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刘菊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15 07:49:42

大秦文摘◎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126期

编辑︱大秦小编

版式10号视觉






◎ABOUT  本期作者

刘菊侠,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人,1970年出生,1990年毕业于陕西省洛川师范学院,中学一级教师,现任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北关中学英语教师,曾多次获得校级、县级“先进个人”等荣誉。





「  我的父亲母亲  」

◎ 文 / 刘菊侠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的一生没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只有平平凡凡的孝老敬老、养儿育女。他们用一生孝敬了两位老人,养育了一儿三女。作为家里的长女,我想我应该是父母一生经历的最好见证者。

辛劳篇

父亲、母亲都是出身贫寒的人家,母亲虽有爷爷奶奶的疼爱,但却实实在在是一个孤儿(母亲的父母早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1968年,父母二人喜结连理,从此开始了他们共同的“奋斗史”。

那个年月,正值文化大革命,民众大都生活清贫,要养活一家老小除了需要艰苦奋斗的坚韧与勇气,还少不了生活的智慧。记得,大概在我五岁大时,父母利用农闲时间及晚上点灯熬油来塑羊皮做皮袄补贴家用。父亲塑皮子,母亲做衣服(那时候的皮袄是在羊皮上缝棉布制成的)。常言道:“‘生’容易。‘活’容易吗?”生活的艰辛自不必多言,但艰辛中更显真情,让每一点小小的幸福都弥足珍贵。

我再长大了些的时候,父母又改行买卖生猪。要知道,那时候的经济都是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的,想要改善自家的经济状况,都得十分小心,一旦被人逮到就会遭批斗。因此为了讨生活谋生计还得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每逢史官①集会之时,他们会步行前去买一两头生猪,然后再赶着生猪回家,在家养一段时间后会在家乡(冯原)集市上卖掉,挣这其中区区几元的差价。而且史官到冯原足足15华里的路程,放在现在我们是很难想象坚持着一天走一个来回需要付出多少的汗水。还记得,为养猪,母亲每天都要煮一大锅洋芋,煮熟后再捣烂作猪的饲料,因为只有这样养出来的猪才容易长膘。

为了生活,母亲的手年年冬天都会皲裂,裂出的口子一碰到水就会钻心般的疼痛;为了生活,母亲40岁的身体要比同龄人看起来虚弱许多。

父母每一道皱纹,每一缕白发无不诉说着他们多年来默默无闻的艰苦付出。

终于,儿女们长大了,然而生活中种种挑战却是有增无减。

首先是改善居住条件,为此父母仍得继续省吃俭用,张罗着箍窑洞。在那个时候,箍窑洞用的砖得自己烧,苦力得自己人出,正如《平凡的世界》里所描述的孙少安办窑厂烧砖的片段那般,这一过程的艰辛也是我们晚辈们所难以体会到的。历经十五六个月,窑洞终于箍好了,一家人的那种欣喜劲头不知道有多大呢!

再后来,好景不长,爷爷检查出了肝癌,长期高额的医药费让父母愁断肠。他们没日没夜的劳作,也只是勉强糊口。最终,爷爷还是没有抵过病魔的侵扰,家里的泰山、我可敬可亲的爷爷离我们而去了。一年后,奶奶因突发高血压摔了一跤后长年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父亲是至真的孝子,一直奉行着“家有老,不远行”的古训。好在那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吹遍了大江南北,头脑活泛的父亲便在家门口做起了小生意。先是卖鞋,后又卖布,这样一举两得既照顾了奶奶又解决了一家人的生活问题。母亲则是父亲的贤内助,把卧床不起的奶奶照顾的妥妥帖帖。我想,若那时有评选道德模范的活动的话,母亲定是不二人选。

可再坚强的人也抵不过岁月,三年后奶奶离开了我们。两位至亲的相继离世对父母无疑是最沉痛的打击。母亲积劳成疾,患了胃病,常常呕吐却很难查出病因,于是又开始了漫漫的寻医问药之路,直至上世纪末母亲的病情才有所好转。终于我们家的日子也开始拨云见晴了。

成就篇

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之后,我们家的境况也开始春风化雨。

我考上了师范学院,父母肩上的担子可以减轻一些了(当时的师范生费用是全免的)。再后来,年纪轻轻就很有经商头脑的弟弟无师自通干起了个体,而且一干就干得风生水起。两个妹妹也渐渐长大,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与事业。父母亲也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每逢佳节其乐融融的景象,暖进他们的心里;他们二老脸上最质朴的笑容也同样暖进了我们每一位做儿女的心里。

父亲、母亲的一生是辛苦的,勤劳的,充实的。苦尽甘来的日子里,作为儿女,只希望你们能健健康康,尽情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  全文完  -


上期精彩文章

老屋的家什

荠菜花上的歌者

三夏

写给母亲

苍龙山

红颜不是祸水

一文读懂“八年抗战”为何改为“十四年抗战”



插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声明︱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取授权

投稿邮箱︱603498426@qq.com


大︱秦︱文︱摘

致力于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按二维码关注订阅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