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兴亡,匹夫无责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08:59:05


♛ 文  |  周英杰


经常有人给周夫子戴个高帽:你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

 

我懂得这些朋友们的潜台词,他们大约是把我列入了“屈大夫”一类。我不知道这些朋友们是不是希望我也能效法屈大夫一把,去殉一回国。倘若果真“殉国”,是不是也会像屈大夫一样,备享哀荣,青史留个名啥的。


其实,所谓屈原“殉国说”,乃是宋朝的老夫子朱熹先生的发明,于今看来,并不准确。在我看来,屈大夫心中念念不忘的并不是那个抽象的楚国,而是参与迫害他的君王。屈大夫患上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终于沉江而死,我宁愿相信他老先生是去“殉主子”的,而不是“殉国”。“国家”和“主子”不是一个概念。这点道理应当是不言自明的。


屈原自是高攀不起的伟人,所谓“忧国忧民”更是大而无当的屁话。以这样的眼光看周夫子,不论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敌人,都是误解了我。


首先,我并不认为我这样一个偏居于山陬海隅之间、无职无权无钱的“三无”草民,有“忧国忧民”的资格;其次,我也并不认为在目前的这样一个大环境之下,这样的一个国度里,“忧国忧民”是一个褒义词。


总之,倘若我真的给朋友们留下这样一个印象,那是我的大失败,也是我作为一个和诸位一样的任人宰割的老百姓足以被耻笑的地方。我的意思是很明白的,我不想做一个像屈原一样哭哭啼啼的傻蛋儿,也没有资格和能力做他那样的一个所谓的“爱国者”。


虽然顾炎武氏曾经说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样的大话,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相信的一个道理则是:在一个像北朝鲜那样的国家里,实在是“国家兴亡,匹夫无责”。或者说是:国家兴亡,干卿底事?


顾炎武生活的那个国家可能确实有值得他钟爱的地方吧?但在一个像北朝鲜这样的国家里面,“忧国忧民”根本上就是一种特权,是庙堂之上的“肉食者”的一项不容置喙的专利。像周夫子一样的老百姓,那是只有“拼命拉车”的份儿,其实是根本没有权力去“忧国忧民”的。如果忘记了自己“拉车”的本分,硬要去忧的话,那就是一种“僭越”。弄不好,人家那些大人先生就会站出来,像《阿Q正传》中的赵老太爷一样,斥责我们这些不知趣的草民们:“你也配姓赵?”


对不起,我不想犯那个贱。


其实,我之所以写一些看似“忧国忧民”的东西,本意不在“国”和“民”,而是为了我自己和我的家人。也就是说,我真正担忧的是我自己和我的家人的命运。譬如,我就希望我的儿子能够学好英语,届时能够和那些大人先生的孩子一样,迈出国门,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而我则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和这个国家一起沉浮起落,直到把这一把老骨头颠簸完了拉倒。仅此而已。


2017年4月18日




周老夫子运营的两个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可以长按关注  ↓ ↓ ↓


周英杰


周公扒皮




☛   周英杰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推荐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