扔出去的骰子占六的比例居多。一个多小时之后,津津无助地放声哭泣,引来了长辈们,然而长辈们知道原委之后,只是简单地说了句“孩子们玩玩而已”。玩!!!!!这一玩在小小的津津心里带来多大的伤害,以至于十几年过去了都忘却不了!!!!!

小学,这个让我无奈的时期,津津在的那个班许多男生的家长都是比较有钱有势的,在这样环境下的男孩自然家长们格外宠爱,宠爱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时常欺压像津津这样的小女生。在楼道里,总有一些男生会动不动就打一下女生,津津时常成了这个被欺负的对象。我问为什么不告诉老师时,回答是老师觉得是学生们在玩。每每受到这样的欺负时,津津只会无声地流泪,她不喜欢看到男生和女生打来打去的画面,她选择了自己忍受这样的“强权”。偶尔有一些比较强悍的女同学,会站出来为津津讨公道,听到这里,我真心不知道该如何讨论这个话题,这个不触犯法律却对小学生心理伤害恶劣的行为,社会、学校、家长们有没有认真对待过?

初中,这样男生欺负女生的行为依然盛行,不管什么时候,津津都选择安静地忍受这样的欺压,但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所面对的,同时也打心眼瞧不起那些行为粗劣的男生。直到初二那年,老师给她换了一位善良的同桌及前面坐的男生也是很友善的人,津津的生活才开始了不一样的改变。津津学习成绩好,为人仗义不计较,所以那两个男生对她特别友好,在那两位男生的影响下,其他男生也慢慢改变了对津津的做法。就这样,最后,津津成为了同学们心中最好的“阿妈”,男女同学有什么心事,都找她倾诉,而她善良的心带给她的祝福是上帝打开天窗的倾覆。


我们聊了四个小时左右的天,把天聊开了,把心聊乐了。津津还有很拿手的厨艺,这个待以后有机会慢慢分享吧!但我们约好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依然用书信分享彼此的生命,也甚愿上帝加倍祝福津津在高中生涯里的日子,让她更好更好地赢得上帝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