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让孩子在家上学吗?美国 230 万少年在家上学,却多被常青藤名校所青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15 07:10:44

左起:李新玲、王佳佳、杨东平、张冲


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强化履行各方义务”,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


在家上学,只是看上去很美吗?


近日,由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的“‘在家上学’——新的路口”LIFE 沙龙在北京举行,教育专家和家长们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在家上学”这一新兴的教育模式。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杨东平指出,其实在学校建立之前,人们都是在家上学的,只不过在现代学校制度建立以后,“在家上学”才成为了新生事物。


杨东平表示,在世界各国,“在家上学”之所以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出现,是因为学校教育“大规模、集体化”的工厂模式有先天不足,所以“在家上学”能够获得很多家长的支持。据他介绍,美国“在家上学”的群体占在校生 3%-4% 左右,他们通常是常青藤大学的首选,教育质量明显高于公立学校。


实践者:孩子能按照自己的速度成长


康平的儿子康远昭今年 24 岁,他从儿子 7 岁开始探索“在家上学”,有时一两年在学校,有时一两年在家,从初中开始完全在家。康平介绍,如今,康远昭已是一名编剧和脱口秀演员,央视喜剧节目“谢天谢地你来了”主创之一,现在正在给东方卫视做新节目。


康平表示,“家”是一个大的概念,要善于利用各种社会资源进行学习。“在家上学”期间,康远昭在培训机构学习过英语、日语和意大利语,参加过魔方俱乐部和戏剧活动。17、18 岁两年,他在北大完整听了两年课。“我们听的内容和时间,比真正在籍的学生还要多,因为是主动去听,为需要学去学。”此外,他还经常参加社会上的各种工作坊和沙龙,接触各领域最新知识。


康平对儿子“在家上学”的成果评价是:自己开心,家长满意,同伴欣赏。他认为,“在家上学”的孩子,最大的优势是人际交往能力强。


“他的朋友非常多,来自于他的各种圈子,包括专业戏剧的圈子,魔方这类爱好的圈子。他们有事做,活动时候的交流和沟通非常深入,就会交到非常好、质量非常高的朋友。”这些朋友属于不同的年龄层次,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这更像社会里丰富的人际交往体验。真正的人际交往能力差,出现在学校里。小孩从幼儿园到大学,每年都和同年龄孩子的交往,往往是这些孩子到社会上人际交往能力差!”


康平表示,在进行社会化学习的过程中,孩子的半只脚已经迈入社会,他进入社会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不需要等到毕业离开校园,“他已经在海里游泳了”。就业方面,康平表示,儿子从来没有投过简历,他的作品在圈里有了一定的成绩,自然而然就业了。


康平还介绍,儿子没有保留学籍,但是也凭小学学历成功报名了中考和高考,只需要到居委会开同等学力证明;虽然最后两场考试都没有参加,但是证明了存在升学的渠道。


图为康平分享“在家上学”经验


现场的另一位家长“李预妈妈”张冲也分享了她的女儿在家上学的经验。


张冲的女儿李预今年 10 周岁,从 5 岁开始在家上学,目前是四年级学龄,每周固定的学习项目有英文原版教材的科学课、英文戏剧课,以及文明课和小学生技能训练。此外,每天还有常规的数学、语文等学习项目。


她认为“在家上学”的优势在于,孩子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来成长,慢慢养成习惯和秉性。她表示,常规的语数外等科目,女儿主要通过自学,会自主规划一学期的学习进度、内容;虽然进步比较慢,但是养成了自主学习的能力。此外,女儿也有团队、有小组、有同学共同学习。她认为孩子最大的学习成就是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兴趣,很享受学习的过程。


王佳佳:美国“在家上学”已形成完善而独立的体系



据江苏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王佳佳介绍,在美国,“在家上学”已成为公立学校、私立学校、教会学校之外,第四种专门的教育类型。


美国对社会公众的调查显示,普通公众对“在家上学”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83 年,普通公众对“在家上学”的支持率是 16%;到 2013 年,已达到 60%。根据美国教育部的官方统计和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数据,在四种教育类型中,“在家上学”的比例也在增加:2012 年,美国有 177 万的孩子“在家上学”。民间统计则更多,2016 年的最新数据是 230 万


更令人吃惊的是,美国“在家上学”的群体已形成非常完善而独立的体系,他们有自己的组织和群体,会举办运动会,甚至开办大学。据王佳佳介绍,这所大学在美国影响力非常大,一年大概招 100 多学生,毕业情况非常好。


相比之下,中国目前真正实践“在家上学”的人数是 6000 人左右,大概相当于美国 20 世纪 70 年代末。


 调研发现,“在家上学”群体的共性特征是:教育活动都是以儿童成长为中心。主动选择“在家上学”的家长群体,80% 在城市,60% 在大城市;东部地区多,特别是沿海,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川比较多;20% 有出国经历,对教育有比较深的理解,整体家境属于中产阶级。


王佳佳认为,随着社会发展,特别是中产阶级群体壮大,他们希望有一条途径满足诉求,即“我的孩子不能这样在学校牺牲下去”。


王佳佳指出,“在家上学”的实践大概可以分 6 种类型:


  1. 把学校的模式搬到家里,根据孩子情况做调整。这种对学校的理念、课程、方法不完全排斥,但是孩子在学校没有办法继续了。


  2. 非学校化教育。以儿童兴趣为中心,可以去除一些学科,关注某些主题,或者直接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发教材。


  3. 传统文化趋向。比例不高,对中国传统文化崇尚程度高于社会和学校的关注度,包括学堂、私塾、读经班等,其中部分不属于“在家上学”。“在家上学”要求以教自己孩子为主,不以继续增长为目的,规模不会超过 20 人,否则就是社会力量办学了。


  4. 孩子特长趋向。围绕体育或音乐等方面的特长。


  5. 宗教趋向。


  6. 最后一块,各种情况都有,有的是都不属于上面。 


李新玲:家长要理性、慎重选择



中国青年报记者部主任李新玲,在 2012 年曾出版《在家上学——叛离学校教育》一书。她当时接触了一批“在家上学”的家庭。据她介绍,其中有些父母有明确教育理想,不赞成学校教育形式,主动选择在家;也有因孩子不适应学校教育或遭到排斥,而被动选择的。如今 5 年过去,这些“在家上学”的孩子逐步长大,有的还在坚持“在家上学”,有的已经因为各种困难回归公办教育。


李新玲表示,她在接触这个群体时,也遇到过部分非理性的家长。她提醒有意“在家上学”的家长们,一定要评估自己的情况,包括自身的受教育水平、认知水平、自我学习的能力,以及与社会沟通融合的能力。她强调,教育是一门科学,有非常多的技巧,需要专业训练,而且“在家上学”能得到的社会支撑非常少,因此对待“在家上学”一定要慎重。


“在家上学”如何监管和评判?



王佳佳介绍,“在家上学”的监管方面,各个国家地区都不一样。主要有以下方式:


  1. 比较常用的做法是考试,定期到学校参加测验;


  2. 对家长的教育资质提出要求;


  3. 记录学生的成长过程,有相关的档案或者资料;


  4. 家访。


他指出,各国的监管趋势总体是:松的在收紧,特别紧的在慢慢放松。比如德国作为义务教育法发源地,是最严格的,现在也有一点松动的迹象。德国如此严格的义务教育法和执行制度也没有限制住“在家上学”群体的发展,因为基本矛盾存在。


杨东平介绍了台湾地区的情况。2015 年 11 月,台湾立法院通过一项立法,包括三部分,其中一个部分是关于“在家上学”非学校形态实验教育合法化。有一套管理程序:想要“在家上学”的家长,要向当地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由专门委员会评估,这个家庭是否具有“在家上学”的能力;每个学期要进行评价,纳入非学校形态教育实践。  


对于“在家上学”的评判标准,王佳佳认为,公立校可以作为参考,但没必要区分优劣。我们的核心指向是促进孩子更好地成长,“在家上学”的出现多了一种可供选择的形式,当出现问题或遇到困难时,可以做多样化的尝试和探索。他认为,我们要关注这个群体,但是这些孩子的成功不是跟公立学校的孩子比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而是跟自己在学校的情况相比,哪一种方式更适合他的成长。



本文作者:卢楠 
芥末堆 编辑
有病但不想吃药,对学习本身比学什么更感兴趣,认为我们都能学得更聪明。


解锁更多精彩内幕

想更了解教育信息化、考试改革、选课走班、STEAM教育等教育热点吗?芥末堆旗下公众号——『学校堆』将为老师、校长、教育管理者们带来第一手教育实践、理论以及策略的解读。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