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沉没、没有沦陷,这个世界却一直在折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08:17:57

欢迎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

这几日,女排姑娘们集体刷屏,女排精神震撼人心。

同样震撼人心的是清华博士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获得了雨果奖,上一次获得这个奖项的是刘慈欣的《三体》,如果不了解郝景芳,不了解《北京折叠》,了解雨果奖也能知道这篇文章的分量。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协会”(World Science Fiction Society,简称WSFS)所颁发的奖项,自1953年起每年在世界科幻大会(World SF Convention)上颁发,正式名称为“科幻成就奖”(The Science Fiction Achievement Award),为纪念“科幻杂志之父”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命名为雨果奖。雨果奖和星云奖堪称科幻艺术界的诺贝尔奖。

通过这段介绍便可知,这个奖项多么来之不易。

不同于《三体》,《北京折叠》是一篇中短篇小说,很快就读完,我是在早晨打的去上班的出租车里看完的。

深处大北京三环,看着窗外拥堵的交通,着急上班的人群,国贸桥旁巨大的修葺工事,虽然是一个秋日艳阳,读着这样一篇《北京折叠》,却别有一番滋味。

初听到这个名字,我想起了《伦敦沦陷》《日本沉没》这样的科幻电影,既然得了雨果奖,那么在我想来这应该就是一篇思想超前、众多科幻细节描写、奇思妙想的巨作,当看完之后发现,一直期待的情节没有发生,除去关于折叠城市的描写,这就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并且现实得不能更现实了。

一直非常喜欢细节描写十分丰富的文字,比如王安忆,比如朱天心,比如现在看到的郝景芳,文字功底扎实,对于北京底层人物生活的描写,对于城市折叠场景细致的描绘。

步行街上挤满了刚刚下班的人。拥挤的男人女人围着小摊子挑土特产,大声讨价还价。食客围着塑料桌子,埋头在酸辣粉的热气腾腾中,饿虎扑食一般,白色蒸汽遮住了脸。油炸的香味弥漫。货摊上的酸枣和核桃堆成山,腊肉在头顶摇摆。这个点是全天最热闹的时间,基本都收工了,忙碌了几个小时的人们都赶过来吃一顿饱饭,人声鼎沸。

转换开始了。这是24小时周期的分隔时刻。整个世界开始翻转。钢筋砖块合拢的声音连成一片,像出了故障的流水线。高楼收拢合并,折叠成立方体。霓虹灯、店铺招牌、阳台和附加结构都被吸收入墙体,贴成楼的肌肤。结构见缝插针,每一寸空间都被占满。

像这样的细节描写,在这样篇幅不长的小说里比比皆是。

读完既有失望又有兴奋,这不像我们平时知道的科幻小说,即所谓硬科幻,这篇科幻显得很软。

软科幻(英语Soft Science Fiction,简称Soft SF),相对于硬科幻,是社会学等的科幻小说分支。软科幻作品中科学技术和物理定律的重要性被降低了。因为它所涉及的题材往往被归类为软科学或人文学科,所以它被称为“软”科幻小说。

对于小说里重要的科幻设定,城市折叠,小说正面、侧面有过很多关于巨大城市折叠、翻转的原因以及壮观场景,但对于其原理却阐述甚少,这也是小说评价呈两极分化的重要原因。

小说触及了非常根本的社会问题,贫富分化和社会阶层分级,这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也一直是诸多社会小说探讨的问题,只不过小说将这个问题科幻化了,用具体形象进行了表达——将城市折叠。

第一空间即第一阶层,五百万人口,他们完整地享受一天二十四小时,随后空间休眠,大地翻转,城市折叠。

翻转后的另一面第二空间即第二阶层,两千五百万人口,他们和第三空间的五千万人分配另外的二十四小时,也就是说处于第二第三空间的人,是连完整的一天都无法享受到的。

故事的主人公老刀即生活在第三空间,他为了赚钱送信去第二空间,再到第一空间再返回,这在故事里的世界是一个高危工作,同时也能为垃圾工老刀带来巨大的报酬,所以他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只为自己的女儿能上一个好学校。

秦天代表的是第二空间的人群,他们属于高知分子,社会初级管理人群,比第三空间的人地位高,却没有话语权,他爱上了第一空间的女孩,却因为空间之间极其严格的限制,没办法见面,非常痛苦,希望老刀能帮他带信。

老葛代表的第三空间掌握整个世界的话语权,但老葛也只是其中的底层,因此他发现了从第三空间来的老刀,能暂时保全,却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没有办法,他的父母在第三空间,他们已经很久不曾见面。

学过历史的我们记得中国五年前历史上有过很多次起义,多是因为压迫,比如农民起义、无产阶级抗争等等,但属于《北京折叠》的世界残忍在于,老刀他们没有被压迫,他们只是被抛弃,因为社会的进程无力安置的一群人,这种冷酷的现实老刀的朋友在去过几次第一空间之后得知了,回来之后便吃喝等死度日,因为他们只是被抛弃的一群,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毫无影响,死或不死,活或不活,犹如垃圾,蝼蚁尚且活命为生存,而他们究竟是为什么。

他知道自己仍然是数字。在5128万这个数字中,他只是最普通的一个。如果偏生是那128万中的一个,还会被四舍五入,就像从来没存在过,连尘土都不算。

林子祥唱过《数字人生》:

填满一生 全是数字
谁会真正知是何用意

歌里唱到,整个一生被数字环绕,多么可怕,然而老刀却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数字,这是什么?

世界的发展需要进步,需要淘汰,需要更先进的科技更生态的环境,但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地生活着,有生命有思想,与这个世界交织,想要在社会生存、立足,即使离开,希望至少能有存在的痕迹,活过的意义。

然而当这一切都不复存在,有一天你知道,你活着就只是活着,犹如动物犹如牲畜,老刀选择继续这样活下去,毕竟他还有女儿,他还可以奋斗,其他人呢?

即使没有沉没、没有沦陷,这个世界却一直在折叠。



欢迎扫码关注


发表