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月:泰北华文教育与中国文化

flow2018-02-12 04:54:39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1964年,辛亥革命老人、书法名家于右任的小诗《望大陆》一经发表,牵动了无数流亡异乡之人的心。


就连处在启蒙阶段的小学生都知道,有一群人与我们隔海相望,他们就是台湾同胞。然而,鲜少有人了解,还有那么一群同胞,他们在国界之南,遥望大陆。


他们沿着澜沧江顺流而下,在异国流亡。当澜沧江跨过国国界,成为了湄公河,他们却没有获得同湄公河一样的身份认同。他们被台湾当局放弃,被大陆抛弃,被泰国缅甸驱逐。他们不得已在泰国、缅甸开始他们的流亡之旅。他们对大陆有着深深的眷恋,对台湾当局有着深深的信服。他们成为了一群被遗忘的人,他们就是国民党孤军。


几十年来,无数传奇在金三角的土地上上演。这片土地上主人也在不断变换。但那一份乡情却一直留存在金三角华人的心中。纵然与亲人相思相望不相亲,也要将文化传承到底。

渐渐的,一座座华文学校平地而起。今年筹款建一间教室,明年集资建一间厕所。年复一年,学校就这样落成了。


泰国的华文学校多在下午泰文学校放学后进行教学,有点类似于中国的补课。当我在疑惑小孩子们会不会觉得课业压力过大时,他们在华文学校的欢声笑语为我解答了疑问。


孩子们大多将在学校学习华文当成和小伙伴的又一次游戏时间,因此,洋溢在他们脸上的,是笑容,而非压抑。


而且,当所有的孩子都要去华文学校学中文时,学习中文也便不是一件压力繁重的事情。在集体无意识下,也便不会抵触学习中文。只是,或许,大部分的孩子都无法领悟父辈,祖父辈对中国的怀念,对中华文化的眷恋。也许,再传几代,那份乡情就会越来越淡,直至于无。而中华文化对他们来说只是异国他乡的文化。


泰北的华文教育大多是当地的华人华侨自发组织,自行筹款所建。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寻根。


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里的孩子中文水平都蛮不错,和国内的孩子相比也毫不逊色。但他们对弟子规的推崇有将其捧上神坛之嫌。当泰国遇上传统文化,还需要多一份理性。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将中华文化更好的传承下去。


和泰北相比,可能因为我们一直身处大陆,便少了一分对中国割舍不掉的情思。近些年,国内也开始重视国学,但由于种种原因,对国学的推广还是不够。和泰北华人几乎将孩子全部送到华文学校相比,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笔者也曾在中国的农村支教,泰北的农村教育和中国大陆有很大的不同。


大陆的农村学校,在没有支教老师时候,几乎只上语文数学,就连课表上规定的英语都没人教授。科学,信息,英语等课成为了语文数学老师的专场,不是做作业,就是继续讲习新课。这不得不说是成绩考核量化下的产物。同时,原本该有的电脑课,也因为没有设备而搁置。


聚散终有时,离合总关情。短短几日,对清莱的了解只是皮毛。或许在某年的秋日,我又会回到清莱小城,来一场“落花时节又逢君。”


再见了,没有“嘈嘈切切错杂弹”的清莱小城。


再见了, 浸润在中华文化中的泰北学子。


再见了,在泰北一隅还思念着家乡的泰北孤军。


再见。


 




F
L
O
 W 
关于
FLOW COLLEGE
    21世纪中叶,中国将从意识形态的世界中转身,迈入信息时代,由此,文明叙事也将取代意识形态争论,因此对于中国人来说,踏察海外华人(overseas Chinese)移民社区发展源流、现在、未来,显得尤为重要。FLOW COLLEGE通过在海外各地组织Seminar、踏察行摄,在学者的带领下,聚焦散落的华裔群体,承续纯正的中华文化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