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摘要翻译的常见问题

不二外语2018-03-12 21:37:44


国内很多学术论文都有英文摘要。有一些文章中文写得很好,看了颇受启发,但摘要写得一般,很可惜。就个人的感受,就写摘要的问题,将常见一些问题列举如下。这里的很多毛病我自己也犯过,被老师、编辑揪过,不希望大家再犯同样错误。有的则是过去审阅《开放教育研究》英文摘要期间的心得。一并列举如下,希望对国内同行有借鉴意义:


1. 句长:摘要最多、最大的弊病,是句子太长。中文中说:“本着…,在…的基础上,本文分析了…”,“立足于…, 在分析了…的基础上,作者联系当前实际…”。这些中文表述本来就不好,如翻译成英文还是照搬:Based on…, and according to…那看的人就会非常费劲,却掌握不了文章的内容和重点。


英文作者有时也写长句子,但他们一般对自己的语法比较有把握。中国作者,英语如果一般,还是把句子写短一点好,最好一句话一个意思。如果两句话没有逻辑关系,不要硬扯到一块。比如“本着对…的分析,本文提出了…的模型”,这里本来就说了两件事,第一,你的文章分析了一些文献(或其它内容),第二,你的文章又提出了一个模型。在文章结构上这是两件事,为何不说成:”This paper starts with an analysis of… It then proposes…” 不要从句套从句、叠床架屋,套得让人不知所云,除非你能够明确各个概念之间的逻辑关系,并能用英文准确表述出来。也有一些作者能做到这一点,主要是一些英文系的作者。所以如果把握不了,最好请英语专业的毕业生或专业翻译去翻,至少让其把关。


2. 语法:建议多审查几回,同时还要用文字处理软件的拼写检查功能查一下拼写,有的作者交上来的稿子很马虎,拼错的词很多,给编者、读者印象不好。


有一些语法问题属搭配不当。有一些说法在中文中好像问题倒不是很大,比如有人说“持续性创新”,这个中文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翻译成英文后就让人有些费解,如“sustained innovation”. 因为创新一般是对一个持续很久的产品、模式、观念的一种反拨,说它出现了,被人应用了倒是可以理解,sustained innovation”让人费解。作者可能是想说“可持续的创新性”,那么应该说“sustainable creativity”,或者“sustainable innovativenss”.


还有一些语法问题属句子残缺。有人在中文摘要中说“勇于探索”。英文摘要说成“have the courage to explore”, 嘎然而止,没有宾语,不知道探索的是某个理论, 某个学科,某个问题,还是北极的冰川。


时态使用也是个大问题。时态前后上要统一,不要一会儿用一般现在时,一会儿改过去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比如做过的研究),用过去时。如果文章的观点,可用一般现在时。


3. 用词。我看过很多文章是理论性强的文章,概念很多,不同概念要用不同词汇,不要什么都混为一谈,一定要精确。比如中文常说“模式”,用它来指代很多东西,但英文中用词是不同的,你得弄明白到底你是在说一种思维范式(paradigm),一个模型(model), 一种方式(mode/method), 还是一种格式(format)。很多作者将这些混为一谈。有时候说着说着概念又跑了,读者正在思考这个model 到底是什么,接着这个模式突然又变成“指标”(index)了。


有些说法语法上没错,但因用词的缘故,在英文中意思和中文完全不一样。比如有作者把“人才培养”直译为“personal development”, 这个英文表述十分含糊,不知道什么是“personal development”, 我想应该是“talent development”. 如果是说老师的师资培养,你干脆就直接说“faculty development”, “teacher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professional developmeng for teacher”之类,表述更准确一些。


还有很多作者将“network”, “Internet”这些东西混淆,因为中文都是“网络”。

“本文”,大家的说法五花八门,有说“This dissertation”, “thesis”, “paper”, “article”的都有。这几个概念的用法是有区别的,一般博士论文我们说“dissertation”, 那种硕士论文“thesis”, 学术文章可以说“paper”, 一般文章“article”. 像我们这些实践者(practitioner)写给非学术期刊的报刊杂志的文章,一般可以说“article”。学术期刊的文章,用 “paper”比较普遍一些。


“博士生”不是“博士”。在作作者介绍的时候,如果是在读博士生,用“PhD candidate”更准确些,拿到了博士的人才是“PhD”. 有一些学校要求更严格一些,过了资格考试你才是“PhD Candidate”。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动词问题。动词就好比一摘要的眼睛,这里单独列出来说。动词让读者知道你的文章到底描述了什么内容。但动词问题十分常见,很多作者用错了词语,或是词义转换成英文后出现偏差,比如“提出了…设想”,有人将提出说成“raised…”,这往往是不对的。建议作者多看看布鲁姆的教育目标分类法,你的文章提供的是关于“知识”、“理解”、“应用”、“分析”、“合成”、还是“评价”,要分清楚,不同的教育目标类别,有不同的思维或研究活动与之对应,而动词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分析,可以用“Analyze, Classify, Compare, Contrast, Differentiate, Discriminate, Distinguish, Examine, Outline, Relate, Research”这些;如果是综合,你可以用“Compose, Construct, Create, Design, Develop, Integrate, Invent, Make, Organize, Perform, Plan, Produce, Propose, Recommends”。如果是评价,你可以选择的动词有 “Argue, Assess, Conclude, Critic, Decide, Evaluate, Predict, Prioritize, Rate, Select”等。我现在看到的状况很单调,只有少数几个比较含糊的词,其实本可以有更为精确的表述,比如“提出了某某建议”, 你可以说“The authors recommend …”; “ The authors propose…”.


4.布局:有一些摘要一看就是从引言中摘的,看不出主次来,甚至将文章的精华部分(比如某个研究)一句话带过,而这个恰恰是读者感兴趣的内容。如果不能肯定,可以文章的一个部分用一句话来表述,比如你这个问题为什么重要(引言),你回顾了关于什么的文献(文献),你在什么场合,用了什么研究方法研究(研究方法), 得出了什么结论(结论)。如果是实证研究,一定要把你的方法和结论写进去。我们的实证研究比较少,概念性的文章比较多,这一点跟美国的教育研究有点相反,后者更尊重实证研究。你不能做了实证研究,却不说出来,甚至仅仅将它作为一个例子一笔带过,这很可惜。


突出重点的另外一个办法是删繁就简。摘要篇幅很短,应惜字如金,不要拖泥带水。有一些摘要不必要的说了一些“The author hopes this paper will benefit those who…”(希望本文对有志于从事某某事业的读者有借鉴价值。)读者的反馈可能是:You don’t need that. It is assumed! You might not want to publish this paper if it does not have value. 还有一些人说: “This paper carefull analyzes …” (本文认真分析了…),这个“carefullly”是画蛇添足,当然你“认真”分析了,不然你敢拿出来?


还有人说“The Internet is getting increasingly common”(“互联网越来越普及”)。这种内容人所共知的东西,英文称其为truism, 没有必要放在摘要里说,浪费篇幅。


5.严谨。有一些说法本身是很有争议性的,不要拿出来用作自己的假设,比如有作者说“Information technology is the core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教育技术以信息技术为核心),这个说法在美国,是可能引起部门械斗的。很多教育技术老师坚决认为教育技术的重心是教育而非“信息技术”,不然教育技术系就应该在信息技术学院下面,而非在教育学院下面。当然也有一些学校真是这样做的,但起码还有很多人不认同,很有争议性,那么就少在摘要中将这个有争议的说法,当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来使用。


另外一个可以归结为严谨的问题是书面语和口头语的问题。应该尽量减少“What’s more”这些口语化说法,可用“Futhermore”, 甚至根本不用这些,而是一环套一环把意思表述清楚。


另外一些用词或者词组,如“Try to”,其实也是比较口语化的。我以前用这个词,老师都给改成seek to.


最好不用etc. 这样的说法,因为显得好像比较马虎,不如说Include such … as…虽然意思差不多,但是后者给人印象是严谨一些。


6.术语:一些术语在中文语境下说起来没问题,比如网络教育的“社会化”。还有人说 “立体化”,作者在摘要中说是“socialized, three-dimensional”,看过原文后才知道他的“社会化”其实是指不是老师一个人在那里操作,而是涉及到了多个部门和相关人,其实应该说:“involving multiple stakeholders”, 而这里的“立体化”说成“three-dimensional”, 直接的意思是三维的。没错,三维的东西是立体的,可是英美读者可能会问: “What are the three dimensions? ” 对照原文,我才发现指的是多个功能的结合,那么可以说“involving multiple functions.”


如果术语本来来自英文,首先得在原文中用括弧注明原文,在摘要中要回译为原文。有时候写作的人可能是让英文比较好的学生代译,代译的人没看原文,也不知道原来的英文是什么,结果被译了两回之后,这个概念就已经走样。当然我不反对让人帮着翻译(事实上我鼓励这样,因为英文系的学生起码语病少些),但是一定要校对其术语使用是否准确。


7.语气:中文的标题有时候说:“试论…”、“浅析…” 我建议摘要中不要将这些“试”、“浅”翻译出来,直接说 “On…”, “An Analysis of…”即可。英美读者可没有我们这么谦虚。不论是演讲还是写作,一开始就道歉的做法是个忌讳。我常听人说“Don’t start with an apology.” (“不要一开始就道歉。”) 因为你这么去写,大家会问: 既然这么没有把握,为什么拿出来发表?这是文章跨语言之后,不得不丢弃的一些中式客套。


当然也有一些研究受各种条件限制,必须是初步的,那么此说不适用,尽可使用“A Prelimenary Analysis of …”之类说法。就好比猪流感初发期间,哪怕是初步的一些分析,也都是有价值的。


另外一个极端是骄傲,比如说自己的文章全面地论述了关于中国高等教育中的师资培训问题,或者是这是首次全面地分析了某某话题,一般情况下,读者会怀疑这是言过其实。有不少作者的话题很大,吓死人。美国学术期刊上,话题多半比较狭窄,比如要说某某东北地区公立学校八年级使用与不使用graphic calculator对ACT数学成绩的影响,因为越是界定得越严格,有兴趣的读者就越有可能知道研究的结论对自己的学校是否适用。


8.译名:一些译名应该统一,比如“教育系”,英国常说”Faculty of Education”,所以一些从英国海归的作者就这么写,虽然孤立地看没错,但是要“顾全大局”:如果整本杂志其他人都说”Department of Education”, 我建议还是和整本杂志统一。另外一些译名,比如国家一些部委的说法,都有固定的译名,作者最好去其网站核实一下。


9.缩略:即便在摘要当中,当第一次提到某个术语的时候,建议不要一开始就用缩略语,而是给拼出来。当然作者可以说原文中有,但是如果读者是在看英文摘要,说明他们不是在看中文的原文,你不能想当然地认为他会去你原文中查找这个术语到底是指什么。


10.指代:当你用”It”的时候,你得问一下自己读者是不是知道你这个”It”到底指的是什么?如果从前文不能自然过渡到这个”it”, 你最好用名词将这个”it”说清楚。


还有很多指代用“He”, 而不是“He or She”. 事关性别成见、歧视,这个指代问题一直很难办,我建议,如果是指多个人的话,尽量使用They.


或许一些作者会说,摘要是次要的,文章发了就行。我发觉,国外(至少是美国)同行对中国的一些发展很有兴趣。以教育为例,在移动学习这个领域,其实亚洲国家在实践上是走在前面的(因为手机普及),笔者查了好多关于移动学习的资料,发觉好多是中国或其他亚洲国家、地区的作者写的,中国学者如果不是语言障碍,应该有机会参与关于这些话题的国际对话。但介入关于某个话题的国际探讨,写一个好的英文摘要是最开始的一步,起码让人知道某地有某个人在做某方面的研究。一篇好文章,由于没有好的摘要,错失与同行交流的机会,不亦惜哉?



除特别说明外,本公众号文章均为原创。由于多处更新非常麻烦,我的博客已经停止更新,欢迎大家订阅 fangberlingz 或关注微博 (weibo.com/berlin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