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P到底是个什么鬼?我们为什么要学?

自我管理2018-04-15 20:34:26

同学们好,


首先预祝各位西浦的同学期中考试一切顺利!


 

上一期文章推出之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是本栏目开播以来收到点击量最大、评论数最多的一篇推文。


留言之中其中不乏共鸣,但也有质疑,有不少同学还给我发了邮件,表达自己对EAP学习的想法。


看完之后,我是很欣慰的,因为我们很多同学都非常善于思考、也能够用辩证的态度来对待课程和学制。

 

然而,遗憾的是不管是刚开始接触EAP的新生,还是已经修完两年EAP课程的同学,似乎能够真正理解EAP的人并不多。

 

这两周我也和同事们交流了一些关于EAP的看法,发现似乎老师们对EAP课程的定义和定位也不尽相同。


上周末恰逢语言中心召开EAP研讨会,会上有很多外校的老师也对EAP究竟是什么,应该怎样教EAP提出了疑问,甚至发生了一些争执。 <(`^′)>

 

因此,我准备用两期栏目继续探讨EAP这个话题,谈谈我自己对EAP的理解,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些参考。

 

今天我们主要讲EAP的教学宗旨,即我们究竟为什么而学习EAP,为什么雅思考试培训代替不了EAP课程。


下一期讲学习EAP的方法,即究竟怎样来学习EAP。


这两篇文章都有一定长度,希望同学们能够耐心看完。


当然,以下所说纯属个人观点,欢迎同学们积极讨论,也欢迎同行专家们批评指正。



什么是EAP


学术界对EAP的阐述中认可度比较高的是“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 (EAP) entails training students, usually in a higher education setting, to use language appropriately for study.”(译文:EAP是培训学生在高等教育环境中恰当的使用英语的课程);


同时,由于higher education setting分成了理工农医、人文社科等诸多学科,而EAP可以针对不同的学科进行不同的教学活动,所以也被称之为English for Special Academic Purposes(ESAP)


这两个定义基本构成了对EAP的主流解释,包括西浦在内的很多海内外高校的EAP课程教学也是在此基础上开展的。


甚至北美的托福考试系统、英联邦的雅思考试系统(A类)也都把这样的定义作为考试设计的初衷之一。

对EAP课程进行这样的阐述和定位是不是完全正确的?或者说是不是足够全面的?


这个问题是很难直接回答的,但是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阐述中有两个重点


一个是EAP主要是语言(英语)学习,另一个是这样的语言学习是有特殊的目的(从事高等教育领域里学术活动)。

 

明白了这两点,我们可以提出两个探索性的衍生问题来进一步地思考:

小问1

是不是不学习EAP,就没有办法(或者说无法高效的)在高等教育领域内进行某一个专业的学术活动?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国内主流大学的英文专业极少开设EAP课程,但是学生的毕业论文都是用英文写的专业论文;


而且,据我观察,能够考过英语专业八级的学生,雅思考试基本上都在7.5分以上;


同时,现在有越来越多优秀的学生可以被录取海外大学的本科或者研究生,他们从来没有上过EAP,可是也照样可以进行各种学术活动、完成学业。

小问2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把EAP这种语言学习活动单独分离出来,而且在当代高等教育界,EAP的发展速度如此之快?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了解EAP的“前世今生”。


通过对EAP教材的发展历史进行考证,我们可以发现EAP在世界范围内发展经历如下几个阶段:

向上滑动查看完整表格

年代

EAP特征

教材例举

第一阶段

Early–

mid-1960s

EAP雏形初现,主要是以阅读著名科学家的随笔、散文等并进行理解练习和语法练习为主(阅读为主)

◆ l Clarke – English studies series 1: History, sociology, politics, economics (1964)

◆ Clarke – English studies series 2: Anthropology, psychology, education, language, philosophy (1966)

第二阶段

Late 1960s -1970s

对科技类英语文章中的习惯性用语、修辞手段、话语进行分析和学习(阅读为主)

◆ l Thornley – Scientific English practice (1964)

◆ l Herbert – The structure of technical English (1965)

◆ l Bates & Dudley-Evans – Nucleus (1976)

◆ Glendinning – English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1973)

第三阶段

1980s-1990s

开始注重听说读写的技能培训、策略培训。

◆ l James, Jordan & Matthews –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and note-taking course (1979)

◆ l Sim & Laufer-Dvorkin – Reading comprehension course (1982)

◆ l James – Speak to learn (1984)

◆ Wallace – Study skills in English (1980)

第四阶段

1990s-2000s

开始注重语言的体裁式理解、分析、应用能力、特别注重写作能力的培训。

注重专业语料库的建设和学习

◆ l Weissberg & Buker – Writing up research (1990)

◆ l Dudley-Evans – Writing laboratory reports (1985)

◆ l Swales & Feak – Academic writing for graduate students (1994/2004)

◆ l McCormack & Slaght – Extended writing and research skills (2005) 

 

◆ l Zwier – Building academic vocabulary (2002)

◆ Schmitt & Schmitt – Focus on vocabulary (2005)

第五阶段

2000s-present

语言学习与专业学习相结合(ESAP)

◆ l Manning – English for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in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 (2008)

◆ l McLisky – English for banking in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 (2008)

◆ l Walker – English for business studies in higher education (2008)

◆ l Wallen – English for law in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 (2008)

◆ l Lee – English for environmental science in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 (2009)

◆ McCullagh, Wright & Fitzgerald – English for medicine in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 (2009)


(Source: http://www.uefap.net/blog/?p=701)

通过对这些教材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很有意思的现象:

 

教材的发展经历了从“综合专项”“专业综合”的过程。


也就是说,早期EAP是不分专业的,但是注重听说读写的专项培训,只是这种专项培训所用的语言材料是以高等教育领域内涉及的学术材料为主的,区别于日常生活用语语料。而后期的EAP则是不分听说读写专项,但是注重理工农医人文社科的专业区别。

 

而这种转型的关键节点,或者说分水岭,是本世纪初EAP经历的第四阶段


这个阶段有两个重要趋势:

 

一对于Academic Writing的强化,而这些Academic Writing教材有一个共性特点:它们都起名为Academic Writing,而不是English Academic Writing。

 

二是对于词汇的强化,使用各种以语料库研究为基础的学术词汇教材成为EAP课程的重点。

 

在我看来,这两个趋势是有时代背景的。

早期的EAP目的很简单,说穿了就是用英文论文来做教案,学单词、学语法,输入为主,输出为辅。

 

但是当学习进入到了以输出为主的阶段,就会存在体裁的问题,即用什么样的体裁去写作,为什么要用英文论文的体裁写作?

 

我想这些Academic Writing的作者在拿掉English这个词的时候,可能有三种心态:

 

➤ 第一种是他们觉得英文的论文体裁就是学术体裁,全世界的人但凡要搞学术活动,都得按照这个套路来,英文就代表世界!——这种心态我们可以看做一种语言霸权主义的心态。

 

➤ 第二种是他们不能,也不敢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Academic Writing是可以离开English而存在的!难道中文里就没有学术写作吗?法语里就没有学术写作吗?可以说只要是足够发达的语言,西班牙语、德语、日语等等,都可以分离出一套“学术写作”的语言教程 ——这种心态可以理解为一种“纠结而伪善”的心态。

 


➤ 第三种,也是我最希望是真实的,那就是这些学者把英语看成了一种International Language,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建立一种相对统一的体裁有利于科研和社会的发展。在我看过的academic writing的书中,很多作者也都确实融入了非英语传统的学术思想和方法——所以,我认为这一种心态是最有可能的。我们要相信科学无国界、伟大的学者都不会是狭隘的人。

 

但是,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个人认为,以academic writing作为方向是抓住了EAP的精髓的,因为写作所要求的不仅有语言的能力,更体现了思辨的过程和逻辑的掌握,是个人思维能力的综合运用和展现,而这种能力,是科学发展乃至人类社会和世界发展的最根本的源动力。

 

无论是牛顿看到苹果落地所想到的万有引力,还是通过无数实验才发现的DNA双螺旋结构,亦或亚当·斯密对经济体制解读和提出的变革,还是刘心武对于《红楼梦》的解读,都源于这种思维的能力。


甚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公司的运行、制度的运作、技术的操控,及至修一个小电器、制定一个旅行计划,都是这种思维能力在不同程度上的体现。


而这种思维能力的差别,也就决定了个人的视野乃至处世方式,决定了人获得成就的大小。

 

所以,我认为,EAP课程,虽然是以英语为媒介,但是其真正的目的和价值在于发展学习者的学术素养,即综合的、科学的、辩证的、逻辑的思辨、分析和表达能力。这种目的和价值,才是真正的academic purpose。

而第二个趋势,对于词汇的强化,与第一个趋势似乎是“上天入地”的区别。


如果说把academic writing的体裁传遍世界是绝对的“高大上”,那么回归词汇学习似乎是再low-level不过了。


其实不然,因为词汇是一切学术活动的基础,相信这也是许许多多的老师学者经过长期实践所得出的共识。


换句话说,EAP课程以英语媒介发展学习者的学术素养,而词汇则是这种媒介最基本的构成部分。

只是,问题在于,当代学科的划分越来越细致、学术词汇太多,所以EAP进入了第五个阶段,在有限的时间里针对某一个特殊的领域进行学术素养的培训。


但是我们不能忘了,在最顶端的academic purpose是一致的。

 

事实上,世界上一些著名的科学家都是文理兼修,远的如Bertrand Russell(著名数学家+政治学家);近的如乔姆斯基(当代著名语言学家+社会学家);很多很多的院士、高级教授,无一不是在各个领域都能够有独到的见解,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有着极高的学术素养。

 

所以,如果可以夸张一点,那么我认为EAP课程中的每一篇阅读、每一段听力、每一次presentation,每一项写作任务,都应该是为着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而设计和实践的。

 

这种意识是学生和教师都应该谨记在心,是时时刻刻都应该被作为指导教学活动的根本原则和方法的。

经常有同事跟我抱怨有些中国学生太过pragmatic(实用主义),甚至是有点utilitarian(功利主义),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问清楚“学了干嘛?/有什么用?”



在上期推文收到的回复中,也有不少同学提出了诸如“这些课堂活动有什么意义”之类的疑问。

 

其实我倒不认为这是中国学生实用主义或者功利主义的体现。


相反,我认为中国学生是在中小学阶段被“压迫”的太厉害,基本没有什么话语权的缘故(哪怕是学个英文词组,老师也常常会说“这是固定搭配”;其实哪里那么多固定搭配,或者说,为什么要这么固定呢?怎么会固定的呢?很可惜,这些问题高考不会考,所以老师不在乎,甚至有些老师自己也不懂,因为他们自己也是死记硬背的学出来的)。

 

所以,到了西浦,同学们会发现自己对于学习的自主权瞬间极大的提高了,而这时候就会大概产生两种分化:一种是海(chen)阔(mi)天(you)空(xi),这种同学不在我的讨论范围之内,相信这样的同学也不太会关注本平台。

 

而另一种则是自主学习能力开始得到开发,开始有意识的去掌握或者修正学习的方法,探索学习的目的。


但这个过程往往充满着迷茫,因为长期以来的被动式教育没有让同学们掌握足够的学习技巧,而我们时间有限,总是希望能够用最高效的方法得到最大的收获。

 

说实话,这是人之常情,因为我们的大学生已经过了可以“挥霍”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当然,我相信能够走进西浦的同学从来就没有挥霍过!)

 

所以,解释清楚每节课的目的,甚至是每一个课程环节的目的,是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对而言,西浦的EAP课程在这方面已经做的不错了,每次课都有详细的Learning Outcome,所需要的就是有意识的去进行教学过程与目的之间的有机结合。


但是,这些Learning Outcome有时候会比较零散,光看每一节课的课程设计是不足以了解EAP的全貌的,因此也就产生了“盲人摸象”的感觉。

总而言之,以我个人的理解,EAP既是利用专业的学术素材作为语料来学习英语的过程,同时也是以英语为媒介提高综合学术素养的过程。


这两个过程是相辅相成的。


我想,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在EAP的教学过程中,大到写一篇Coursework Report,小到做一次课堂听力练习,都应该有意识的去结合这两个过程,甚至是直接的阐述清楚这些学习活动是如何有利于对语言技巧的掌握以及学术素养提高的。

 

那么,问题是,如何结合?或者说:到底应该怎样学习EAP才可以有效的提高我们的综合学术素养?

 

然而,这又是一个很难回答但是很重要的问题,且听下回分解。



沈鞠明

西交利物浦大学语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